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瞭望台】由APEC到東盟峰會 中國鞏固東南亞外交地位

最後更新日期:

11月10日至14日,亞太經合組織(APEC)與東盟先後舉行峰會。特朗普在APEC提出構建「自由與開放的印太地區」,使得這個坐落於印度洋及太平洋交匯點的地區,不但有可能成為新的國際事務中心,更隨即引來日本與印度這兩個地區強國垂涎。

與以往一樣,貿易問題是APEC與東盟峰會最重要的議題。中國在兩個峰會上都堅持推動自由貿易的主張。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APEC表示「深知自身肩負的責任」,繼續「堅持建設開放型經濟,努力實現互利共贏。要努力打造平等協商、廣泛參與、普遍受益的區域合作框架」。習近平介紹了過去幾年中國政府取得的成績、描述了當下對未來發展的規劃、並邀請各國繼續搭乘中國發展的列車。他對中國推動全球經濟發展的角色提出雄心勃勃的目標,又宣布中國將在未來五年進口價值24萬億美元的商品,對外投資則將達到兩萬億美元,同時要求盡快落實2014年北京APEC峰會制定的「亞太自貿區」路線圖(FTAAP)。

出席東盟峰會的中國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則提出「推進東亞貿易自由化便利化」,使東亞經濟共同體逐步向單一市場邁進。李克強又向東盟建議制訂「中國—東盟戰略夥伴關係2030願景」,表明東盟是中國周邊外交的優先方向。

東南亞坐落於印度洋與太平洋交匯處,成為大國博弈的熱點。(美聯社)

另一邊廂,特朗普在兩場峰會上均表達要揚棄以往推動多邊貿易協議的做法,重新以雙邊貿易制度為基礎,建立「公平及互惠」的貿易體系。他聲言美國不能容忍「長期貿易虐待」、「沒有任何國家能夠再佔美國便宜」、「我將會奉行美國優先,同樣地我期望在場的每一位都把自己的國家放在首位」。

雖然兩者都聲稱以推動公平與互惠貿易目標,但中美兩國向東南亞地區提供了兩種截然不同的選擇。東盟的貿易立場顯然更貼近中國;東盟領袖在兩場峰會都致力推動多邊自由貿易協議,包括越南、新加坡等多個東盟成員國在內的11個國家,致力推動剛於過去的APEC峰會易名為「跨太平洋夥伴全面進展協定」(CPTPP)的「跨太平洋夥伴協定」(TPP)。而在東盟峰會中,新加坡總理兼下任東盟主席李顯龍,表示會全力推進同為多邊貿易協議的「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RCEP)。

中菲關係最近一年顯著改善。(美聯社)

南海爭議逐步降溫

南海問題近年也成為兩場峰會輿論熱點。南海主權爭議窒礙了中國與東盟加強關係,不過,隨着菲律賓總統杜特爾特(Rodrigo Duterte)政府撇掉國際仲裁庭去年否定「九段線」的裁決,選擇與中國加大貿易、投資、軍事方面的合作,南海爭議也逐步降溫。在上周舉行的東盟峰會中,李克強與東盟領袖就此發出較正面的信號,提到今年8月東盟及中國正式通過《南海行為準則》框架屬於重要里程碑。

中國與東盟會議的聯合聲明形容,現時南海局勢有所緩和,但強調這並非「理所當然」,各方需繼續合作。李克強在東盟會議上強調,中方願與東盟維持「好鄰居、好朋友及好夥伴關係」。中國外交部亦於11月14日,稱將於明年起與東盟密集磋商南海行為準則,使它成為李克強在峰會所指的南海和平「穩定器」。

在東盟峰會舉行的同時,習近平對越南展開國事訪問,先後與越共總書記阮富仲等多名越南高層會面。雙方表明同意在南海全面落實《南海各方行為宣言》,並表示會盡快落實南海行為準則。在習近平訪問期間,兩國簽署了19項合作協議,習近平還主持了河內越中友誼宮暨河內中國文化中心正式揭幕儀式,《新華社》形容,越中友誼宮是中國對越南援助的標誌工程,河內中國文化中心則是中國駐越南官方文化機構。越南作為南海主權其中一個主要爭奪者,近年積極拉攏美國以平衡中國在區內的影響力,習近平此次訪問突顯中越關係回到正軌。

習近平在APEC的「工商領導人峰會」上發表主旨演講。他提出世界經濟正面對的四個「深刻轉變」,並強調全球化是「不可逆轉的歷史潮流」。(路透社)

展示積極有為外交

整體而言,北京在中共十九大第一波外交攻勢中,加強了中國與東南亞國家的關係,當中既清晰展示中國外交方略由「韜光養晦」轉向「積極有為」,也變得更加務實。中國尋求與東盟加推南海行為準則,也是在配合「一帶一路」戰略,尤其是打造「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

習近平訪問越南期間,與越共總書記阮富仲共同見證了共建「一帶一路」的合作備忘錄。他隨後轉到相鄰的老撾訪問,與老撾國家主席本揚會面後一致表示需要「共同打造中老具有戰略意義的命運共同體」,「穩步推進經濟走廊建設」。老撾總理通倫為了與習近平見面,提早離開於馬尼拉舉行的東盟峰會,兩人同意加快中國「一帶一路」倡議與老撾「變陸鎖國為陸聯國」戰略對接,共建中老經濟走廊。中老兩國同由共產黨統治,習近平到訪前,當地更出版老撾文版的《習近平談治國理政》。在發布會上,中方外交人員表示出版該書「有助於推動中老兩黨、兩國更好地開展治國理政經驗交流」。

菲律賓亦在東盟峰會中繼續向中國示好。菲國總統杜特爾特指,中國同意就「南海行為準則」展開磋商是友好的表現,菲國外交部長卡耶塔諾(Alan Cayeteno)回絕了特朗普「協助」調停南海爭議的幫助,稱菲律賓已經在與中國進行有建設性的談判。此外,即將成為東盟輪任主席國的新加坡承諾全力推動中國積極倡導的RCEP,亦算是一種向中國示好的舉動。

杜魯多的東亞行,在當地民間亦掀起一陣旋風。(路透社)

中美地位平起平坐

當然,對中國的利好環境絕非全無風險。在RCEP的問題上,其實16個參與國之間的談判已停滯數個月,菲律賓亦無法履行在接任東盟主席時,答應會在任內落實RCEP的承諾,並將重擔交予輪任國新加坡。新加坡雖然表示會全力推動落實已經歷五年談判的RCEP,但亦告誡參與國需把目標調整至「實際水平」,顯示各方對RCEP的期望至今仍有相當落差。

時間不等人,全球各地領袖間似乎蔓延着一股「東南亞熱」,各國都積極與東南亞各國打交道,並希望簽署自貿協議。加拿大總理杜魯多(Justin Trudeau)在APEC及東盟峰會表現積極,越菲兩國民眾對這位靚仔領袖的親民作風很是受落,杜魯多也表明加拿大希望在未來成為東盟的「重要夥伴」,雙方又展開了自由貿易協議的談判。歐盟與瑞士等國也有意與東盟建立自貿協議,中國與其他國家在挖掘東盟發展潛力時不必然存在競爭,但中國能否把握時機,爭取主導權,卻關乎自身能否實現「一帶一路」倡議,以及推動習近平所提出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願景。

中國和美國在東亞區現在可謂平起平坐,前者甚至稍稍領先。(路透社)

回顧歷史,作為冷戰時期防止共產主義擴張的產物,東盟成立後一段長時期與中國處於敵視狀態。雙方自1991年開啟對話進程,透過加強經貿往來增強互信。如今中國已是東盟第一大貿易夥伴,東盟則為中國的第三大貿易夥伴。但是,區內國家同時也力求在中美之間維持勢力平衡,試圖以東盟的集體力量,化解中國帶來的壓力。越南在今次APEC峰會及後續的國事訪問中,亦展現了平衡中美的技巧,先後在河內接待特朗普和習近平,並在特朗普的國事訪問中,得到美國仍希望在區內扮演重要角色的信號。

經歷兩場峰會後,中國與美國在區內地位平起平坐的解讀已是毋庸置疑,甚至有西方輿論認為,特朗普亞洲行給習近平提供了展示實力的機會。中國確實在貿易、外交,以及一直是中國與東盟關係絆腳石的南海爭議這三個重要議題上,走在美國及其他國家前面,然而,中國與東盟的關係,在可見將來仍然會有阻礙,甚至可能會遇到瓶頸。在世界各地都在東南亞爭雄逐鹿之際,中國亦無時間停下來欣賞自己近年的努力成果,要鞏固得來不易的國際地位,中國仍有很遠路要走。

更多周報文章︰【01周報專頁】

《香港01》周報各大書報攤及便利店有售。敬請讀者留意。你亦可按此訂閱周報,閱讀更多深度報道。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