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片】杜琪峯談電影與人生︰是時代有問題 政治立場凌駕一切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6個半小時採訪,4人飲盡5支紅酒,聽杜琪峯暢談人生、電影和時代。敬請關注本期01週報《杜琪峯:遇到人生最大的矛盾》。

攝影︰林振東

活在時代中,每個人的感受不同。我年輕時,對共產黨是很崇拜的,後來去台灣、去大陸,發現他們是bullshit。哦,你要的時候就講中華文明,不要的時候就搞文化大革命,中華文化是這樣用的嗎?我從此放下中國人的包袱。
杜琪峯

關於黑社會、年輕人、時代、創作......杜Sir如是說:

時代

人和時代的脈搏是一起跳動的,在社會變化大的時候,尤其感到人的存在──當然安逸的太平盛世也有故事。時代會給你養分,使你更明白電影。我記得《基度山恩仇記》中,那兩個犯人坐在牢裏,一個問:「你為何進來?」「唉,我不就是反拿破崙嘛,那你又為何呢?」「唉,我是擁護拿破侖。」世界原是這樣,歷史不斷重演。你不經過動盪時代是體會不到的。

對白

我自己不太會寫劇本,所以盡量少用對白。我不像甘國亮,《山水有相逢》由頭到尾都好動聽,他是靠支筆帶動整部戲。我是要講話才講,不用講話就別講。從1990年代開始,我需要我的電影更容易讓人看懂,地域性文化難以走出去,那就盡量不用看字幕,看影像就行,所以我多用美術、動作、燈光表達。

善與惡

我天生不是好人,但我想做一個好人。我相信「人之初,性本惡」。人的本能是求生。我小時候在徙置區長大,身邊很多同學入黑幫,大家都是那間學校出來,住在一個區長大,為什麼有人做傻事,有人普普通通,有人遇事積極些?我覺得每個人從很小的時候自己就有一個判斷。

年輕人

我不認為年輕一代比我們幼稚,或者不及我們「捱得」。不要總以為他們應該怎麼樣。他們的時代不一樣,面對的事也不一樣,總不能叫他又像我一樣去住九龍城寨──九龍城寨都已經沒了。你不知道他們的鬥爭,他們的處境,為何要求他們像你一樣呢?若真像你一樣,時代不會進步。

破綻

香港人的那種靈活,從做生意到政治到文化,和大陸人是很不同的。你不是那種人,就不要裝那種人,不然很容易露出破綻。你看那些裝作「愛國親中」的人,破綻得不得了!本來不是而要裝得像是很難的,你以為人家看不出來?其實人家恨死你了。

誠實

我在香港我就什麼都講,上大陸就要跟他們的規矩,自己去克服那些困難。我不願意騙人,電影拍出來不是我當日送審的東西,如果因此而鬧翻,雙方都沒意思,沒必要去挑戰他。我是支持「井水不犯河水」的。現在香港和上面的事情,很多時候是「阿爺未吹雞,你自己先跪低」,這種思想要不得。
杜琪峯

創作
我是做商業電影長大,已經看穿如何組裝一部商業電影,在那過程中導演是沒有價值的。後來我開始做作者電影,作為作者就要有個視角。我以前拍電影從沒像現在這樣矛盾,我發現不是我創作有問題,而是時代有問題。現在這個時代,你要出一萬個力不是在創作上,而是在別的事情上,政治立場凌駕一切。

黑社會

我拍的黑社會電影,從不曾歌頌過他們,那裏面哪有一個好人?做黑社會從來就沒有道義可言。「要兄弟還是要黃金?」真有選擇嗎?這麼多年,我沒有誤導過觀眾。做黑社會是很可悲的,因為你根本不能夠做自己,不能做自己想做的事。
杜琪峯

電影《黑社會以和為貴》講述香港黑社會內部的權力鬥爭,由任達華飾演的黑社會大佬「樂哥」最後落得慘死下場。

Bullshit

活在時代中,每個人的感受不同。我年輕時,對共產黨是很崇拜的,後來去台灣、去大陸,發現他們是bullshit。哦,你要的時候就講中華文明,不要的時候就搞文化大革命,中華文化是這樣用的嗎?我從此放下中國人的包袱。當政治凌駕事實的時候,講出來的故事不會精彩。我要講人存在的價值:你無法選擇你的時代,但是你有你的判斷,有你作為一個人的價值。

你想看更多精彩的深度文章嗎?請購買今期《香港01》周報,或點擊此處:成為我們的訂戶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