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足.電競|不止職業選手還有未來會計師 初代港隊的自白

撰文:高詩琦
出版:更新:

香港隊擊敗了中國、賽和了韓國……說的是早前舉行的「電競足球世界盃」——由國際足協主辦的FIFAe Nations Cup 2021亞洲區資格賽,5位香港年輕人披上港隊戰衣,正式代表香港出戰國際大賽。
儘管最終僅僅錯過出線機會,但作為「初代」電競足球港隊,5人對未來又有什麼盼望?

電子競技到底算不算是「運動」,爭議無日無之,但從國際足協將電競足球「規範化」、電競成為2022亞運會正規項目,國際奧委會更與全球體育協會及遊戲廠商合作在5月至6月舉辦「奧運虛擬系列賽(Olympic Virtual Series)」,加上電競在疫情期間的急速發展,已是無可抗逆的潮流。

電競足球如此普及,香港愛打《FIFA》的人多,認真參與者也愈來愈多。「初代電競足球港隊」的5位成員,有人是全職電競選手,有人是一般「打工仔」,也有以會計師為目標的大學生。代表香港、參加過一場彷如「世界盃外圍賽」的FIFAe Nations Cup資格賽,他們對於這次經驗和電競足球在香港的未來,有什麼想說?

第一代香港電競足球代表隊,賽前齊集訓練。(歐嘉樂攝)

張志成Shing 27歲 香港隊選拔賽Xbox1冠軍

阿成是香港有名的《FIFA》選手。(歐嘉樂攝)

在香港,能全職以電競為事業的人不多,阿成是其中一個,他既是本地頂級《FIFA》選手之一,也是人氣直播主,透過YouTube頻道賺取收入,隊友阿俊也是恆常觀眾。對於代表香港出賽,他深感榮幸;但對香港電競發展,他也別有一番感悟。

「香港的電競足球水平在亞洲區算不錯,長遠也有潛力,但始終在《FIFA》方面剛起步,日本、馬來西亞、印尼等國家早幾年已積極發展,大家技術水平可能差不多,但他們的細節、心理、戰術較我們優勝。」香港最欠缺的,始終在於恆常比賽機會:「很多沒有進入港隊的選手都很有能力,就是欠缺比賽經驗。」一個恆常的電競足球聯賽,大概是一眾選手的盼望吧?

結束作為香港代表隊第一次的正式賽事後,阿成另有目標:「希望到疫情緩和,明年可以到英國參加選拔,代表曼聯參加ePremier League(英超電競聯賽)。」

梁健俊 19歲 香港隊選拔賽Xbox1亞軍

阿俊是港隊成員中最年輕的一位。(歐嘉樂攝)

相比以電競為職業的阿成,隊中最年輕的阿俊坦言,一直將《FIFA》視為遊戲娛樂,平日就愛看阿成直播,直至今年初才認真看待這回事。回想小時候家人不讓他「打機」,到早前取得港隊資格後獲家人稱讚「叻仔」,他亦笑說:「小時候他們想我讀好啲書,但長大後,就覺得我有自制能力了。」阿俊目前在理工大學就讀會計系,家人也不需再憂心,但本來想着畢業後從事會計、一路考牌往上爬的他,在體驗過今次國際賽後,想法起了變化。

「以前沒想過用電競做職業,一開始也是玩玩下,但現在會想,始終自己還年輕,可以嘗試一下是否能做職業選手。」難得的是家人相當支持他的想法,「他們也會覺得要趁年輕多嘗試,否則大了會後悔。」既然踏出了第一步,阿俊也向前看,希望之後數年內可以再次代表香港出賽。

李嘉俊Jesus 26歲 香港隊選拔賽Xbox1季軍

Jesus認為太多人將專業電競與娛樂混為一談。(歐嘉樂攝)

Jesus與阿成一樣,是香港《FIFA》頂級選手之一,與阿成早是老對手,連年參加本地大小公開賽、贏冠軍,從2017年的《FIFA 17》亞洲錦標賽開始,他也到外地出戰國際賽,每年贏得5、6萬獎金,總會投資1萬元到FUT。「但以前是個人名義出賽,今次以香港的名義參賽,多了一份責任感。」從孤身作賽,到穿上港隊戰衣出戰正式國際賽,除了榮譽感,更體會到正式的電競訓練和團隊合作:「旁觀者清,教練William給我很多意見,例如平日我在禁區內威脅不足,但其實能做的事還有很多。」

Jesus希望未來繼續在《FIFA》發展,但也坦言香港的文化和條件,令一切都不容易:「香港太多人將打機、娛樂和電子競技混為一談,別人就會覺得我是個廢青。」不過路縱難行,他也清楚自己的方向,更展望今次國際賽過後,香港在電競足球方面能踏出重要一步:「香港欠缺了一個每年都有的聯賽,香港想發展得好,這是需要的。」

何嘉銘Ken 25歲 香港隊選拔賽PS4冠軍

代表香港出賽,令Ken對電競有了另一重認識。(歐嘉樂攝)

大多數選手的UT陣容大同小異,左翼尼馬、前鋒C朗是尋常選擇,港隊中唯獨Ken在左翼位置選用多蒙特的馬高列奧斯,全因本是「多迷」的他對這位老臣子兼隊長情有獨鍾,「喜愛他是One Club Man。」每年「少少地」投資一、兩千元到FUT的他笑說,萊斯這張91的FUT Birthday卡,「OK的,一出就中了」,畢竟真正投資大的人,每年可以花費逾十萬。

Ken也非職業電競選手,他坦言自己玩得「中中挺挺」,能在Weekend League達成27W參加Online Regional Cup。本來今次港隊選拔本是「陪朋友參加」,誰料卻贏得PS4冠軍、成為「港一」,除了獲家人朋友稱讚而開心,更重要的是榮譽感:「代表自己成長的地方,很榮幸。」整個代表香港的過程,亦令他對「專業電競」有了新體會——電競講求的不只技術,更需mindfulness(正念)訓練,「例如無壓力下傳失,這時候就要畀個暫停自己休息,入港隊之前,沒想過原來有這些細節。」

黎珈謙Him 24歲 香港隊拔賽PS4亞軍

阿謙坦言,暫不會考慮以電競為事業。(歐嘉樂攝)

阿謙與絕大多數《FIFA》玩家一樣,平日自己在家打機,逢周五六日打Weekend League,也從不花費分毫,「唯一的投資就是買碟」,他笑說。從沒試過參加比賽,今次一參賽便入選港隊,他坦言好成績是幸運,但作為首屆香港代表,「也覺光榮」,家人也相當支持他,「人一世物一世,咩都試下。」

離開遊戲世界的阿謙,本身在工程界工作,自然沒有考慮如阿成、Jesus一般,以電競為事業,但說到底,始終是因為香港的電競發展尚在起步階段,「若香港想發展電競,最少要有自己的聯賽,贊助可以遲一點才講,若沒有比賽去進步,很難去到一個世界級的舞台。」若然香港的電競發展有如韓國等地的規模,他又可會考慮?「如果是的話,會的,但現在真的不了。」

電競足球的未來如何走?

五位選手也許背景、水平各有不同,但不難發現他們都有個共同想法:「要進步,必需有恆常比賽或聯賽」。香港足總既成立了電競委員會、國際足協亦透過屬會大力發展電競足球,未來又可會更好?

足總副會長兼電競委員會主席霍啟山(左)和香港電競總會創會會長楊全盛(右),都希望為香港電競提供更好出路。(歐嘉樂攝)

足總副會長、電競委員會主席霍啟山,認為「初代港隊」既認真亦投入,亦為電競足球發展提供許多意見,霍啟山表明會參考他們的想法,「看看如何協助更多人,在這行業長遠發展」。他曾表示舉辦正式的電競足球聯賽是長遠目標,但也深明只有透過跟勁旅交手,才可進步,「這方面,我們正正可以提供協助,下一步,仍可通過足總安排更多不同國際賽。」

香港電競總會創會會長、足總電競委員會成員楊全盛認為,經過這次FIFAe Nations Cup,反映一班後生仔「得喎」,「比賽後回望,在壓力下迎難而上,是很好的成長……分開練習,是做不到這些的。」他期望待時機成熟,可以安排現場友誼賽,讓一眾港隊成員與大眾接觸,「既有電競氣氛,也讓他們習慣壓力。」

外地的電競明星收入豐厚,雖然《FIFA》項目獎金不及其他3大主流遊戲,但頂級足球電競選手TekKz年僅18歲,生涯總獎金已超越400萬港元(按圖觀看TekKz的故事):

2018年亞運會,電競成為表演項目,香港代表Kin奪得《爐石戰記》金牌: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