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是象牙最大中轉站? 揭秘合法外衣下的血色走私鏈

最後更新日期:

2016年政府的施政報告,梁振英在第207條中提到,十分關注非洲象問題,要盡快啟動立法程序,禁止大象狩獵品進出口,加重瀕危物種走私及非法貿易的罰則,亦將加強執法,打擊象牙走私及非法貿易,這是50頁報告中唯一提及的動物保育議題。為了這個議題,政見背道而馳的葛珮帆和李卓人也共同搖旗吶喊。非洲象問題到底有多嚴重?香港真的是最大的犯罪港嗎?

於非洲扎庫馬國家公園,一頭大象因其象牙而被捕殺,原本該有長牙的位置,只餘下兩個血淋淋的空洞。(Getty Images)

2015年11月,漁護署推出加強象牙規管的10項措施,包括加強與境外的情報合作、全面點算本港象牙庫存,對合法象牙進行標籤和拍照記錄等等。其中貼標籤等解決的正是之前登記制度的痛點。然而,本港象牙貿易的「傷口」之大,讓要於短時間內止血顯得並不現實。

去年,政府消息指出,正研究立法進一步禁止象牙的進出口和逐步淘汰本地象牙貿易,但承認這兩項任務並沒有時間表,亦非終極決定,仍需諮詢持份者。

香港政府現時只有9隻偵查犬,犬隊自2013年起訓練偵查象牙等瀕危動物製品,兩年內偵破22起非法進口象牙案件。偵查犬的甄別能力明顯優勝X光等技術,然而,9隻偵查犬可以撬動的,仍只是冰山一角。

象牙製成的裝飾品甚為昂貴,其豐厚回報令不少人鋌而走險。(李澤彤攝)

誰是持份者?

2015年年底,在北京一棟冷氣充足、裝飾着中國山水畫的寫字樓裏,兩名兄弟相稱的持牌象牙商接待「買家」,展示象牙之餘,他們更自豪介紹在香港開設的「分廠」:「我們在香港還有5噸,合法的。從外國買入象牙給不了進口中國的檢疫證,到香港花點錢,他(香港有關人員)給你弄一檢疫證,都合法。」

他們更不諱言其中的經營之道:「走私管最嚴的就是內地。在香港,只要我登記買了5噸,他一年來檢查一次,只要符合5噸這個備案,比如現在還有4噸吧,你就合法。」

現今全世界大概有40餘萬隻非洲大象,然而自2010年開始,每年就有約33000隻遭到獵殺,目標就是象牙。因為象牙有三分之一連結頭骨,偷獵者往往先擊傷大象,切下大象半個面部,才能將血淋淋的象牙抽走,這類「無面大象」在非洲土地隨處可見。近年,國際保育組織一致將矛頭指向中國的象牙市場。總部設在英國的「環境調查署(EIA)」2014年更指,在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2013年訪問非洲期間,隨行代表團成員利用其專機從坦桑尼亞走私象牙。

無論上述事件是真是假,事實是現今要直接從非洲走私象牙進中國已相當困難。除了中國海關近年加大力度偵查、檢驗來自非洲的貨物之外,刑法之嚴亦是關鍵。若被查獲走私象牙最高可被判無期徒刑。相反地,如果經由周邊規管相對寬鬆的地區港口轉運,一來能降低被查獲後的刑事風險,二來能降低進口中國時被抽查的風險。除東南亞沿線的菲律賓、馬來西亞及越南外,香港是其中最受青睞的中轉站之一。因為香港海關抽查率極低,被查獲後的刑罰也較輕,更因為香港本身有一套漏洞百出的合法象牙貿易規則,幾乎能夠完美地掩蓋從象牙非洲走私進口香港,甚至再從香港走私出口中國內地的非法貿易鏈。

每年非洲有33000隻大象因象牙遭獵殺,而香港象牙商往往不會承認其貨源來自當地。(Getty Images)

 作為《瀕危野生動植物種國際貿易公約》(CITES)締約國,香港1989年開始登記413個持牌象牙商,境內合法交易1989年前的象牙,境外合法進出口CITES公約(即1970年代)前的象牙。照理來說,香港公約前象牙可以申請合法進口中國;另一邊廂,香港象牙商也能夠從歐洲等合法市場進口象牙補充庫存。然而因為申請涉及香港漁護署、中國林業局先後審批,過程複雜、耗時,導致不乏象牙商涉足走私。

去年年初,一名聲稱自己有象牙合法持證的香港象牙商,向「買家」坦承自己的貨品分走私、合法兩條路進口內地:「以前國內客人自己不會辦批文進口,我幫他一條龍送到北京。現在批文要搞幾個月,我只管在香港連證賣給你,怎麼進去是你的事,有些是走私進去的,我們不管。」

 然而,這些所謂「持證」象牙的來源卻令人質疑,因為該商家向「買家」保證:「10噸以下的象牙我們可以隨時給你,香港有些人也跟我們買,他們自己也進口。」但根據漁護署的數據,香港持牌象牙商登記的合法庫存量至多在6噸以下,若要從歐洲進口也需時審批,因此合法體系根本無可能一次性提供10噸象牙。

掩護非法的合法登記制度

1989年加入CITES時,香港政府既然已登記規管持牌象牙商和他們手頭合法的象牙庫存,為何有持牌象牙商敢公然做走私生意?問題正正出在這套合法登記制度上。

「我這裏在禁貿前的象牙在政府都有登記,但是他們只登記我原牙和製品的總重量,卻不登記具體細節。」同樣是年初,一名家族世代從事象牙貿易的行內人毫不避諱向「買家」指出,業內存在20多年的規管漏洞:「譬如我賣出一件合法象牙,然後用走私貨頂上來,根本沒人管。政府不怎麼跟進我們貨物的進出外,也不太跟進工廠加工,我一根原牙做成製品也拿不到牌。」如其所述,他的倉庫之內有整堆原支象牙和製品,只有部分原牙上有記號筆寫上去的編號。簡言之,政府有持牌商手中象牙總量和編號表,而對於每個編號對應哪支象牙、做成什麼製品並無眉目。

如今,對嚴重事態有所認識的政府頻出新規填補漏洞。2015年11月,漁護署推出10項措施加強管理,包括增加海關偵查犬、全面點算象牙庫存、在原枝象牙上增加防偽標籤等。然而,當漏洞已大到可以望天時,補牢已非易事。

現時唯一能夠鑑別象牙真正年份、以判斷它們是否能夠合法於境內貿易、進出口的方法是「碳14」技術檢測DNA。然而至今,港府仍在研究是否要進口一台價值數千萬的檢測儀器,在此之前,若想檢驗象牙的年份,必須寄送到國外的實驗室。

中國因象牙貿易市場成為國際環保組織的眾矢之的,反對象牙貿易的人在中國駐倫敦大使館門外示威。(Getty Images)

偷龍轉鳳的國際鏈條

一條在香港合法貿易掩蓋下、連結非洲和中國的國際象牙走私鏈躍然紙上。

由於年齡鑑別困難、標記制度混亂,看似禁貿前合法登記的許可證下,可能「此牙」早非「彼牙」。一部分持牌象牙商,表面上從事由歐洲進口公約前象牙,經香港再出口入中國市場的合法貿易,實際上「枱底」運作象牙走私貿易,源源不斷由非洲經香港運往中國內地。

根據國際野生物貿易研究組織(TRAFFIC)的數據,2000年至2013年間香港海關共檢獲33噸走私象牙,而在這期間,香港政府登記的商業用途象牙加起來也只有百餘噸。根據EIA捕獲數據庫信息,2009到2014年期間,香港有關部門查獲的走私入境象牙共有18噸,相當於2692隻死去的大象。

據香港貿發局數據顯示,作為全球第四大的貨櫃港,香港每年處理約2000萬個標準貨櫃箱。而世界自然基金會(WWF)指出,當中經過檢驗的不足百分之一。即使「不幸」被查獲,香港現時走私象牙的最高刑罰是監禁兩年,一般的案件都是判數個月,甚至只是交點罰款。

當然,沒有象牙商會承認自己的象牙來自非洲的殘忍獵殺,他們口徑一致地指出自己進口的皆來自歐洲公約前的合法庫存。歐盟將1947年前的古象牙和1989年前的禁前象牙列為合法,古象牙可在歐盟內自由貿易,而禁前象牙則需要內部交易牌照,兩者出口時均需要經《公約》在該國的管理機構發牌。與香港相似,他們也有一套登記標籤和進出口牌照的機制,也正因此,新舊難辨的象牙在市場上一同流通。來自歐洲的象牙從源頭上就是舊牙血牙分不清楚,本港進口的又怎可能盡是人道象牙?

2014年,在瑞典兩次的拍賣會上賣出的「禁前象牙」被政府抽取做「碳14」檢驗,實驗室給出的結果是,象牙根本不是禁貿前的,真實年齡要近得多。TRAFFIC向歐洲委員會提出報告:「古象牙、禁前象牙的合法市場為偷獵象牙進入合法貿易提供了機會。」試想這些經過偷龍轉鳳後的走私象牙,連同證明出口到世界各地,其中最主要的一條路徑便是經香港進入中國市場,而需實驗室驗明真身的機會則是微乎其微。TRAFFIC報告的數據指出,2011年以後,歐盟「禁前象牙」出口香港的需求激增,每年數量遠高過中國內地和美國。

現階段中國因象牙貿易市場成為幾乎所有國際環保組織的眾矢之的,然而對於中國來說,即使針對非洲走私象牙貿易加大情報和抽檢力度,卻難以時時對香港這樣的「自己人」設防。即使香港政府終於開始承認問題的嚴重性,陸續修例改進合法象牙標籤制度、加強對象牙庫存和加工的規管,分辨合法與非法的牌照制度,但漏洞已經大到不能立即止血。

而像年初歐洲八國(英國、澳大利亞、捷克、愛爾蘭、德國、瑞典、法國、荷蘭)禁止禁前象牙的再出口,卻仍然給合法參雜非法的象牙貿易留下空間。綜上之所述,除全球全面禁貿之外,並沒有治本之法。

象牙在世界任何一個角落都非人類生活的必須品,換言之,除大象本身,誰離了象牙都可生存。2015年,世界兩大象牙消費市場——美國和中國聯手承諾,在各自的國家起草法律禁止除特例外全部的象牙貿易。緊接着,美國的紐約、新澤西和加州陸續出台法律禁止象牙進口與銷售。

在CITES的全球大框架裏,不論非洲、歐洲還是亞洲,只要一處有合法貿易,非法鏈條便會隨之滋生,防不勝防。因此,《香港01》呼籲CITES大膽向前邁進一步,責令所有締約國家全面禁止象牙貿易,無論境內還是進出口,徹底關上非法偷獵和走私貿易的大門。

關於大象的有趣冷知識:

1. 有沒有想過大象如何與遠方的同伴溝通?大叫?也許。原來牠們最常用的溝通方法,就是以象腿大力踏力,透過地面傳送亞音速頻率。大象腳板下有很多敏感神經,令牠們可以感受到情況就像雙方在打摩斯密碼。這種傳訊方式較聲音能傳得更快更遠。

2. 不要看大象皮厚肉韌,牠們可容易曬傷。為了防止太陽對皮膚的傷害,大象都會像人類一樣塗上防曬。這當然不是我們一般在市面上購買的防曬產品。大象會在地上「滾泥沙」,亦會以象鼻替幼象抹上泥沙,才讓幼象與陽光玩遊戲。

3. 由於身軀太重,大象不能跑也不能跳。不過,牠們可以快步行走,時速最高達每小時40公里,僅比牙買加飛人保特於2009年創下每小時44.64公里的歷史紀錄稍慢。

你想看更多精彩的深度文章嗎?請購買今期《香港01》周報,或點擊此處:成為我們的訂戶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