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蘭市政府牽頭改造紅燈區 讓櫥窗女郎更獨立自主接客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當一個性工作者不易,要在一較理想的環境下從事性工作,更加難上加難。在香港,「一樓一鳳」並非違法,但法例規定性工作者只能獨處一室工作,將她們置於各種風險之中,輕則被「走數」、搶劫,重則被姦被殺,類似事件屢見不鮮。

在荷蘭,阿姆斯特丹市政府為改善性工作者的工作環境,2015年發起計劃,讓紅燈區的性工作者組織起來,籌集資金,經營屬於自己的性工作場所,免除中介與業主的層層剝削,獨立自主地經營。這些新式櫥窗近日正式營運。

荷蘭性尺度開放,阿姆斯特丹紅燈區吸引遊客一探奧秘。(Getty Images)

▋ 政府牽頭建造的「市政妓院」

為改善性工作者工作環境及待遇,阿姆斯特丹市政府發起計劃,協助性工作者經營屬於自己的工作空間。在這計劃底下,政府組織性工作者,協助她們向非牟利機構及銀行籌集資金,並在德瓦倫(De Wallen)紅燈區的4棟大廈租用了14個櫥窗單位,這些單位將由40個性工作者共同經營。她們為此成立組織,名為「我的紅燈」(My Red Light)。由於計劃由市政府牽頭,荷蘭人稱之為「市政妓院」(municipal brothel),但其實當市政府為「我的紅燈」建立起各種營運方針之後,就沒有再介入計劃。

其中一名參與計劃的匿名性工作者表示,「在這計劃中,由各種規則到房間佈置,都是出自性工作者的構思。我的希望是,我的紅燈可以提供愉悅的工作空間,在這裡,性工作者可以做自己,並且感到被接納。」我的紅燈發言人Richard Bouwman稱︰「今天我們見證一個為性工作者充權的突破。這是成真的夢想。」

「我的紅燈」在德瓦倫(De Wallen)紅燈區的4棟大廈佔用了14個櫥窗,當中有房間的入口可讓輪椅進入,讓不良於行的人也可光顧,非常貼心。圖為部分未完成裝修的櫥窗。(NL TImes)

▋ 讓性工作者成為真正自僱人士

潮流興共用工作空間(co-working space),「我的紅燈」租用的14個單位正正就是相同的概念,組織設立網上平台,讓有意加入的性工作者可彈性租用這些單位,她們可租全日、半日,甚至特定時段,而租金則由「我的紅燈」的性工作者商議決定,利潤將會收歸組織,讓組織可以持續為性工作者舉辦各類型工作坊,例如按摩工作坊、會計工作坊等等。

除此之外,「我的紅燈」還為性工作者設立一個私密且舒適的休息空間,讓她們可以在工餘時間休息,喝杯咖啡,互相交流。顧客可以從網站得知有哪些值班的性工作者,查看她們懂得的技巧等等資料。

免去馬夫及業主的層層剝削,紅燈區的性工作者將會更自主經營自己的生意。(Getty Images)

▋ 獨立經營不再「揸頸就命」

能夠讓性工作者獨立地經營工作場所,對她們來說非常重要。荷蘭於2000年將娼妓合法化,當時政府希望透過合法化去創造一個「乾淨」的性服務行業,即是說性工作者可以免除扯皮條中介,自行接客賺錢,亦希望可減少人口販賣問題。可以問題並未隨娼妓合法化而解決,阿姆斯特丹仍然是人口販賣的重要終點站,被販運而來的女性被迫賣淫。

為打擊有組織罪案,阿姆斯特丹市政府強迫德瓦倫紅燈區的經營者關閉51個櫥窗,將該區的櫥窗數目減少三成。部分櫥窗的業主為了平衡損失,就向性工作者下手,強迫她們即使因為假期或不適而不上班也要繳付租金,性工作者為了搵食被迫就範。是次新創由性工作者自發組織的新式櫥窗,有望扭轉情況,讓性工作者獨立自主地經營。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