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堂文件】說好的發展呢?嘉能可賺盡避稅滴水不漏 礦工變奴隸

撰文:香港01記者
出版:更新:

在西非國家布基納法索(Burkina Faso),開採鋅礦是其經濟命脈之一。這個貧窮小國本以為可靠外國公司投資開採鋅礦賺取稅務收入,振興當地經濟。然而國際調查記者同盟(ICIJ)取得的文件顯示,把持該國產量最大鋅礦的嘉能可公司(Glencore)巧妙利用龐大的離岸公司網絡,避過這筆布基納法索應得的款項。
《香港01》國際組

布基納法索的民眾一心以為在鋅礦工作能改善他們的生活。(資料圖片)

在布基納法索中西部的桑吉省(Sanguie),大批居民在一個名為Perkoa的鋅礦工作,他們滿以為這是改善生活的開端。現實不但與想像的相反,礦工不滿工作待遇,抗議愈挖愈窮,當地警察卻在毫無預警的情況下,拘捕示威人士,令工人們惶惶不可終日。

這裡是奴隸制度的縮影。
布基納法索鋅礦工人

在布基納法索工作的礦工大多「搵朝唔得晚」。ICIJ採訪到其中一名員工巴多(Bali Bado),作為助理工程師,他的時薪只得77美仙(即合約6港元),其他普通員工的待遇可想而知。

在2015年,巴多帶領全體員工到鋅礦示威,爭取合理待遇之餘,抗議公司破壞環境。與過往的工業行動一樣,持續四日的和平示威,最終在警方驅散下草草結束,居民的訴求也自然不了了之。

Perkoa鋅礦位於布基納法索桑吉省,是全國主要鋅產地。(公司圖片)

ICIJ披露有關嘉能可的文件顯示,當地礦工及村民在面對飢餓及貧窮的原因,是因為這間在香港上市的跨國大型商品交易公司,未有負上應有的企業責任。透過百慕達(Bermuda)境外法律事務所毅柏(Appleby),用盡布基納法索--意即「誠實人民之地」--的稅務漏洞逃避稅款。政府未能收到應有的稅項作發展之用,工人無法改善生活,陷入惡性循環。

Perkoa的鋅礦於上世紀八十年代被發現,當時的村長已向礦主表示:「當你向其他人借來鍋爐煮晚餐,請不要還一個空的鍋。」意思是在賺錢的同時,也不要忘記當地的人民。

時隔廿多年,這個鋅礦已易主多次。到2007年,Perkoa鋅礦由嘉能可旗下子公司Nantou Mining負責營運。適逢金融危機爆發,主要用作防生鏽塗層的鋅,在需要勁跌下價格大幅重挫七成,Nantou曾因此一度暫停採礦,直至價格回穩為止。

時至今日,Perkoa已是布基納法索主要的鋅產地,每年向加拿大、西班牙等地輸出72萬噸鋅製品。

在鋅的需求不斷上升,帶動鋅的價格同樣向上之下,理應能為公司帶來可觀收入,然而一班為鋅礦勞心勞力的工人卻未因而受惠,薪酬以至工作待遇並未提升。

環境遭破壞 只能當礦工

「愈挖愈窮」是Perkoa礦工的生活寫照。礦場附近的果樹因為採礦時使用有毒物質,對環境造成莫大傷害,多數已枯死。那些未枯的,卻不容許村民採摘。礦場的存在,令到村民無法以耕種為生。Perkoa因此成為布基納法索最窮困的地區之一,當地每10個小孩,就有1個營養不良。

連帶Nantou Mining在當地成立的社會發展基金,同樣未能發揮居民預期的作用。嘉能可駁斥了這種指控,稱基金在當地興建道路、橋樑、衛生設備、青少年中心和培訓中心等。但Nantou Mining承認即使如此,該社會發展基金所做的仍然與居民希望的有差距。

Nantou Mining在2015年8月去信當地村長的解釋是,因鋅的價格下跌導致公司盈利倒退,無法肩負起可能會為公司帶來經濟影響的新項目。惟這說法明顯與嘉能可行政總裁Ivan Glasenberg對鋅的樂觀願景相反,他在2015年5月時說:「需求正在增長。」,並預計需求上升將會帶動鋅價向上。

布基納法索的民眾大多過着貧窮生活。(Getty Images)

   靠離岸公司網絡避稅

布基納法索政府期待已久的稅務收入,Nantou Mining同樣未能提供。布基納法索議會在2016年9月公布的報告指出,連同Nantou Mining的7間礦公司在內,分別以減少應納稅所得(taxable income)的會計技巧,逃避合共約3670萬美元的稅款。當中報告點名提到Nantou Mining還拖欠政府環境復修基金600多萬美元款項。

根據ICIJ取得文件,Nantou Mining的避稅方法頗為複雜。這間公司由位於百慕達、阿聯酋、瑞士及澤西島的五所離岸公司持有。當中嘉能可以百慕達一間沒有員工及辦公室、名為Merope Holding Ltd控制Nantou Mining大部分股權,直至嘉能可在2017年3月出售有關公司。

這種由離岸公司持有股權的方法,在礦產業的公司而言不算罕見,但ICIJ由布基納法索政府取得的機密審計報告顯示,Nantou Mining正是利用背後的離岸公司網絡進行大規模避稅。

律師事務所毅柏(Appleby)的文件顯示,嘉能可透過離岸公司網絡避稅。(VCG)

   轉換金錢把戲

據布基納法索稅務局調查所得,嘉能可避稅的其中一個方法,是「左手交右手」。Nantou Mining透過向母公司嘉倫可借取多筆免息貸款,令公司合資格申請稅務減免,從而降低整體的應納稅所得。ICIJ取得來自嘉能可的電郵顯示,嘉能可曾透過百慕達兩間離岸公司向Nantou Mining提供3000萬美元貸款,該公司在一電郵中寫道:「單是這批貸款已足以令Nantou Mining負債」,令後者獲得250萬美元稅務減免。

此外,Nantou Mining向嘉能可出售價值較低的鋅合金(zinc concentrate)而非經提鍊的純鋅。這令到布基納法索無法從價值更高的純鋅中納稅。

Nantou Mining亦透過向嘉能可旗下一間名為Pasley Universal的離岸空殼公司繳付費用,從而虛構出收費記錄,以獲得更多稅務減免。在種種避稅策略下,Nantou Mining在2014至2015年間,連一分錢企業稅也毋須繳付。

芬蘭赫爾辛基大學稅務法研究員菲內爾(Lauri Finér)向ICIJ稱,以上的結構極可能是專門為避稅而設,對公司而言,這些並不是真正的金錢,只是把金錢由左手交右手的把戲。

(記者:Will Fitzgibbon、Yacouba Ladji Bama)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