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之外 美朝談判的重啟亦因另一位重要推手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美朝新一輪的談判重新開始,其中有中國國家主席訪問朝鮮的原因,有美朝元首第三次峰會的影響,同時也有一位領導人在其中穿針引線。

自美朝元首板門店第三次會晤之後,朝核談判峰迴路轉,打破了僵局,繼續推進,預計將於7月中旬重啟。

美朝新一輪的談判重新開始,其中有中國國家主席訪問朝鮮的影響,有美朝元首舉行第三次峰會的推動,同時也有韓國總統文在寅在其中穿針引線的原因。

願當配角推進美朝談判

在推進此次美朝元首會晤的過程中,文在寅的表現可謂是可圈可點。

6月27日下午,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抵達日本,與他第一個會面的領導人便是文在寅。據官方通稿報道,文在寅和習近平就朝鮮半島形勢交換了看法。

中韓領導人磋商半島形勢並不新鮮,但考慮到習近平在出席二十國集團(G20)峰會前剛剛出訪朝鮮,文在寅極有能借會晤習近平,獲知了金正恩在無核化態度上的「最新情況」。

6月29日一大早,美國總統特朗普(Donald Trump)「突然」向金正恩發出「邀請」,並找到文在寅,詢問他:「你今天看我Twitter了嗎?」

文在寅回答特朗普:「看了」,還說「我們一起努力吧。」

事實上,特朗普與金正恩第三次會晤的事情,一定早有安排,然而如此倉促地安排會晤,應當亦是「一時興起」。他並不了解金正恩有何想法,對此次會晤並沒有多大把握,這也是為何他僅是發Twitter試探的原因。

第三次美朝元首會晤能夠成功,文在寅可謂是一大功臣。(新華社)

相較於特朗普的不確定,文在寅堅定的回答顯得更有把握。提前會晤習近平,讓文在寅早就獲得了中朝雙方的「心意」,在特朗普主動發出試探之後,掌握各方訊息的文在寅,適時地把握時機推動了美朝首腦會晤。

文在寅的把握時機不僅體現在這一層面,還體現在他「不攬功」的表現。

此次特金會,文在寅本以美朝韓三方會晤的形式舉辦,但他也並未如此安排。當特朗普和金正恩會面之時,他識趣地選擇「隱身」,還對記者們強調,特朗普和金正恩才是今天的主角。

此前2018年,文在寅在推進第一次美朝元首會晤後,韓國前總統金大中的遺孀李姬鎬曾稱讚他的表現,並希望文在寅獲得一座諾貝爾和平獎。

對此,文在寅立即回應道:「我只希望為朝鮮半島帶來和平,這個諾貝爾和平獎應該頒發給美國總統特朗普。」

從文在寅的種種表現不難看出,他是一個審視奪度、識時務之人。

斡旋美朝的政治魄力

事實上,審視奪度、識時務是文在寅在斡旋美朝關係時的一貫堅持。

此前金正恩在2018年新年演說之時曾表示有意參加平昌冬奧會,文在寅立即回應,促成韓朝代表團共同亮相平昌冬奧會。

文在寅(右)頂着壓力,小心謹慎地斡旋於美朝之間。(視覺中國)

之後文在寅出訪美國,與特朗普進行會談。特朗普在結束與文在寅的會晤後,便發表推特表示願意與金正恩進行會晤。

美朝元首新加坡會晤遭遇取消風波,文在寅立即與金正恩舉行會談,並隨後出訪美國,再次強調朝鮮無核化決心,給特朗普「定心丸」。經過他的斡旋,新加坡會晤終於在6月12日順利舉行。

為了消除韓朝軍事對峙關係,文在寅還勸說美方暫停美韓聯合軍演,並承諾金正恩在合適的時機恢復開城工業園區運轉等韓朝經濟合作項目。他「敢於前人不為而為之」的表現,展現出了不一般的政治魄力。

美朝談判順利的時候,文在寅在其中發揮作用,陷入僵局之後,他依然在努力推進。

2019年2月,美朝元首越南會晤「談崩」之後,美朝談判也隨之陷入了僵局。文在寅4月10日主動出訪美國,勸說美方減輕對朝的制裁。

文在寅在斡旋美朝關係上做到如此地步,並不容易。他既要應對美朝重壓,又要承受國內的質疑。

雖千萬人,吾往矣

朝核問題是歷任韓國總統想要解決又無從下手的一個燙手山芋,其複雜性、及牽涉之廣可謂是國際關係中最難解的「死局」之一。以往韓國總統的失敗經驗就是最好的例子,韓國前金大中、盧武鉉對朝友好對華傾斜的處理手法過於生硬,最後惹怒美國,不僅影響了美韓關係,還讓朝核談判不了了之。

而李明博對朝強硬的態度,也證明了沒有韓朝關係的推動,朝核談判難以推進。

從前人的經驗可以看到,要解決朝核問題並非易事,既要在美國和朝鮮之間拿捏好分寸,還要防止自己的表現過於傾向任何一方。這樣的體驗簡直猶如鋼絲上踩高蹺,稍有差錯都會遭到各方的攻擊,甚至「引火燒身」。

除了要小心應對美韓關係,文在寅還要承受着來自韓國保守派的批判。韓國保守派對文在寅的對朝政策一直質疑不斷。美朝越南會晤「談崩」之後,他們更藉此大力痛批文在寅,與此同時,不少韓國進步派也開始對文在寅的對朝政策產生了質疑。

據東亞日報7月5日報道,朝鮮對美國提出要求,「希望韓國未來將被排除在核問題討論之外」。由此可以預判,文在寅之後將會在國內承受更大的輿論壓力。
 
就文在寅個人而言,即便在他五年的任期內選擇擱置半島問題,也並不會對他政治生涯和利益造成任何的影響。在這樣的情況下,他還要執意頂壓推進美朝談判,足以顯示他要打破半島尖冰的決心,其抱負也並非只是停留於總統的「榮耀」和「權力」之上。

就文在寅個人而言,即便在他五年的任期內選擇擱置半島問題,也並不會對他政治生涯和利益造成任何的影響。

在這樣的情況下,文在寅還頂着「批判」繼續推進美朝談判,足以顯示他要打破半島死局,推動民族大業的決心。這種「雖千萬人吾往矣」的偉岸抱負,也並非只是總統的「榮耀」和「權力」之上。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