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批「過度」左翼 墨西哥要學委內瑞拉嗎?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墨西哥財政部長烏爾蘇亞(Carlos Urzua)7月9日突然宣佈辭職,激發墨西哥股市隨即下挫近2%,墨西哥披索亦出現兩個月以來最大單日跌幅。總統奧夫拉多爾(Andrés López Obrador)隨即委任副財政部長艾雷拉(Arturo Herrera)坐正,並在網上發布任命新財相的講話片段。

極具玩味的一刻出現了。無故坐正的艾雷拉在歷時6分鐘的委任片段中全程「苦瓜臉」,而且臉上充滿擔憂、無奈的神態。

艾雷拉站在「老闆」旁邊,好不自然的面容神態令網民發笑(路透社)

這段短片在網上瘋傳,不少網民諷刺奧夫拉多爾「霸道」的管治態度。亦有不少人對這位新任財相的「就業前景」憂心忡忡。

究竟艾雷拉在擔心什麼呢?奧夫拉多爾上任逾半年以來,墨西哥的經濟發生了什麼事?

前財長「受不了」總統?

烏爾蘇亞在Twitter上明言,自己辭職是因為與奧夫拉多爾在經濟議題上有太多「歧見」,認為其行政團隊對公共財政政策一無所知,做了很多「沒有根據的公共決策」,自己無法再與施政團隊合作,於是憤而辭職。

前財長烏爾蘇亞(前)稱與總統奧夫拉多爾的經濟政策理念不同,憤而辭職(路透社)

奧夫拉多爾去年12月打着緊縮開支、擴大社會保障基準、打擊貪腐、反建制的政治綱領,成功當選總統。上任之初,他便矢言向國民承諾,要扭轉過去沿用了36年的新自由主義經濟政策。

1982年,墨西哥經歷了一場使國家徹底改變的債務危機。六七十年代,以墨西哥、阿根廷、巴西等國為首的拉丁美洲國家經濟急速起飛,借用大額信貸推動國內基建、城市工業化,最終泡沬爆破,導致1982年起出現的拉美債務危機。

這場經濟危機使墨西哥從國有化、公有化的產業結構,過渡至以自由貿易為主導的市場經濟,並積極參與北美經濟圈一體化,意味國內經濟進一步依賴「老大哥」美國。這條經濟發展路線一直沿用至今。可是,隨着經濟自由化而衍生的官黑勾結、貪瀆、中小企業營商空間被扼殺等問題,影響逐漸浮現。

即便到了現在,墨西哥經濟仍然相當依賴美國(美聯社)

奧夫拉多爾上台後,矢言要回歸以往以左翼思想為中心的經濟政策考量,包括節省公共開支、擴大退休金保障、肅清官場豪奢文化等等。

力排眾議 推倒「大白象工程」

當中爭議最大的,應該便是奧夫拉多爾不理各界反對,終止他認為是「大白象工程」、價值130億美元的墨西哥城新機場興建工作。他覺得此工程耗費極大,應把金錢留起來,撥給公共福利開支。此舉令不少國內外投資者大跌眼鏡,認為他將政治願景凌駕一切經濟利益。

他又強制要求債台高築的國營墨西哥石油公司(Pemex)斥資80億美元興建新煉油廠,並阻止其他私營石油公司參與投標。有分析員相信,此舉將加劇墨西哥石油公司的財務危機,墨西哥需承受信用評級下調的壓力。

奧夫拉多爾一意孤行,推動緊縮開支、擴大能源產業國有化等政策,被不少歐美媒體批評其願景過度理想化,不切實際,更指出他「應該要接受經濟現實」(need to accept economic reality)。

奧夫拉多爾的強勢經濟政策,自然惹來不少人反對(美聯社)

難得一見的政治能耐

不過想深一層,從另一角度來看,上台僅8個月的奧夫拉多爾,立刻大刀闊斧推出多項針對墨西哥「痛處」的經濟改革措施,其政治能耐非他人可比擬。

要知道,奧夫拉多爾當選,本來便是墨西哥近代歷史上的一個重要里程碑。他的上台,中斷了革命制度黨(PRI)及國家行動黨(PAN)兩大政黨超過90年來的長期執政。根據奧夫拉多爾及其支持者的政治理念,傳統政黨與國內既得利益者,包括黑幫勢力,多年來互相勾結,形成根深蒂固的權力集團,箝制墨西哥經濟。奧夫拉多爾便是矢志打破這個裹足不前的經濟困局,遇到強大的反對阻力,是奧夫拉多爾及支持者早料到的政治難題。

7月1日,奧夫拉多爾的大批支持者出席首都廣場的集會,聲勢浩大(美聯社)

烏爾蘇亞認為總統班子的經濟政策「過度」激進,因與其理念不合而辭職,做法完全可以理解。不過,在奧夫拉多爾的角度看來,這只是對撼「權力集團」高牆過程中,少不免反彈的副作用而己。

現在批評奧夫拉多爾,無疑太早下定論。凡是從下而上的經濟改革,必然涉及大量既得利益者的反對,何況是官僚機關與黑幫勢力幾乎密不可分的墨西哥國家體系?

墨西哥是繼美加後的美洲大陸第一大經濟體,多年來千瘡百孔、臃腫腐敗的經濟架構,絕對需要一個敢於改革的領袖。

各項讓人驚愕的強力改革,至今雖未見成效,但墨西哥人給這位「霸道」的左翼強人總統多一點時間,看看他是紙上談兵,還是有真材實料,亦未嘗不可。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