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背心運動】不是五月風暴再起 是法國大革命的「無褲黨」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法國一連數周爆發「黃背心」運動,巴黎上周末經歷半世紀以來最嚴重騷亂,地標凱旋門成了破壞對象,塗上「推翻資產階級」等字句。

此情此境,最易令人聯想到的莫過於剛好50年前,以學生運動為首的五月風暴。

不過,「黃背心」卻是一場沒有中心領導的群眾運動——既有左派,也有右派;有工人,有教師,有領綜援的,也有退休的。不像五月風暴的左派思潮與學生,法國傳媒卻叫他們 “Sans-culottes”(法國大革命的「無褲黨」)。

黃背心示威者背景不盡相同,有年輕的學生,也有退休人士。(路透社)

自11月17日以來,加入「黃背心運動」的人越來越多,雖然數十萬計的示威者當中,大多數是和平的,但部分示威行動卻演變成暴亂。這場運動的訴求不盡相同,不由既定群組發起,卻獲得法國近八成人支持,「認受性」遠高於民望只得兩成五的總統馬克龍(Emmanuel Macron)。

燃料價格上漲 引發鄉郊反撲

這場示威最初是始於抗議燃油價格高企:受國際石油價格影響,法國柴油價格今年增加了23%,汽油增幅則達14%。法國政府早前宣布燃油進一步加價,引起中層及低下階層人士不滿,居住於周邊及鄉郊地區的人出入都需要汽車代步,交通費偏貴,更是首當其衝。這某程度上解釋到為何大批示威者是來自鄉郊城鎮。

「黃背心運動」始於民眾不滿燃油價格高企。(路透社)

示威者以中、下階層為主,不論極右的馬林勒龐(Marine Le Pen),還是極左派代表梅朗雄(Jean-Luc Melenchon)都力挺這場示威,除了反對增加燃油費,「黃背心」同時要求終止針對使用化石燃料的「綠色稅務」(green tax),以及要求馬克龍政府向富人增稅。現時失業的電腦技術員Idir Ghanes來自巴黎,他說:「人們水深火熱,連糊口都不行。」

前所未見的革命顏色

背心的螢光黃色奪目之餘,更是獨特又意味深遠:不是紅,不是藍,也不是啡色,因這是一股前所未見、非傳統的反對力量,而且是一件工業安全的背心,象徵着工人們。法國記者Gilbert Mercier向俄羅斯衛星通訊社說,黃背心象徵着勞工階層,「工人與退休人士對政治階層及商界領袖的反抗」。他指,法國及國外都有人把黃背心運動與1968年五月風暴相比,「但示威人士的構成十分不同,現在是廣闊得多。」

1968年法國學生不滿教育政策,聚集校園示威。(VCG)

半世紀前的五月風暴是全球左翼思潮下的產物之一,本質是一場學運,主導的是學生,其後演變成反戴高樂威權統治的大規模示威暴動。Mercier指,這與美國同時代的「嬉皮」(hippie)運動是異曲同工的,而雖然現時全國也有大批高中生加入「黃背心運動」,但跟1986年的情況並不相似。當年全球多國爆發示威,五月風暴示威者追求的是自由、社會公義,反對父權,同時掀起了性別平權運動,為解放女性立下重要里程碑。

黃背心在示威中極具身份階級象徵意義。(路透社)

激進的貧苦階級

「示威的誘因並不一樣:這在於麵包與牛油,而不是自由。如果要我打個比喻,那對馬克龍政府來說是非常可怕,它比較像『無褲黨』(san-culottes)。」無褲黨就是指18世紀末,令法國大革命趨於激進的貧苦階級。他們多數是農民或城市勞動階級,草根階層都沒有貴族及資產階級穿着的真絲裙褲,衣衫襤褸的,因有「無褲黨」之名。

銀行及櫃員機在示威中成為破壞對象。(路透社)

不少分析員形容,「黃背心運動」是一場被政治階級長期忽視的鄉郊反撲,反對的不只「富人的總統」馬克龍,更是長久而來的新自由主義經濟。Mercier指出,肆意破壞的示威者都是衝着一些目標而來,包括LV、Christian Dior等名店,其次就是銀行,可見這同時是一場反資本主義運動。

18世紀的法國草根階層沒有貴族所穿的真絲裙褲,因而叫「無褲黨」。(網上圖片)

把馬克龍「送上斷頭台」為止?

認為黃背心分子像無褲黨的,倒不只法國記者Mercier。法國《解放報》於11月30日亦以「無褲黨」為題發表社論,指黃背心運動在電子平台蘊釀,既無主要領軍人物,也沒有調解途徑,是史無前例的,但「也許是把三色褲換成黃背心的『無褲黨』。」

撇除這個比喻,示威者主要不是來自巴黎,但是來自其他小城市及鄉郊,訴求都是充滿矛盾的——減稅但要更多公共服務;要環保政策但同時要削減燃油稅;更多民主但不要代表……只有一個「訴求」令廣泛的示威者團結起來,就是要馬克龍消失或就範。這儼如無褲黨當日把路易十六送上斷頭台。

寫進歷史的抗議服

《紐約時報》記者Vanessa Friedman寫道,“gilet jaune”(黃背心)已成為燃料價格、收入不公平等問題的強烈抗議代名詞,「總有一天,它將走進博物館,成為歷史上最有效的抗議服飾之一。」,「自從法國大革命期間無褲黨拿他們的褲子,作為與貴族的視覺差異之後,再也沒出現過如此引人矚目的服裝象徵。

黃背心可會走進博物館,成為歷史上最有效的抗議服飾之一?(路透社)

以服裝作示威工具也變得越來越困難,嬉皮士的爛牛仔褲和紮染,為街頭風所吸收;六八運動的皮革與貝雷帽,被Dior採納;英國Punk的骷髏與安全別針,成為Alexander McQueen與Versace的設計靈感。當這些具代表性或象徵性的服飾,被潮流所吸納,登上時裝橋時,便再無法表達憤慨和絕望。

「法國——出產了無褲黨的國家,時裝被視為是文化與遺產的一部分,同時也是推使政權更迭的工具。這不讓人感到意外。」Friedman說。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