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律賓登革熱變出人禍 注射疫苗反有害 學童慘成白老鼠誰之過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若然小孩被蚊子叮了一口,香港家長大概都不會太驚慌。不過蚊子對菲律賓而言卻是一個棘手問題,因為登革熱影響力在當地更厲害。菲律賓在2016年4月開始登革熱疫苗接種計劃。

時隔1年半,藥廠在2017年11月底公布臨床測試結果卻顯示,並不是所有人都適合注射疫苗。消息在一夜間引起家長恐慌,衛生部在3日後立刻煞停了計劃,但事件卻一發不可收拾,除了由健康危機演變至政治風波外,更連現屆及前幾屆政府亦被翻舊帳,輿論不斷追縱幕後黑手。到底當初要求全部學童接種疫苗的決定是否錯誤?又是誰人下這個決定?

法國製藥廠賽諾菲(Sanofi)去年11月29日發出聲明指,若病人在接種該公司生產的登革熱疫苗Dengvaxia之前,從未感染登革熱,或會可以招致更加嚴重的登革熱。(路透社)

為探討今次菲律賓登革熱疫苗風波的前因後果,《香港01》訪問了當地雙雙從事病理學科研的丹斯夫婦,二人均是菲律賓大學馬尼拉分校的科研人員。丈夫安東尼奧丹斯(Antonio Dans)亦是菲律賓國家科學技術研究院(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的科學家及流行病學者,妻子萊昂尼拉(Leonila Dans)亦從事流行病研究多年。二人在訪問時表示,替病人感到很難過,病人事前不知道疫苗有可能帶來的傷害;前線醫生既擔心又混亂,當病人向他們問起登革熱疫苗的風險時都不知道如何回應。

法國製藥廠賽諾菲(Sanofi)在去年11月29日發出聲明指,根據長達6年臨牀試驗數據,若病人在接種該公司生產的登革熱疫苗Dengvaxia之前從未染病,而是在注射後才感染登革熱,或會令病情更加嚴重。

沒有人告知我們疫苗並不安全….但他們令兒子和其他學生成為白老鼠。
家長代龍

藥廠更指:「只有當潛在好處大過風險時(例如證明登革熱已為國家構成沉重負擔),才應該建議接種疫苗。對於以前未曾受登革熱病毒感染的人,則不建議接種疫苗。」不過,菲律賓全國已經有逾83萬個兒童經私家醫生和學校注射計劃等途徑接種疫苗。

霎時間,學童儼如背負上了一個計時炸彈,究竟有多少學童注射前從未染病,連政府都不知道,藥廠更加不可能知道。家長代龍(Leovon Deyro)感到非常擔憂,因他的幼子才剛接種了疫苗,「沒有人告訴我們這疫苗是不安全的」,雖然兒子沒有出現登革熱症狀,但難保問題在日後才浮現,「他們令我兒子和所有學生都成為白老鼠。」

菲律賓民眾上街示威,要求當局撤查事件。(路透社)

菲國煞停注射疫苗 促藥廠「回水」

國民在一夜之間驚覺,原以為用作預防疾病的疫苗,反而有可能令孩子病情更嚴重,民怨爆發起來當然是非同小可。菲律賓衛生部於是在去年12月2日馬上煞停疫苗注射計劃,衛生部長杜克三世(Francisco Duque III)揚言政府會採取法律行動向藥廠追討退款,「我們將要求賽諾菲退回購買Dengvaxia的35億披索(約5.4億港元),亦會要求賽諾菲為所有可能患上嚴重登革熱的兒童設立賠償基金,以支付住院和醫療費用。」他指政府目前尚存有價值14億披索 (約2億港元)的未使用疫苗。

菲律賓衛生部長杜克三世揚言政府會採取法律行動向藥廠追討退款。(路透社)

衛生部行事倉卒 專家斥藥廠過早下定論

事件鬧得滿城風雨,菲律賓調查局、參議院及眾議院等都着手調查事件,外界批評政府當年倉卒行事。事實上,該疫苖在2015年才取得菲律賓及巴西的政府認可,但菲律賓在2016年4月便開始實行疫苗注射計劃,為3個地區的9歲學生注射疫苗,其後再把計劃擴展至更多地區,被質疑太急進。

萊昂尼拉在眾議院的調查聽訊指,當年賽諾菲僅基於報告首兩年研究,便得出疫苗是安全及有效的結論,惟世衛指引定明所有使用登革熱疫苗需要基於5至6年的研究結果,「我認為(藥廠)當時過早宣稱疫苗是安全及有效,因為他們到上月(11月)仍然在研究之中。」安東尼奧亦認為政府應該等待報告結果才推行接種計劃。

流行病學者兼菲律賓大學研究人員萊昂尼拉(Leonila Dans、左)及菲律賓國家科學技術研究院學者安東尼奧(Antonio Dans)接受《香港01》訪問,他們早在疫苗注射計劃推出前,已經向政府建議延遲計劃。(受訪者提供)

醫學界早知疫苗有局限 「這不是秘密」

雖然藥廠11月才突然發聲明,指疫苗有其限制,不過醫學界早就提出疫苗可能有潛在風險。假如把時間點調撥到2016年3月27日,即距離衛生局實行全國疫苗注射計劃8日之前,當時萊昂尼拉和安東尼奧夫婦,以及菲律賓健康保險公司(PhilHealth)獨立董事勒瓊(Anthony Leachon)發表了聯名聲明,指出「研究發現,按照藥廠測試,在兒童注射疫苗後數年,或令患上嚴重登革熱的個案上升」,聲明當時明確指出,這個風險在從未感染革熱的兒童身上尤其明顯,惟聲明發出時,政府已經購買了疫苗。被問及為何當初那麼遲才表明立場,萊昂尼拉解釋由於當時礙於尚未有明確結論,故只能在計劃實行前建議衛生部暫緩計劃。

研究登革熱的權威霍爾斯特德醫生(Dr. Scott B. Halstead)在2016年3月底於醫學期刊Vaccine發表報告,警告不應為從未染過登革熱的人注射疫苗。(路透社)

安東尼奧其後在電話中向《香港01》解釋,他們當時發現疫苗存在風險,於是發表了一份研究指,5歲以下注射了疫苗的小朋友,要住院治療的機會高7倍。對此,他們懷疑有兩個原因,一是與注射疫苗者的年齡有關,二是因為小朋友血清反應呈陰性(seronegative),即從未感染過登革熱,「若非因年齡影響,那後者就是而令小孩患上嚴重革登熱的原因。」

研究登革熱的權威霍爾斯特德醫生(Dr. Scott B. Halstead)說:「這並不是一個被隱藏秘密。」他自1960年代便已開始研究登革熱,他在2016年3月底於醫學期刊Vaccine發表報告,警告不應為從未染過登革熱的人注射疫苗,「我們已經談論了多年。」惟衛生部從來都未理會醫生的聲明。

醫學專家早便懷疑小朋友血清反應呈陰性(seronegative),即從未感染過登革熱,有可能令他們患上更嚴重的登革熱。(路透社)

阿基諾三世兩晤藥廠職員 惹貪污疑雲

有人歸咎這場疫苗風波源自政府一個決定:在前總統阿基諾三世卸任前最後數個月批准實行這疫苗計劃。

政府被批評行事倉卒,在事發後於參議院藍絲帶委員會的聆訊上,阿基諾三世承認曾兩度與賽諾菲職員會面,一次會面是在2014年11月於北京舉行,另一次是在2015年12月1日於巴黎舉行,這些會面更惹來了貪污疑雲。

藍絲帶委員會主席戈登(Richard Gordon)指,總統和藥廠一方在12月會面的21日之後,衛生部食品藥物管理局(FDA)在12月22日便為該疫苗發出產品註冊證書。 在一周後,預算及管理部(Department of Budget and Management)就發出特別撥款令(Special Allotment Release Order)批出35億披索公帑購買疫苗,事件之巧合,令人質疑會面後購買疫苗進展明顯地來得較快而且順利。

在參議院藍絲帶委員會的聆訊上,前總統阿基諾三世承認曾兩度與賽諾菲職員會面。(路透社)

購藥撥款繞過國會

事件惹來當地民眾生疑,菲律賓前駐希臘外交官泰勞(Rigoberto D. Tiglao)在《馬尼拉時報》撰寫評論問,「今次會否是前總統阿基諾三世最大規模的貪污案件?」

政府被質疑能順利繞過財政預算,在特別撥款令下獲得撥款購買疫苗,阿基諾三世回應指,購買疫苗的款項是來在2014至2015年的特別準備金,他解釋此舉是由於該筆款項會使用限期將屆滿,「若直至12月31日都未能用到這筆準備金,它便會發還財政部。」

戈登指種種跡象顯示,事件中似乎出現合謀,「登革熱疫苗的開支預算並沒有包括在政府財政預算之內。」戈登問道:「這是需求導向還是供應導向?」他指藥廠主動接觸政府,代表政府並不需要產品,在那些會面後,(購藥)程序加快了。」

時任衛生部部長加林(Janette Garin)出席聽證會辯稱:「這不是一夜間的交易。」

前衛生部長稱這不是一夜間交易」

時任衛生部部長加林(Janette Garin)辯稱:「這不是一夜間的交易。」她指上一任的衛生部部長安納(Enrique Ona)早於2015年7月便曾表示,衛生部已着眼研究採用登革熱疫苗,「我們根據當時有的數據作決定,希望打敗登革熱。」

由於事件另一主角賽諾菲藥廠過去劣跡斑斑,令外界質疑政府未夠審謹。在2009年,藥廠被指向醫生提供免費的關節腔注射物質膝樂根(HYALGAN)作酬金,被罰1.09億美元(約8億港元);在2013年藥廠又被揭有職員賄賂500多名醫生以提高銷售額等。正因為藥廠過去經常涉嫌賄賂醫生,戈登指:「政府與賽諾菲商談時,鑑於其往跡應該要有『一定的』謹慎。」阿基諾三世卻表示對賽諾菲的往績並不知情。

菲律賓學童在登革熱疫苗事故中成為白老鼠,民眾在馬尼拉衛生部舉起橫額以示不滿。(路透社)

專家慨嘆指善後工作較難

事件真相仍然在調查中,可是數以萬計的學童已經注射了疫苗。衛生部強調並無人因疫苗而死亡,不過兩名女學童分別在注射疫苗後3個月及6個月後死亡,小孩家長已向司法部提訴,要求賠償。事件惹來民眾的擔憂及不忿,逾70名母親及小孩在12月中旬遊行到最高法院,要求衛生部、教育部、內政部及地方政府提供長期顧問服務,並且負起治療80萬兒童的責任。他們亦向申訴專員公署投訴阿基諾三世及其內閣成員。

當安東尼奧被問及,現時應如何收拾亂局時,他嘆了一口氣說:「當局未來只應向感染過登革熱的學童注射,不過善後卻比較難,對於那些已經注射了疫苗的學童,若出現問題,誰會負上責任,若他們生病了,誰會醫治他們,這卻比較難。」誠然,假如任何人活在一個把幼童當成白老鼠的國度,就算發出了控訴,也難以預料會否得知真相。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