乳房本無罪!母乳並非色情 道德標準竟比中世紀落後

最後更新日期:

媽媽低首靜看懷中愛兒細細吮奶,畫面不但充滿母性光輝,亦是人類天性。多國正致力提升母乳餵哺率,香港亦不例外。不過,母親在公開場合授乳,往往被人指斥袒胸露乳,不知羞恥。香港歌手官恩娜和《黑天鵝》女演員米娜古妮絲(Mila Kunis)初為人母,都不約而同為公開餵哺母乳發聲,全因她們自己亦是群眾壓力的受害者;旁人的歧視、甚至赤裸裸的謾罵,都對她們造成沉重的打擊。「母乳餵哺友善社區,讓我們給孩子最好的」,政府冠冕堂皇的廣告說詞,又能反映多少現實?

「若這不是給你的,別看。」米娜古妮絲簡單一句,鏗鏘有力,道盡天下授乳媽媽的心聲。

一群羅馬尼亞婦女於世界母乳餵哺周期間即場餵哺母乳。主辦單位期望藉此活動,向大眾推廣餵哺母乳的好處。(美聯社)

不少和嬰孩出門在外的授乳媽媽都面對同一個難題:嬰孩急需要吃奶,附近卻沒有合適的育嬰設施。她們可能經常要在餐廳、公共交通或更衣室等地方,披上一塊哺乳巾,便讓孩子開餐。政府廣告中,旁人支持甚至欣賞的眼神,不是每位媽媽都能有幸遇上。

今年3月,香港藝人官恩娜在面書發文申訴,指某一天身在酒店時因找不到育嬰室,問准職員後避進女更衣室餵母乳,卻還竟然遭人大聲指摘和投訴,感到受辱,兒子更被嚇哭。事件引來幾萬網民關注,不少母乳媽媽紛紛在帖文留言大吐苦水,指即使已用哺乳巾遮擋,依然惹來奇異目光,因此經常要到公眾廁所「搞掂」。但原來,旁人的投訴,已經算是小兒科。

「蕩婦,你真的極度惡心。」這種惡毒的言詞,竟然是出自一名俄羅斯女醫生。她指斥一名在醫院候診期間哺乳的母親是「脫衣舞孃」、「妓女」,又形容她是在「表演脫衣舞」。

不少女性在公眾地方餵母乳時受到騷擾,甚至驅趕。(路透社)

愈走愈回頭 落後中世紀

就算在被視為自由開放的美國,母乳媽媽因哺乳而受到不公對待的情況也毫不鮮見。2012年,喬治亞州一名母親在餐廳哺乳時,遭經理要求到廁所餵哺,她拒絕後,經理報警處理。喬治亞州法例規定,母親有權在任何地方餵母乳,但卻沒有法例保障她們不被騷擾,更沒有禁止店舖或餐廳東主將正在餵母乳的媽媽驅趕出去。

為此,美國《赫芬頓郵報》進行過一個實驗,結果顯示,即使在法例對公開餵母乳友善的州份,母親在公眾場合授乳時受騷擾、侮辱或要求離席的情況仍然很普遍。近年流行追求天然無添加食品,若母親轉以奶粉餵嬰兒時,卻又會遭到質疑。這真令母親左右做人難,哺天然母乳,要面臨四方八面的道德審判,轉用奶粉,也一樣面對相反的道德審判!時間彷彿回到火燒女巫的中世紀時代──但其實中世紀對公開餵哺母乳的態度比現代更開放,甚至抱有崇敬的情感。

在最傳統的基督教教派中,描繪聖母瑪利亞親餵母乳的畫作及故事,舉目皆是。其中,更有一個「聖伯爾納德的哺乳」傳說:11世紀一個天主教僧侶聖伯爾納德(Saint Bernard of Clairvaux),有一次在聖母石像面前禱告:「請展示你的母性」,石像竟然變成真人,並用乳汁濕潤他乾燥的嘴唇,令他的靈魂和肉身都受到滋養,更治好了他的眼疾。

這種對親餵母乳的讚嘆經常毫不掩飾地出現在文藝復興時期的名畫之中,一個著名的例子是羅馬聖母大殿上的哺乳壁畫。露出乳房哺乳對於中世紀的基督徒來說是一種祝福,並不會觸動到「敏感神經」。

人類是群體動物,透過文化想像聯繫每個個體,當社會風氣隨時代變化而發生變化,我們對特定行為的觀感也不再一樣,公開餵哺母乳自不能例外,但由人生而有之的習慣,變成令人避之則吉的行為,這可能是第一宗。

在最傳統的基督教教派中,描繪聖母親餵母乳的畫作舉目皆是。(Getty Images)

現代偏見:乳房=色情

時至今日,乳房與色情,若要說將兩者的關係如紅海般分開,也實在是比「堅尼地城」更「離地」。乳房在人類性行為中佔有一重要席位,是不能否認的事實;但這是否等於引起性衝動就是乳房的唯一功能?

人類學家派恩(Adrienne Pine)指出,將女性胸部視為性慾對象,其實是後天學習的產物。從19世紀開始,流行文化及大眾媒體放大女性乳房跟性與色情的聯繫,將乳房變成性感的最主要指標,以致於遺忘了乳房的原初生理功能。餵哺母乳正正是這種文化想像脈絡下最大的犧牲品。常見的反對公開餵哺母乳的原因是,如果有兒童在場,將會「教壞細路」;又或者,會使他人有可能對乳房產生性衝動,令人尷尬。

現今社會正面對「乳房飽和」的現象。由商場的廣告牌,到大廈外牆的巨型電視屏幕,到用女星的乳溝特寫作封面的報章雜誌,都有。面對這永無終結的乳房海嘯,人們都彷彿習以為常,甚至視若無睹。相反,因餵母乳而露出的乳房,卻被認為是十惡不赦。

2006年時美國育兒雜誌《Babytalk》用上一幅沒有加以遮掩的母親授乳照片作封面,即使沒有顯露乳頭,雜誌仍收到不少投訴,形容封面「粗俗不堪」。在次期的4,000份讀者回函中,有25%對該封面給予負面評價──再重申一次,那是一本育兒雜誌!

這並非個簡單訴諸於「男女不公」或「女性受到壓迫」的議題,正如上面例子,在打壓公開授乳的人群中為數不少是女性,甚至同為母親。部分男性對公開餵哺母乳的恨意,或可說是源自它打破對女性乳房的性幻想;可怕的是,連女性也內化了這父權主義社會下的厭女(Misogyny)思想,從受害者搖身一變成為加害者。

「佔領母乳街」

2014年一群媽媽發起了一場以「母乳」為題的佔領,事由是一個Facebook Post引起。一名母親在加州連鎖時裝店Anthropologie裏,打算坐下餵母乳時,店舖經理匆匆走來,要求她到廁所餵哺。這名媽媽將事件張貼到Facebook後,燃起了一群與她素未謀面的母親怒火。

「所有正在餵母乳的母親要團結起來,到Anthropologie去!」這場名為「佔領母乳街」(Occupy Breastfeeding)的「佔領運動」,靈感源自佔領華爾街,不同的是她們反對的是社會對公開授乳的母親的壓迫。大約40名母親響應,光明正大地在Anthropologie店內哺乳,並展示標語「是時候了!要正常化哺乳!」。

那次行動,啟發了些母親身體力行,替公開哺乳洗刷污名。美國就曾經有名參與半馬拉松的媽媽因時間緊迫而一邊跑一邊泵奶,以便完成賽事後可讓5個月大的女兒開餐。一名5個月大的嬰兒每日約需喝5至6次奶,這場在清晨展開的賽事發生在她日常餵哺的時間,但她用實際行動證明魚與熊掌亦可兼得,完成馬拉松之夢之餘,亦可餵飽女兒。她表示受到佔領母乳街和國際母乳會啟發,認為公開餵母乳是很正常不過。

台鐵於2014年起設立母乳親善列車,為媽媽提供隱密溫馨的哺乳空間。(Getty Images)

公開哺乳 台灣走在前

若說歐美地區與香港文化差距甚遠難以比較,不妨看看鄰近的台灣,對母乳媽媽的支援已經完善得多。台灣於2010年通過《公共場所母乳哺育條例》,規定「婦女於公共場所母乳哺育時,任何人不得禁止、驅離或妨礙。」這項選擇母乳哺育場所的權利,不因該公共場所是否有設置哺乳室而受影響,違者可被罰款。而早於2000年頒布的《性別工作平等法》亦規定,子女未滿1歲的媽媽,除了規定的休息時間之外,每日另外有2次泵奶時間,每次30分鐘,該一小時亦需計入薪金中。

你我熟悉的香港自然沒有這種法例保障。母乳餵哺率似乎也直白地反映了香港的落後。據聯合國兒童基金會2013年所作的調查,香港一個月大嬰兒全母乳餵哺率只有22.1%,六個月大時更是只有2.3%。而台灣相應的數據分別是66.9%和27.9%。聯合國兒童基金會在本年所作的調查指出,有超過80%的受訪媽媽曾經在公共場所餵母乳,而當中一半人曾有不愉快經歷,港台兩地以倍數計的差距,似乎也就不難理解。

你想看更多精彩的深度文章嗎?請購買今期《香港01》周報,或點擊此處:成為我們的訂戶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