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京奧運.評論】改期取消世人心中有數 背後錢銀瓜葛無人願賭

撰文:陳智深
出版:更新:

新冠肺炎(俗稱武漢肺炎)肆虐全球,各國陸續鎖國,呼籲民眾留在家中,煞停一切公開活動,航班停飛,連體育活動亦相繼取消或改期,包括原定今夏舉行的歐洲國家盃也延後一年,為何體育界最大盛事──奧運會一直猶豫不決,不敢就取消或延期表態?
答案最簡單不過:「皆因錢作怪!」

日本私人企業為今次所謂「復興奧運」已投資10萬億日圓,相等於約92億美元,或715億港元。其中單是建築費用起碼已投入59億美元,日本奧委會和東京奧組委等以不同公司名義迎來國內以致全球數以十億美元計的贊助費用;超過100萬日本人因此而得到就業機會。根據估計,日本投資在這些場地和基建的長期盈利回報,更達2250億美元這個天文數字。

數到這裏,你會想像到,至少在日本,無論首相還是贊助商以至一介平民,都不想去煞停這架載着國民憧憬、並以高速奔往美好未來的子彈火車。

日本沒有人想去煞停「奧運」這架載着國民憧憬、並以高速奔往美好未來的子彈火車。(Getty Images)

奧運早已是一門現代化的環球體育產業,當中包括電視和影片使用權、串流直播權、印刷品版權,甚至小如奧運標誌和商標使用,每一門都是生意。單在日本國內贊助商就分3級,這一切一切的合作,要改在另一時間點、例如一年後重頭來過,對商界而言是很難,甚至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日本為今次奧運已投入天文數字計的金錢,如延期損失慘重。(Getty Images)

當然,很多人,例如美國特朗普很輕鬆就能說出「何不改在一年後舉行」這句話,但這件事情雖然不能輕言「不可能」,但也沒有前車可鑑。最起碼,本來預計在今年7月正式開幕,當中所有新場館和基建,現時本應陸續啟用,成為賺錢機器印鈔機,但現時沒有奧運開幕禮,一切變得靜悄悄,沒有名目了。更不用要重組那些本來以2020年中作為目標而制定廣告和促銷預算贊助商了,他們用多年時間計劃在2020年發生的事情,要在一年內改做2021年中,這些贊助商能否全體留下來是一大疑問,但再公開招標又可能衍生更多問題。

已為奧運大興土木的日本政府,又是否能承擔選手村和其他設施丟空一年?(Getty Images)

按原定計劃,贊助商、保險商和傳媒及廣告企業,已為今次東京奧運投入數以十億計美元。其中僅本地贊助費用涉資已破紀錄地高達30億美元,此金額還沒有計及一些本身已是IOC全球合作夥伴的日企如本田、Panasonic、Bridgestone,以及其餘和東京奧組委有合約的企業如Canon、Asahi、瑞穗金融、NEC和南韓企業如三星等,通過奧運贊助計劃,以及其他渠道與IOC訂立的合作計劃等衍生數以億美元計的金錢交易。

以Bridgestone為例,為贊助今次奧運已投入了30億美元,現時不得不為延期作準備。有一位不願公開身份、代表住60個國內贊助商的發言人指,其實每間企業都在研究如何應變,但無人願意做第一個人去評估延期的可能性。

日本社會早已準備迎接奧運到來:

除了商業問題,也有法律問題。處理體育問題的英國御用大律師John Mehrzad解釋,奧委會(IOC)、主辦國和贊助商是一種商業契約關係,任何一方在未達成所有人共識前,就公開表示奧運要「延期」或「取消」,其實是違約。當然,亦沒有任何一方現階段夠膽提出訴訟,因為假如第一槍打響了,最後結果可能是沒有贏家。

John Mehrzad指,保險業界一定會堅持奧運改期是不可能,起碼世衛(WHO)到現在仍未說過一句奧運不能如期上演。同時索償一方亦會稱這次事件是「不可抗力」或者「上帝行為」;按保險慣例,當不可抗力事故發生後,遭遇事故一方應採取一切措施,使損失減少到最低限度。

IOC和東京奧組委早已發出預警,指假如奧運延期,要額外多撥126億美元預算去應對未來的挑戰。(Getty Images)

根據IOC與主辦國簽訂的合約,IOC有權宣布奧運會因安全問題而取消,當中亦受到保護,令主辦國不能輕易向IOC就一切破壞索取巨額賠償。不過主辦國合約當中,卻不包括延期這一選項,假如日本因延期而向IOC興訟,IOC可能會敗訴。故外界一直相信,IOC傾向由日本一方去作最終決定,而非IOC本身。

IOC和東京奧組委早已發出預警,指假如奧運延期,要額外多撥126億美元預算去應對未來的挑戰,這一切影響都是前所未見,同時又無法量化。IOC則指出,數以百萬晚計的酒店預訂,未必一定能改至新賽期;日本政府又是否能承擔選手村和其他設施丟空一年?還是先讓已預計奧運後接手或承租的私企用家使用?甚至要再建另一座選手村?種種問題在決定延期時,同樣要考慮清楚。

有衝金潛力的日本運動員

+7

當然,現時有個別國家如加拿大和澳洲表示,若疫情持續將杯葛派隊,這樣又為IOC和日本提供了另一契機(或者藉口)去改期,法律上又可能避過贊助商和電視台的索償。

可口可樂作為奧運主要贊助商,其贊助部門主管Ricardo Fort指出,現時IOC的評估是行了正確一步。無論最終結果如何,我們都希望決定是根㯫事實,而非受到各國政府或各體育項目聯會所左右。

IOC在每個奧運周期,大概能有58億美元收入,但假如要如可口可樂的立場般,希望奧運賽期不受各國和各項目總會所影響,IOC可能就要拿出這筆龐大儲備金來「救巿」,協助眾多依賴財政撥款的國際體育聯會,這些聯會有些能靠保險減輕上述衝擊,但有些財力上有所不及,同時亦有更多未知數尚待解決。

⬇已獲取奧運資格香港運動員圖輯⬇

+25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