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角】金磚國的明日黃花 貪污如吃喝拉睡 巴西的「畢業困局」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兩星期前巴西最高選舉法庭才駁回巴西總統特梅爾的貪污指控,之後特梅爾與全球最大肉類加工商JBS主席巴迪斯達一段似乎在討論賄款的對話錄音流出, 巴西總檢察長雅諾特再向他提出貪污起訴。特梅爾很可能成為當地一年內第二位下台總統,國家陷入重大管治危機。就算再次勉強留下來,可以預見貪污醜聞依然會像厲鬼纏身一樣冤魂不散。

只不過是三數年前,巴西一度是全球投資者趨之若鶩的天堂,到底發生什麼事旋即被打回凡塵?答案正正就是貪污這兩個字。

兩星期前巴西最高選舉法庭才駁回巴西總統特梅爾的貪污指控,之後特梅爾與全球最大肉類加工商JBS主席巴迪斯達一段似乎在討論賄款的對話錄音流出, 巴西總檢察長雅諾特再向他提出貪污起訴。(路透社)

巴西人的對策

活在制度未臻完善的發展中國家,國民自然會發展出一套行之有效的應對方式。例如為避免收到交通警察的罰款告票,司機會向警員付出一點點錢;遇到有人自稱為你看管泊在街上的汽車而強索金錢,不想車軚被割破的車主通常都會乖乖就範。另外當然還有拿假學生證來取得折扣,買賣找續時故意少找錢和排隊打尖等。巴西人很少會提及貪污二字,凡以上種種攸關日常生活遇到問題時的應對方法,有個專稱喚作jeitinho brasileiro,意思為巴西人的對策。

巴西人在日常生活中,時常面對各種程度的貪污,例如司機為避免收到交通警察的罰款告票,會向警員付出一點點錢,他們不叫這做貪污,而是jeitinho brasileiro,意思為巴西人的對策。圖為巴西交通督導員向違例汽車發出告票。(Getty Images)

殖民地年代遺留的「癌症」

這些不被稱為貪污的貪污,早已深入當地各階層骨髓。社會上似已有集體共識,隨着每日參與或容忍這種微小貪污行為,每一個人均需要對形成當下大規模貪腐案的環境,負上一定程度責任。

巴西貪污歷史悠久,算得上是殖民地年代遺留下來的產物。16世紀葡萄牙殖民者以小數人管治多數人,當時鬆散的社會和政府結構,讓握有權力的一少撮人得到濫權收取經濟利益的機會,情況跟70年代廉政公署(ICAC)成立前的香港類似。不料此陋習自1825年獨立以來一直沒有得到修正,還無限延伸至生活各部分,被國民統稱為「巴西的癌症」。

巴西貪污歷史悠久,算得上是殖民地年代遺留下來的產物。16世紀葡萄牙殖民者以小數人管治多數人,當時鬆散的社會和政府結構,讓握有權力的一少撮人得到濫權收取經濟利益的機會。(網上圖片)

黑心肉事件喪英名

曾幾何時,巴西是「金磚四國」火車頭,豐富天然資源加上人口紅利,發展前景令人極為期待。可是接連主辦2014年世界杯和2016年奧運會兩大國際體壇盛事「結果不似預期」,非但未能令這個南美第一大國如願晉身世界強國之列,還因爆出當地歷來最大宗政治貪腐醜聞,繼而牽扯上轟動全球的黑心肉事件,辛苦經營的聲名一朝盡喪。

轟動全球的黑心肉事件,令巴西辛苦經營的聲名一朝盡喪。圖為巴西肉販在店內處理鮮肉。(路透社)

「洗車行動」血洗政界

2014年3月,警方行動代號「洗車行動」(Operation Car Wash)的洗黑錢調查,意外揭發國營巴西石油公司(Petrobras)獻金醜聞,事件愈滾愈大,多位涉案政要相繼落馬,前總統羅塞夫去年8月受彈劾下台,距今不足一年,接替她的特梅爾亦面臨同一命運。

「洗車行動」血洗巴西政界,594名2014年當選的國民議會參、眾議員中,318人受查。除羅塞夫因而落馬外,與羅塞夫同屬勞工黨(PT)的前財長及計劃部長內托(João Vaccari Neto)被捕受查;另一前總統盧拉亦被扣留問話,跟隨他的前幕僚長迪爾塞烏(José Dirceu)2005年因另一貪污醜聞離開政壇,並在2012年罪成入獄7年,服刑期間再因巴西石油案去年被判23年3個月刑期。

警方行動代號「洗車行動」(Operation Car Wash)的洗黑錢調查,意外揭發國營巴西石油公司(Petrobras)獻金醜聞,事件愈滾愈大,多位涉案政要相繼落馬,前總統羅塞夫去年8月受彈劾下台,距今不足一年,接替她的特梅爾亦面臨同一命運。(路透社)

另一層面的利益輸送?

盧拉與羅塞夫聲稱事件是政治迫害,然而受調查檢控對象並不局限於勞工黨員,現任總統特梅爾所屬民主行動黨(PMDB)黨友、前國會下議院議長庫尼亞(Eduardo Cunha)因收取巨額賄款被判囚15年;前旅遊部長艾拉維斯(Henrique Eduardo Alves)近日則興建2014世界杯球場涉貪被捕;特梅爾的左右手羅雷斯(Rodrigo Rocha Loures)日前被捕時甚至「人贓並獲」,身上公事包藏有50萬雷亞爾(約120萬港元)的涉嫌現金賄款,認真誇張。最大反對黨巴西社會民主黨(PSDB)中人同樣牽涉其中。

巴西石油案同時令商界風聲鶴淚,當地最大私營企業Camargo Corrêa、全球最大肉類加工商JBS、著名建築工程公司Odebrecht等多家巨企通通被捲入風波,JBS賄賂政府官員細節更抽出「案中案」,揭發「黑心肉」醜聞。諷刺的是,針對商業機構的貪污,法院總是以寬大手法處理,通常交出與賄款份量等同的巨額罰款即可了事,如此「懲罰」的阻嚇作用令人懷疑,甚或是另一層面的利益輸送而已。

「洗車行動」血洗巴西政界,594名2014年當選的國民議會參、眾議員中,318人受查。除羅塞夫因而落馬外,與羅塞夫同屬勞工黨(PT)的前財長及計劃部長內托(João Vaccari Neto)被捕受查。圖為國民議會通過羅塞夫彈劾時的情況。(網上圖片)

發展中國家的「畢業困局」

里約熱內盧天主教大學教授皮湼洛(Leticia Pinheiro)和里約熱內盧州立大學教授利馬(Maria Regina Soares de Lima)撰文指,巴西目前面對的正是發展中國家過渡成為先進國家前必須面對的「畢業困局」(graduation dilemma)。此概念經常在亞洲發展中國家被引用─一旦「畢業」,這些國家不能再享受發展中國家時期在貿易、經濟等範疇的各種優惠和財政援助,因此不少明明足以「畢業」的發展中國家,總是想盡辦法避開這個標籤。

民意支持度只有單位數的特梅爾,就算今次躲得過即時下台,明年大選也無勝望,唯有下台一鞠躬。(路透社)

「打大佬」注入反貪動力

環球商品價格下跌、經濟增長步伐放緩,加上貪腐醜聞,連續兩年陷入經濟衰退的巴西,要解決國內問題已非易事。更大問題是,國家在重大管治危機之中群龍無首:民眾支持度只有單位數的特梅爾,就算今次躲得過即時下台,明年大選也無勝望;勞工黨兩名前總統在連串貪腐醜聞中,為關鍵人物角色,早已大失民心,民眾喜愛的盧拉就算有意出山再選,也可能因巴西石油案被定罪或入獄無法上陣。

唯一出路,是寄望明年10月大選重新洗牌,令國家在新總統帶領下重新出發。貪污之於巴西,幾乎劃上等號,惟國民同時希望隨着是次貪腐案中「打大佬」,重量級人物陸續落馬,為當地管治階層反貪注入動力,並由此逐步糾正和根治各層面的貪污問題。

民眾喜愛的盧拉就算有意出山再選,也可能因巴西石油案被定罪或入獄無法上陣。國民同時希望隨着是次貪腐案中「打大佬」,重量級人物陸續落馬,為當地管治階層反貪注入動力,並由此逐步糾正和根治各層面的貪污問題。(路透社)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