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前瞻】豪言力撐以色列 特朗普恐令以巴戰火重燃?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全球面對恐襲威脅、歐洲難民潮及右翼崛起等問題,都與現時的中東亂局有密切關係,美國近幾任總統在中東的外交進退失據,2017年換上特朗普,或令美國的中東政策帶來180度逆轉。中東局勢當前受敍利亞內戰牽絆,特朗普立場親俄,料有利於敍利亞巴沙爾政權穩住形勢,但要令這場牽涉多方角力的戰爭停止,談何容易。

另一邊廂,中東衝突一大癥結—以巴問題在奧巴馬政府在任期尾聲驟然升溫,美國在安理會投下棄權,使以色列殖民區政策受譴責,兩國關係跌至新低。然而數星期後白宮換主,特朗普明言要捍衛以色列權益,甚至任命一位主張殖民的駐以色列大使,會否導致半世紀前的戰火重燃?

一名換上聖誕老人裝束的以色列男子,在西岸殖民區前走過。(路透社)

  六日戰爭五十周年 改寫中東格局的一役

2017年將是「六日戰爭」50周年,這場戰爭僅打了6日,卻為中東局勢埋下了後果不可收拾的伏筆。當年,埃及以為以色列打算攻擊敍利亞,於是在邊境屯兵,並關閉了以色列唯一通向紅海的蒂朗海峽。以色列視此舉為宣戰,遂於1967年6月5日展開「焦點行動」,大舉空襲埃及的空軍基地,敍利亞與黎巴嫩加入戰團,使阿拉伯聯軍規模遠大於以軍,然而以色列迅速擊潰聯軍。在短短6日的戰爭後,以色列掌控的土地增加一倍,佔領了加沙地帶、西奈半島、戈蘭高地、西岸,更重要的是拿下耶路撒冷舊城。

雖然以色列在1982年把西奈半島歸還予埃及,以換取埃及承認以色列之地位,但以色列一直拒絕撤出西岸,使這個地帶成為往後以巴衝突不斷的根源。有人形容,世界其實一直活在「六日戰爭」的第七日之中,因為這場戰爭改寫了阿拉伯人與以色列人之間的關係,影響深遠。聯合國近日在美國投棄權票的情況下,通過禁止以色列建西岸殖民區,以方指摘是奧巴馬在背後從中作梗,奧巴馬與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的關係可謂跌至新低點。

以色列軍人拿下耶路撒冷舊城,從約旦奪回哭牆。(資料圖片)

內塔尼亞胡在西岸大肆興建殖民區。(路透社)

隨着特朗普上台,美以關係必然回暖。特朗普態度明顯親以色列,提名弗里德曼(David Friedman)出任駐以色列大使這個激進選擇更令人憂慮。這位右翼猶太裔律師並無相關外交經驗,卻是「美國伯特利之友基金會」總裁,基金會與猶太人的伯特利(Beit El)殖民區有關,在耶路撒冷擁有私人物業的弗里德曼除了支持以色列在西岸建設殖民區,悍然批評奧巴馬是反猶分子,還跟特朗普一樣,主張把美國駐以色列大使館由特拉維夫遷往耶路撒冷,意味美國承認耶路撒冷為以色列首都。

  把大使館遷至耶路撒冷?

輕則,弗里德曼或使強行佔領之舉正常化,重則無視國際法,釀成一場外交災難。美國自卡特年代起,視以色列殖民區佔領巴勒斯坦土地違反《日內瓦公約》,任命弗里德曼顯示特朗普意圖打破美國一貫外交政策。現任國務卿克里近日批評,以巴和平談判未有結果,很大程度上歸咎於以色列的殖民活動,但特朗普卻贊成以色列在西岸擴建殖民區,包括耶路撒冷舊城區,有指特朗普在參選總統前還捐了一萬美元予弗里德曼的基金會。

以色列在西岸強行建築殖民區,遭聯合國譴責。(路透社)

曾參與巴勒斯坦申請加入聯合國談判的人權律師哈桑(Zaha Hassan)撰文指,弗里德曼認為以色列必須保障國家以猶太人為大多數,即使要把巴勒斯坦視為「地區威脅」,在「綠線」的兩邊實行隔離政策也在所不惜。再者,若然特朗普政府承認,以色列吞併西岸而毋須給予當地270萬巴人公民身分及投票權,那等於將宣布美國自1990年代推動的「兩國方案」壽終正寢。

相關新聞:【每逢大事講故事】啞忍野蠻Bibi八年 奧巴馬卸任在即大振夫綱

經過近六年的內戰,阿勒坡形同廢墟。(路透社)

  敍利亞內戰白熱化 各國2017決定靠哪邊站

在特朗普助長下,以色列與阿拉伯世界之間或挑起更多事端,另一主要風眼敍利亞內戰如何發展,亦將影響中東局面。敍國內戰於2017年踏入第六年,巴沙爾政權在2016年完結前收復最大城市阿勒頗可謂取得重大勝利。對於其他能左右大局的國家來說,在2017年或要作出抉擇,繼續反對巴沙爾血腥獨裁政權,還是與其務實合作結束這場內戰。土耳其及埃及兩個中東大國,似乎已作表示。土耳其東部持續受到難民潮影響,加上與庫爾德分離分子的戰況,已令土耳其疲於奔命,埃爾多安政府以往曾強烈反對巴沙爾政權的聲音變得愈來愈小。土耳其在此際,似乎情願與巴沙爾政府聯手打擊ISIS及阻止庫族勢力擴張。

摩蘇爾近月戰況激烈,大批民眾逃難。(路透社)

雖然敍利亞內戰預期不可能在短期內結束,但這場「代理人戰爭」隨着美國政府換屆,或漸成定局。巴沙爾政權向來有俄羅斯撐腰,在2016年尤其顯著。另一方面,由美國支持的反抗軍在奧巴馬卸任後還可獲美國多大支援,屬未知之數,立場親俄的特朗普顯然「無心戀戰」,明言只集中火力打擊伊拉克摩蘇爾及敍利亞拉卡兩大ISIS據點,對敍利亞內戰干預程度勢不如奧巴馬。

  中東──美國總統搞不好的爛攤子

中東問題向來是美國總統的死穴,克林頓欲促成以巴和解,卻掀開了第二次巴勒斯坦大起義;小布殊攻打伊拉克淪為世人話柄;奧巴馬欲從中東泥沼抽身,卻因「阿拉伯之春」再次捲入其中,遺下敍利亞及利比亞兩個未收拾的爛攤子。特朗普質疑伊斯蘭信仰,恐令中東問題更加複雜。

特朗普悍然支持以色列,或惹來阿拉伯世界不滿。(路透社)

約翰霍爾普金斯大學高級國際研究學院教授塞維爾(Daniel Serwer)形容,特朗普領導的將是一個「激進政府」,或因其過激或草率言論引發大火。不過亦有專家認為,特朗普的立場與其內閣選擇本身都充滿矛盾,而當爭議及矛盾愈多,最終敲定的政策通常傾向中間派,也較為保守。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