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地利歐盟峰會「鴻門宴」 文翠珊單刀赴會 鎩羽而歸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文翠珊的屈辱」是今日(21日)英國各大報章的頭條。

歐盟領袖在奧地利薩爾斯堡(Salzburg)一連兩日舉行的非正式峰會在周四(20日)結束,以文翠珊面容沮喪的記者會落幕。

本周初,歐盟各國放出對英國脫歐的正面訊息,又適逢上周英國各個「反文翠珊」勢力皆受挫傷,文翠珊在出發歐盟峰會之前,似乎因形勢甚好而自信飽滿,更主動要求歐盟要拿出「誠意和決心」向英國讓步。

峰會周三(19日)以晚宴啟始,文翠珊單刀上陣推銷其契克斯(Chequers)脫歐方案,豈料中伏,事情發展更急轉直下,至周四更只能鎩羽而歸。

本周之初,歐盟不少頭面人物皆為英國脫歐說好話,正值薩爾斯堡歐盟峰會即將召開之時,外界期望甚高,英鎊匯價在周一(17日)就攀升甚多。

國內敵人 紛紛敗退

文翠珊自7月公布契克斯脫歐方案後,在黨內外一直飽受圍攻。因反對方案而辭職的前外相約翰遜(Boris Johnson)更有傳要奪文翠珊相位。

疑歐派大老、前外相約翰遜 (路透社)

然而,從上周一(10日)開始,卻形勢大轉。當日,保守黨內最大疑歐派團體「歐盟研究組織」原訂會發表「脫歐替代方案」,卻因內部分裂,而即日告吹。包括約翰遜在內的黨內疑歐大老,都紛紛表示支持文翠珊本人,只是反對其脫歐方案而已。

文翠珊一直批評疑歐派「並無新想法」,提不出替代方案,果然言中。

疑歐派退縮之後,文翠珊在周末更強勢聲明:「契克斯方案,不然就沒方案!」

此話有雙重含意,一是針對國內,一是針對歐盟。契克斯方案已成唯一方案,為避免無協議的「跳崖脫歐」,似乎是「天命之所在」。

歐盟「立場軟化」 其實是「美化修辭」給英國藉口退讓

周日(16日),歐盟大老亦非常配合,作為歐盟主席國的奧地利總理庫爾茨(Sebastian Kurz)與德國總理默克爾一同聲明:「我們會盡一切努力,去避免硬脫歐。」

左為奧地利總理庫爾茨,右為德國總理默克爾 (視覺中國)

周二(18日),歐盟峰會的前一日,歐盟談判代表巴尼耶(Michel Barnier)亦提出歐盟願意「改進」其在愛爾蘭邊境問題上的方案,以解脫歐困局。

為避免愛爾蘭及北愛爾蘭之間的邊境管制,歐盟一直支持「後備方案」,主張在脫歐後把北愛爾蘭留在歐盟單一市場及關稅同盟之內,與英國本土割離,並將邊境管制放在愛爾蘭海。

巴尼耶周二的提議,說要將「管制搬離邊境」,用以「非戲劇化」(de-dramatise)此種邊境管制。外界初時以為他在談愛爾蘭及北愛爾蘭之間的邊境,如此確是極大讓步。然而,細看其談話內容,其實他依然堅持「後備方案」,即將北愛爾蘭與英國本土割離,只不過是將同一個主張,在「修辭上作出政治美化」,讓文翠珊好有個「下台階」,退讓以接受歐盟的「後備方案」。

歐盟談判代表巴尼耶 (視覺中國)

不受好意 自取其辱

文翠珊以會自己形勢大好,竟不接受好意,更不留情面地主動出擊否定巴尼耶,稱其提議完全不可接受。

文翠珊此舉,為其「薩爾斯堡之辱」留下伏筆。

歐盟峰會於周三以晚宴形式啟始,文翠珊單刀赴會,其核心訊息就是「英國在契克斯方案中已對歐盟讓步,現在已到歐盟表示誠意和決心對英國退讓的時候」。在愛爾蘭問題上,她更以「各國領袖想像自己國家被割開」,去試圖說服在座的歐盟27國領導人。

文翠珊千里迢迢來到奧地利赴會,原想脫歐事務該是主角,但在周三晚宴上竟只分得不足10分鐘的發言時間,此為其形勢大轉的徵兆。

晚宴後,歐盟委員會主席容克(Jean-Claude Juncker)對文翠珊發言的評價是:

很有趣,很有禮貌,沒有攻擊性,她只是在盡忠職守而已。

傳聞力主對英國強硬的法國總統馬克龍則說:

我從不多作虛想,面對現實的工作對我而言已經足夠。

其時外界盛傳歐盟將為英國脫歐在11月17至18日召開緊急歐盟峰會,已取代脫歐協議原訂於10月18日峰會的死線。市場正面回應,英鎊在周四早段亦大升了一陣。真可算是「死到臨頭而不自知」。

文翠珊周三初到薩爾斯堡之時,仍似是意氣風發。(路透社)

文翠珊「面對現實之時」

周四早上,文翠珊與愛爾蘭總理瓦拉德卡(Leo Varadkar)會面,討論愛爾蘭邊境問題。會後無果,瓦拉德卡指英國必須接受歐盟的「後備方案」,而在文翠珊明言脫歐協議根本不能趕及10月解決的情況下,瓦拉德卡只警告「時間無多」。

當日中午,歐盟27國領袖舉行午宴,文翠珊照原訂計劃,並無出席。宴罷2時許,歐盟理事會主席圖斯克(Donald Tusk)與文翠珊單對單會面,將各國領袖對脫歐的意見坦白告之。

左為歐盟理事會主席圖斯克,右為歐盟委員會主席容克 (路透社)

同時,德國總理默克爾召開記者會將圖斯克正在對文翠珊闡述的歐盟立場,一一向記者道來:

「事情在今天變得很清楚,我們在10月就必須達成具體進展,然後才會以11月最終定案為目標。」

「在諸如未來貿易關係等問題上,我們全體同意在單一市場問題上不作妥協。」

圖斯克隨後十幾分鐘亦來到台前,補充說:「如果在愛爾蘭邊境問題上並無清晰、準確的方案,歐盟在10月之後將不會繼續脫歐進展。」他更指10月峰會將是英國「面對現實之時」。

歐盟委員會主席容克亦上來「補刀」,指歐盟已準備好迎接「英國無協議下的跳崖式脫歐」,叫大家「應該開心,不用擔心」

盡興而來 敗興而歸

最後,到文翠珊上台面對記者。她說與圖斯克的會面很「坦白」,指兩人同意要有「後備方案」,卻聲明「分裂英國不可接受」。其實,「後備方案」的本質就是將北愛爾蘭保留在歐盟規管之內,根本不能不分裂英國。

她又再次否定「二次脫歐公投」的建議,堅稱其契克斯方案仍是唯一方案。

不過,在脫歐時間表上,她卻改變立場,指她一直沒有期望11月的緊急峰會,一直追求在10月解決脫歐協議問題。

回答記者幾個提題後,文翠珊的記者會便結束。

記者會上,文翠珊明顯面露難色,兩日前的自信,只換來今日鎩羽而歸。

文翠珊周五(21日)回到唐寧街10號首相府 (路透社)

在外飽受屈辱 回國更待圍攻

事後回顧,如果文翠珊峰會前少一點自信,「知情識趣」的表示歡迎巴尼耶「名義上」的讓步,給自己留下一個下台階,而在周三「閉門」晚宴上向歐盟領袖低頭,晚宴就不會變成了「鴻門宴」,而文翠珊本人亦不會落得今日如斯田地。

文翠珊在奧地利受屈辱後,可以預見國內反文翠珊情緒定必高漲。其保守黨大會將在本月30日展開,她到時能否穩住相位,實值得審慎觀察。

文翠珊周四在薩爾斯堡與歐盟各國領袖合照,表情似乎若有所思。(視覺中國)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