委內瑞拉大逃亡 南美洲人道災難一觸即發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委內瑞拉的經濟危機進一步惡化,估計多達200萬人將會向周邊國家逃亡。多國領袖警告,一場南美洲人道災難已經迫在眉睫。

巴西加派軍人到羅賴馬駐守,不時截查委內瑞拉人。(路透社)

星期二(8月28日),巴西總統特梅爾(Michel Temer)簽署法令,調派軍人前往北部州份羅賴馬駐守,矢言要恢復當地治安。與委內瑞拉接壤的羅賴馬,出現愈來愈多入境者。不管他們有沒有破壞安寧,觀感已經夠累事。巴西聖保羅大學研究員曼索(Bruno Paes Manso)表示,開始有人覺得羅賴馬沒有法紀。「民眾開始起來保護自己……有一個印象:四周都有人湧入,罪案叢生,血案倍增。」

十幾年前,曾經為左翼理想社會的委內瑞拉,近年面對石油供應下跌及油價波動,直接動搖國家的財政實力。加上美國總統特朗普的外交封殺,總統馬杜羅(Nicolas Maduro)被指無心無力,沒法阻止通貨膨脹進一步惡化。年通脹率已經達到830倍,百物騰貴,基本物資如食物及藥物短缺。

聯合國估計,過去三年多達230萬委內瑞拉人向外逃亡。前景不好看,鄰國哥倫比亞相信接下來兩年,會有再多200萬人離開委內瑞拉。接壤的巴西和哥倫比亞首當其衝,隔一重的厄瓜多爾、秘魯以至智利,全部都開始擔心大規模難民潮爆發。

在秘魯接壤厄瓜多爾的一個城鎮,不少委內瑞拉人入境後滯留露宿。(路透社)

自由流動收緊管制

哥倫比亞政府指出,滯留當地的委內瑞拉人已經接近100萬。不但如此,部份人再取道南下厄瓜多爾,甚至秘魯。秘魯在南美洲國家中,經濟前景比較看好,委內瑞拉人因此不惜長途跋涉。厄瓜多爾更視之為順水人情,以長途巴士送一批又一批的委內瑞拉人過境南下。

在同樣接壤的巴西,羅賴馬政府聲稱每天約500名委內瑞拉人入境,更曾嘗試下禁足令。隔一重的厄瓜多爾表示,高峰期單日過境人數4千,總數5萬。秘魯接壤城鎮單日入境亦高達3千人,去年抵埗的委內瑞拉民眾加起來為40萬。

南美洲國家本來關係密切,哥倫比亞、厄瓜多爾、秘魯和玻利維亞更屬安第斯共和體。根據自由流動規定,只要持合法身份證,民眾就可以在安第斯成員國之間自由出入境。今次委內瑞拉的逃亡潮,動搖各國的邊境管制政策,例如巴西地方政府試圖拒絕委內瑞拉人入境,卻遭法院裁定違規。

秘魯和厄瓜多爾則巧一點,在今個月開始要求安第斯成員國入境民眾,只有身份證不夠,還要手持護照。大批民眾聞訊趕路,期望在生效前入境。即使晚了的,他們亦會向當地政府申請難民庇護,總之不會留在委內瑞拉。

有委內瑞拉人走到巴西羅賴馬後,即使身懷六甲,也要洗車賺取生活費。(路透社)

總統樂見民眾出走?

北面半個南美洲的形勢,令外界覺得愈來愈像歐洲難民潮的情況。聯合國國際移民組織(IOM)發言人米爾曼(Joel Millman)日前表示:「愈來愈接近臨界點,正如我們在地中海那些地方見到的危機。」

早幾年中東政局動蕩,引發最少幾百萬人北上歐洲尋求庇護,部份人期望進一步北上到心儀國家。難民潮令歐洲國家逐漸超出負荷,各國政府互相推諉責任,部份更拒收非法入境者,並質疑歐盟成員國的神根公約。

除了巴西總統特梅爾,智利總統亦明言,擔心委內瑞拉的經濟危機會演變成人道災難。但問題是,委內瑞拉的經濟困境目前未見曙光,甚至有崩潰的可能;而政府為了延續社會主義的闊綽福利,開支一時間難以壓下去。馬杜羅早前信心滿滿,提出新貨幣與加密貨幣石油幣掛鉤,間接以石油為國家貨幣基礎,惟外界始終認為這未能根治問題,只是想穩定一時民心的手段。難怪有一種陰謀論認為,馬杜羅根本沒有打算根治問題。

美國阿默斯特學院(Amherst College)教授科拉萊斯(Javier Corrales)專門研究南美洲政治,他向《衛報》大膽地說:「老實告訴你,我不認為政府在意民眾出走,因為這是令國內不滿聲音消散的方法。政府要提供的福利就會減少,動亂的可能因此減少。」科拉萊斯認為,留下來的都會是支持馬杜羅的民眾,這會令他管治基礎更形穩固。「這個窘局令政府得益……所以他們沒有動機要解決它。」

委內瑞拉總統馬杜羅8月推出多項措施,矢言會挽救國家經濟。(路透社)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