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時代中美關係】論壇 美國鷹派:中國對自由競爭興趣減弱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10月8日,北大新結構經濟學研究院和美國傳統基金會在北京大學舉行題為「新時代中美關係:中美經濟關係前瞻」的論壇(China and the United States in a New Era : The Way Forward in the US-China Economic Relationship),探討中美經貿關係在習近平和特朗普治下的情勢,以及這兩大經濟體未來的走向。

整體而言,與會美國學者批評了中國在經貿問題上種種未如人意之處,包括扶持國企、扭曲市場、損害美國利益等,而對當下的貿易戰,他們似乎亦不認為可在短期內完結。

一直以來,中國其中一項備受批評的做法是過度扶持國企。華盛頓智庫「美國企業研究所」的中國問題專家史劍道(Derek Scissors)便認為,美中經貿關係必須有基本上調整,「我們看不到中國有意容許國企接受外國競爭……中國正在鞏固這些國企,避免它們在競爭時變得不堪一擊。」

史劍道堅稱,美國既沒有「不能倒的國企」、也沒有那麼嚴重的政府干預,他批評在最近十年來,中國對市場自由競爭的興趣沒有以前那麼大,反而對國企主導更有興趣。

史劍道痛批中國扶持國企,對自由競爭興趣減弱。(北大官網)

事實上,美國對中國的不滿當然不只那麼少,無論在貿易、匯率操縱,市場准入,以致到知識產權等問題上,兩國都有不少摩擦。史劍道稱:「美國此前沒有清楚表達自己的顧慮和需求,(在特朗普治下)現在有了很大改變。」另外,史劍道似乎亦有意就中國的發展成就「邀功」,強調美國的功勞和作用,「你看歐盟就沒有起到那些作用。」

對於如火如荼的中美貿易戰,史劍道推測,結果不外乎4個:

1. 中美達成協議:特朗普不想圍堵中國,他沒有什麼長期策略,他在意的只是短期選舉,而這協議也是短期的;

2. 進一步貿易戰:還有更差的情況,譬如美國對所有中國商品徵收25%關稅;

3. 脫鉤(Disengagement):互相降低對對方的依賴,中美貿易可能降到2005/2006年的水平,問題是這個情況幾時發生;

4. 中國重新開始改革(潛台詞是中國過去幾年停止改革,甚至走回頭路):中國須繼續降低政府參與。

對於貿易戰前景,傳統基金會亞洲經濟與科技政策分析師沃爾特斯(Benjamin Riley Walters)與史劍道的看法大同小異:

他眼中的中美貿易戰3個前景:

1. 貿易戰升級,加設關稅和投資限制。這本質上是美國在給美國人加稅,中國在給中國人加稅;

2. 中國按美國的要求讓步,沃爾特斯認為這個可能性不大;

3. 雙方都認同,目前的分歧和對立不會有太大改變,這從彭斯(Mike Pence)的講話能看得出。

沃爾特斯認為,即使到了2020年大選,總統候選人亦不會對華軟化。(北大官網)

沃爾特斯主張,中美雙方應該降低不確定性的經濟成本,要問問「還有哪些能合作?」但整體來說,他不認為兩國關係可在短期內改善,「2020年大選中,我不期待會有任何候選人對中國軟化,所有人應該都會比當下的特朗普對中國更強硬。」

在這個論壇的激烈交鋒中,不難看出中美學者持有截然不同立場:美方學者對中國有著強烈不滿和訴求,要求對方糾正,中方學者卻對本國的經貿政策有著自圓其說的解釋。總的來說,兩邊學者自說自話,分歧看來難以調和。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