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京奧運.游泳】快過菲比斯的男人 「新水神」積素極速傳說

撰文:吳慕兒
出版:更新:

曾經,堅信沒有人游100、200米蝶泳會較「水神」菲比斯(Michael Phelps)更快。
兩個紀錄他均保持10年以上,連他本人也突破不了,誰知2019年夏天一星期內先後被打破。
其中一個較他更快的泳手,正是被譽為他的接班人、有「新水神」稱號的積素(Caeleb Dressel)。

我不會理會自己將會成為下一個什麼。(I don’t care about being the next whatever.)
美國泳手積素(Caeleb Dressel)
跟菲比斯同樣擅長蝶泳的積素,被譽為「新水神」。(Getty Images)
積素在2019世錦賽100米蝶泳奪金,大力拍打水面慶祝。(Getty Images)

沒有人會喜歡被當成某人的替身,即使那人是泳壇史上最佳(GOAT)的菲比斯也不例外。他當然清楚知道,菲比斯2016奧運拿下5金1銀風光退役後,身上肩負的使命是什麼,但他就是不喜歡別人拿菲比斯跟他相提並論:

「我不會理會自己將會成為下一個什麼。(I don't care about being the next whatever.)」

2007年,菲比斯在世界游泳錦標賽個人獨攬7面金牌,10年後積素做出一樣的創舉;2009年,菲比斯在世錦賽一口氣打破100、200米蝶泳世界紀錄,10年後積素刷新對方保持10年的100蝶紀錄,並以8面獎牌(6金2銀)創下世錦賽新紀錄。同樣是蝶泳了得,兼且有能力在一個大賽之中奪取多面獎牌,也難怪令人將他們相提並論,即使細看之下,兩人是如此截然不同。

外界喜歡將積素與菲比斯相提並論,其實他與同樣來自佛羅里達州的另一傳奇泳手洛捷迪淵源更深。圖為童年的積素(左)、姐姐Kaitlyn與洛捷迪(右)合照。(網上圖片)

學蝶泳怕得哭了

「初次接觸蝶泳的時候,我害怕得哭了。」身為蝶泳100米世界紀錄保持者,積素毫不羞愧地承認:「蝶泳很難,我不想學,於是我哭了出來。」

他甚至不諱言,當時自己根本不愛游泳,「我只愛跑步,整天到處跑,我的夢想是成為NFL(美式足球聯盟)外接手(按:Wide Receiver,通常是隊中跑得最快一人)。」

積素坦言不會時常也喜歡游泳,「正好相反呢!老實說,有誰會主動去選擇一個每天需要練習5個小時的運動?」直白得可愛的快人快語,東京奧運後,大概會「被收歛」吧。

現年24歲的積素,有如左肩上的大鷹紋身一樣,振翅高飛。(Getty Images)

是游泳選中了我

從不喜歡甚至帶點討厭到深深愛上,積素與游泳的淵源猶如一對情侶,他只有一句:「是這個運動選擇了你(The Sport chooses you)」,「我真的相信是游泳選擇了我。」

讓他接受這種宿命論的,大概是競賽帶來的快感,「我只喜歡比賽,這是你Vs另外7個男人或更多男人,就是那麼簡單。我喜歡比賽和當中帶來的挑戰。」

菲比斯較擅長中距離項目,蝶泳以外,個人混合四式也是拿手項目;積素專攻50、100米蝶泳和自由泳四項短距離,切合他快意恩仇的性格。看他一身健碩肌肉和粗壯手臂,完全是衝刺型泳手體格。能成為世界一流泳手,當然不止泳池內的練習,關於人體力學的知識一樣要下苦功,「我需要學習人體在水中如何可以游得更快,這也是我工作的一部分。」

積素(左三)與父母和兄姊妹合照。(網上圖片)

另外五個積素

泳姿的極高效率,多少解釋他為何能夠打破菲比斯的蝶泳世界紀錄,即使主觀認為菲比斯的泳姿仍是最漂亮。菲比斯對蝶泳的執着,源於曾是全國200米蝶泳冠軍,卻不幸在1996阿特蘭大奧運預選賽前壓力性骨折導致表現失準、之後黯然退役的二姊韋妮(Whitney Phelps),積素沒有這種扣人心弦的故事,奮鬥動力卻同樣來自家人。

「媽媽每天4時起床,然後駕車送我去練習;爸爸每天放工後駕車接我回家,我有今天成就,完全是因為有另外5個奇妙的積素。」24歲的他與父母和兄姊妹一家六口,在佛羅里達州只有不足7000居民的Green Cove Springs成長,四兄弟姐妹中他排行第三,哥哥Tyler,姐姐Kaitlyn和妹妹Sherridon全是泳手,只有他一人能登上最高世界舞台。

2016奧運4x100自由泳決賽,是菲比斯與積素唯一同場,兩人一起為美國隊上陣奪得金牌。(Getty Images)

踏着名將的背影

口裏說不想跟菲比斯相提並論,打破對方100蝶世界紀錄後,積素接受美國《人物》雜誌訪問時坦言:「感覺相當特別」。他自小看着菲比斯游泳,多次在YouTube重看對方打破紀錄的片段,「這個運動的整個循環進程相當奇怪,一路由我來成就它頗為有型。」

「我知道那只是一個準決賽,但能夠把我的名字放入游泳歷史長河一個小小的時間點之中,擁有一個成為最偉大或最佳泳手的時刻,實在太神奇,對一個像我一樣的小鎮男孩而言,真的很瘋狂。」他說,「能夠跟在觀眾席上的媽媽和爸爸分享這一刻,對我別具意義,以往從未試過。」

積素跟菲比斯相差11年,兩代水神唯一合作,只有2016奧運4x100自由泳決賽:積素游第一棒,菲比斯第二棒,成功為美國隊贏得金牌。與他擦身而過的名將,還有奧運12面獎牌得主洛捷迪(Ryan Lochte)。佛羅里達大學在NCAA美國大學游泳錦標賽的個人累積8金紀錄,由洛捷迪創下,年前被積素以10金打破。

「新水神」積素圖輯(按圖放大)

+14

霸氣十足迎東京奧運

菲比斯退役,洛捷迪高峰已過,東京奧運毫無疑問是積素的舞台。

2019年世錦賽開始的時候,他曾豪言:「我參加比賽不是為了點算獎牌數目」(I don't go to competitions to count medals),也不希望別人拿菲比斯跟他比較,「我跟米高(菲比斯名字)不是同一個人。我來這裏的目的不是點算獎牌數目。那不會令我感到壓力更大,我只希望繼續做自己的事,我不想別人拿跟米高跟我比較。」

「我當然喜愛米高。在里約熱內盧首次入選美國奧運游泳隊時,米高是個偉大的隊友。今個星期(2019世錦賽期間)他傳短訊給我,說:『做得好』(good job)。」

無論他多麼不情願,全世界必定會細看他,能否追平菲比斯一屆8金紀錄,真正接棒成為泳壇「新水神」。縱然疫情下的奧運不再一樣,美國泳隊表現失色,積素獨攬個人加接力共5金,成為游泳池裏奪金最多的泳手,「新水神」已然即位。

積素打破菲比斯100蝶世界紀錄一刻,上水後他第一時間望向觀眾席上的父母。(Getty Images)

積素在東京奧運取得金牌後情緒激動:

+2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