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名字.林衍蕙】撒嬌妹妹最好命 活在光環下的「聰妹」力量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在每個界別,總有些名字,街知巷聞。

但有些人,名字不響亮,做的事情亦不普及。在香港體壇亦然,惟看不見,非不存在。

這些名字,卻值得香港人一一記住;今次讓我們認識香港女子佩劍代表林衍蕙。

攝影:梁鵬威

林衍聰與林衍蕙一對兄妹在港隊是密不可分的存在,「聰妹,已是一個同阿哥合體了的個體」,林衍蕙笑道。(梁鵬威攝)

我們跟這個世界有千絲萬縷的聯繫,有些關係是密不可分。不過,人是獨立自由的個體,堅持做自己的時候,別人總會看到你的成長。

林衍蕙這個名字,總會伴隨着同是劍手的哥哥林衍聰。年長5年的兄長就像太陽般照耀自己,林衍蕙自認是個黏人的妹妹,劍擊生涯也是因哥哥而開始。「哥哥小時候在九龍公園學劍,我在活動室門口偷瞄他上課, 返到屋企就跟住做。」阿聰聽後即揶揄:「你夠高咩?」阿妹裝鬼臉反駁:「總之我『裝』到!」

問阿妹堅持打劍的大部分原因,是不是也是因為哥哥,阿聰卻搶答:「她很快便在小學學界獲獎,玩吓玩吓便上了港隊」。開始任何事時都總需要理由或契機,然而堅持和努力取決於自己的選擇。在「聰妹」、「阿妹」這些稱號以外,27歲的她是為自己而戰的劍手。

「聰妹」在小學時跟隨哥哥學習劍擊,理由是貪玩:「可以名正言順打他(哥哥)。」(梁鵬威攝)

男子佩劍的前領軍人物林衍聰,無論是在劍隊抑或是家族中,都是個太陽般溫暖的存在。連在自己位於尖沙咀開設的劍館,都佈置得像家一樣,滿滿生活感。玻璃櫃滿是兩兄妹的亞洲賽、世界賽和亞運會獎牌和合照,門側還有以倫奧為主題的巨型劍擊Lego擺設。「那些大大小小的劍擊Lego都是女朋友送的」,他說。

去年因長期受膝韌帶傷患宣布退役的阿聰,除了在最後一役的雅加達亞運率領師弟摘下團體賽銅牌,還在賽後向女友Nicole求婚,在劍擊賽場上圓滿結束了13年港隊生涯。那天眾人哄鬧的歡呼聲與祝福,比一面獎牌更難能可貴。

阿聰劍館內的劍擊LEGO模型都是由女友物色所送。(梁鵬威攝)

劍館內暖黃的燈光,加上大小相框和擺設,予人家的感覺。(梁鵬威攝)

退役前培育佩劍手   「不夠劍手何來組Team?」

2005年轉當全職運動員的阿聰,自師兄們在06年完成多哈亞運退役後,便一直是男子佩劍隊的中流砥柱。2012年倫敦奧運更憑世界排名取得參賽資格,是香港首名闖奧的男佩劍手,兩年後在亞錦賽及仁川亞運的個人賽首度摘銅,登上生涯高峯。後起之秀如羅浩天、何思朗及李澤峰等近年嶄露光芒,備受膝韌帶傷患影響的這名「大師兄」,終要退下火線:「一個運動員怎會想有退役的一日,06年亞運後很多師兄都退了下來,只剩我一人擔起大旗,那時自己個心好想培育更多佩劍運動員。」因此,他在05年開始教劍,「你不夠運動員時怎樣組Team?很開心看到那時候教的大部分劍手都加入港隊,甚至有些比我更早退了役。」他深信愈多劍手在這個運動當中,成績才能提高,即使換轉了身分,仍希望可為香港培育更多佩劍運動員。   

阿聰去年出發亞運前注射PRP針冀紓緩傷勢,最終在最後一役守護了佩劍隊摘下團體賽銅牌。(梁鵬威攝)

去年這名佩劍「大師兄」於亞運團體賽摘銅後,在隊友協助炮製驚喜下向女友Nicole求婚成功。(資料圖片/高詩琦攝)

玩伴戰友加教練 捨不得哥哥退役

訪問中一直是阿聰主要負責回答問題,活潑率真的林衍蕙負責笑,一唱一和。直至問到阿妹可會捨不得既是玩伴也是隊友的阿聰退役,林衍蕙難為情地收起了笑容。

「你答啦」、「𠲖家問你喎」、「你知㗎嘛」,阿妹想把球丟給哥哥,最後才禁不住掉淚說道:「捨不得,因為平時我們都見足六日,經常在一起。」跟隨哥哥的腳步學劍、加入港隊後東征西討,27歲的她早習慣、又或是毫不介意在哥哥身邊打轉。

「平時去大比賽,一個教練要看4個女隊員,教練對哥哥的信任很大,都會放心把我交給他。他退役後,站在我身後的便不再是他,是教練了。因為有時同一番說話,哥哥講與教練講出來,感覺都很不同」,她笑着說,「還有如果輸了比賽後,不能再抱着哭了。」

「18年後我退役,團體需要時間去適應,我對師弟們都很有信心。」阿聰坦言對師弟「由細睇到大」,知道他們都有很強鬥心。(資料圖片/李澤彤攝)

由小到大都是「聰妹」,我喜歡這樣子,證明大家都記得我阿哥。
林衍蕙

爽朗的聰妹對於活在哥哥影子下坦言:「我不介意別人的看法,總之我享受做林衍聰的阿妹。」(梁鵬威攝)

有光便有影,哥哥的存在對林衍蕙來說,既是溫暖的照耀,也讓她活在影子下。她曾在2010年和2014年連續兩屆取得亞運女佩團體賽銅牌,名字卻未有被大眾記住。阿聰認為她在去年蛻變成長,泰國亞洲錦標賽4強戰,令他難忘,僅次於自己的賽事。阿聰回憶那天開賽後才抵達泰國,笑言在餐廳「一邊看直播一邊勁手震」,「她的8強對手都很難打,沒有想太多贏抑或輸,但看到她很咬實牙關去打。很老實說,之前她都很努力,但成績都不大突出,去年是看得出她更畀心機去打,那場亞錦賽她很搏命,因此看到她贏了的一刻,自己都很激動。」愛笑的林衍蕙在旁側頭安靜聆聽,再補上一句:「14年他在亞錦賽和亞運會個人取得獎牌時,我還來不及衝出去攬住他,他便跪低了喊。」

林衍蕙(左二)在去年亞錦賽女佩個人賽和團體賽摘銅,「是對自己的證明。」(資料圖片/李澤彤攝)

聰妹肩負守尾重任   盼戰東京奧運

二人的深刻回憶都離不開對方的比賽,林衍蕙坦言知道自己未能代表香港在去年亞運會出戰個人賽後,便專注在亞錦賽上:「去年突然有團火,是因為亞運年因而目標明確。但在亞錦賽前知道未能在亞運打個人賽,抱住Nothing to lose的心態戰亞錦,以平常心反而發揮得更好,也證明了自己是有一定實力。」

她認為在亞錦賽的突破是一個鼓舞,其後的亞運女佩團體賽雖於8強止步,未能為港爭牌,惟經驗有時比獎牌更可貴:「去年打團體時是我第一次在大型比賽中守尾,壓力都頗大的,都有覺得是時候肩負重任,但這個想法很少會在腦海入面,因為知道這樣會愈大壓力,就愈容易失準。

聰妹拍單人照時,阿聰細心為她調整公仔角度拍攝,又說笑讓妹妹放鬆心情。(梁鵬威攝)

「會連阿哥的份兒努力嗎?」我問。

「又不是說要把目標連他的份,追得這般高。因為我覺得愈想得多便愈大壓力,愈做得不好。但會努力把他的精神傳承下去……甚麼精神好?」她轉過頭笑問哥哥。「沒有啊!做好自己就夠。」阿聰沒好氣地說。光與影,陽光下影子長或短,會隨太陽方向的改變而變化,形影相隨,卻忘了影子本來是與太陽方向相反。

最後我忍不住問,其實喜歡由小到大都被喚「聰妹」、活在哥哥的光環下嗎?她卻嘻嘻笑:「我又不會介意別人怎樣想,總之我喜歡做林衍聰個妹。」

+7
+6
+5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