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黃一山自覺欠患罕見病兒子太多:鞭策自己賺更多錢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兩度成為電視台的棄將,「細龜」黃一山在03年為了糊口,只能北上發展,以《功夫足球》起家,由一年近百場夜台騷,到去年拍近40部網絡電影,好聽啲叫勤力,難聽啲叫爛做。細仔讀國際學校,大仔患有「腦白質發育不健全」症,看護費、學費、生活費……在黃一山的欄目中,好像只能選擇「賺多啲錢」一項。

「香港有電視台搵我返去,價錢不及內地高,但我都要返去拍,畢竟我是香港出來,如果唔返去證明唔到自己仍在這圈。」黃一山早前為ViuTV節目主持《街頭派錢黨》(黃國立攝)

內地的電影有演員限額制,黃一山說自己怎樣爭都爭不到;那些千萬製作的劇集,講究人脈關係,再者一拍要3個月,黃一山自知不入流,也不會強求,因為「求人唔值錢」。在絕處逢生中,出現了網絡電影,由於暫未有任何題材限制,加上主攻90後觀眾群,所以黃一山有時收到劇本也不禁會有「搞錯!咁都可以拍?」的想法。「因為budget有限,所以好少起用大明星,人唔做我做,拍開就有條路,因為來來去去都是那幾個製作班底,拍網絡電影最多hold你幾日,休息一兩日我又可以拍下一部,賺得辛苦,但我好享受。一年拍幾廿部,數量已經超過我在香港咁多年的總和,而且我在網絡電影算係前輩級,工作人員都好尊重我,寧為雞口,不為牛後,我如果去拍大電影,有排都唔到黃一山,自己都未必有癮,在網絡電影那邊至少是大家的焦點。」

拍不了大製作的劇集與電影,幸好還有網絡電影,黃一山更笑言:「來來去去都係那一批人,不是黃一山就是黃一飛,我同他拍了不少。」(網上圖片)

對大仔感到遺憾

黃一山說他現在的53歲之齡,大可以輕輕鬆鬆等退休,但前題是,就讀國際學校的細仔兩年後將升讀大學,再加上大仔患有「腦白質發育不健全」症,需要長年被照顧。腦白質是腦中的其中一種物質,功能如一種「電導體」,腦中若缺乏此物質,「想攞個杯都唔得,一來隻手冇訊息,所以唔識去攞,二來個腦亦決定唔到杯嘅位置。」黃一山指,兩夫婦在05年首次知道仔仔有重病,反覆問為什麼如此不幸,就算現今科技發達,仍未有解決方法,太太一直持樂觀的態度,信有奇蹟出現,但怕將來自己老去,所以也要準備一筆基金。

黃一山現居番禺,他說就算大仔有什麼事要回香港就醫,番禺離各個關口約一個半小時車程。(網上圖片)

「當生活成了習慣後,又不覺有什麼問題,遺憾是他很多東西沒有經歷到,如拍拖、生仔……很多手到拿來的事,對他是困難,很抱歉將他帶來這世界,但沒有給他正常的生活。總覺欠他很多,所以盡量補償,一年去兩次旅行,想讓他感受到自己生活比不少人更幸福。也同時鞭策自己要賺更多錢。」爸爸早年要住老人院,黃一山說因為有了照顧大仔的經驗,所以當要照顧爸爸也十分順手,或許是因為曾修讀心理學、且已經接受事實,所以說大仔的情況時,黃一山沒有流露出太大的感傷,但能感受到一絲的遺憾。他說當年得知仔仔患病時也沒有停工,因為「手停口停,不如快啲賺錢,請多幾個人去照顧佢。」而作為喜劇演員的他,極力調整自己的情緒,「因為自己不開心,好難帶到歡樂給大家。」(中)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