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賤民20】陳炳銓醉心戲劇去到幾盡? 苦等7年機會降臨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ViuTV新劇《賤民20》以3個「賤人」交織出現實社會的光怪陸離,身為劇集策劃人兼演員的陳炳銓(Danny),笑言故事其實是他與編劇朋友在茶餐廳「吹水」時構想出來的。Danny笑言《賤》雖然荒誕,但既然公司也不怕死,自己又何需擔心太多。《賤》才剛播出,但他已在準備10月開拍的警匪劇集《Plan B》。

陳炳銓說當初為了拍劇而加入now,連他自己也沒想過劇集未拍就已經要訓練行山、再跑南極,更沒想到加入了now 7年才有機會接觸到戲劇。(黃國立攝)

對不少讀者來說,陳炳銓大抵就是李佳芯男友,但其實Danny曾在加拿大主修舞台劇,也跟過法國著名的戲劇大師Philippe Gaulier學戲(黃秋生也是其學生之一),熟悉舞台劇的台前幕後運作,首次為劇集擔任策劃,好幾次探班都看到他在現場忙着與演員溝通,但他說頗為享受,現已着手準備下一部新劇。

Danny強調《賤》是部cult劇,因為3位主角一開場就會被炸死,「我在劇中是一個為了生存,可以任人玩弄,直到發現自己有腦癌,想去做一點事,但結果係唔知可以做咩,最後決定同王宗堯、吳海昕炸公廁,因為在那公廁所發生的事,扭轉了吳海昕的價值觀。」人生的迷惘位,Danny說是在跟戲劇大師Philippe Gaulier學戲時曾經出現。「因為對方的教育方法是要找出學生不能進步的原因,而那個位是一掂就會痛,好多人以為學戲是會有新東西,但其實應該解開、丟走一些東西,斷然捨棄係最難。但要做到一個好演員,真的要放下執着、自尊才可以進化。」

Danny說自己只要肯做,就會百分百投入,情況有如他在劇中裸跑以及跳入城門河。「第一次在內河,我潛了入去十幾秒,真的不知哪來的勇氣,第二次是拎住獨木舟衝落去,點知跣咗落去,河入面有污泥差啲連對鞋都拔唔返出嚟。」

Danny大學時修讀哲學跟戲劇,他笑言是因為不用交功課,後來選擇了戲劇發展,也是因為哲學的final project要寫兩萬多字。「戲劇我揀了做幕後,燈、聲、道具、起景什麼都做,辛苦兼且發現不是好適合自己,但既然諗住在這一行發展,咪捱囉。」回港後,幾經轉輾加入了now,第一次做《撳錢》主持,由於拍檔是轉數極快的農夫及「豹哥」單立文,他只能陪笑做布景板,最終當然逃不過網友的嘲笑,他說其實幾難堪,後來公司安排Danny主持《山步.行》,3個月的訓練除了改變生活之外,也發現到原來行山可以分享戲劇中的那精神生活。

為了真人騷《暴走南極100K》,Danny坐軍機到南極的中心地帶參加馬拉松比賽,單是飛機加車程就已經花了40多小時。

「到後來有投資者叫我去南極跑馬拉松,我是全球第47個人完成了這賽事,100K跑了24小時15分,南極令我覺得人類好渺小,一個風打埋嚟就咩都無,回來之後無再參加比賽,當初是好勝心、想做壯舉,但到頭來發現原來不是什麼一回事。我在南極中了雪盲才回來,朋友都問我如果死咗會點。」經此一役,Danny對人生又再有另一番領會,也不時提醒自己步伐不要走得太快,特別是在搞戲劇的時候,因為香港人未必會追趕得上。問他在香港搞戲劇是否難以生活。「愈來愈好,以前教班,生活是會辛苦,搞騷蝕晒都試過,但為什麼要繼續呢?是因為期望會賺,這是一種信念,因為每個人都認為自己的創作係正嘛。」

服裝:C4mel

造型:Kasa

 

關於女友李佳芯,Danny不願多提。「好老實我不能夠控制人家怎樣講,(包括有人用美女與野獸去形容他們的外形。)反而是自己紮實,知道嗰樣嘢唔係就得,解釋都解釋唔嚟,講得幾多?」

Danny除了在兒童教育中心擔任戲劇課程總監之外,亦有開演技班教戲。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