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未來】3D打印器官移植 病人真係唔使再等?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3D打印器官近年發展迅速,未來器官移植或許不需長期等待,更有新創揚言5年內可推出市場。惟實際上又牽涉甚麼社會問題?

一方面,器官移植對於生命的意義有何影響?另一方面,是否每個病人都有機會受惠?

3D打印若成真,將不止於解決器官短缺,而是改變人類壽命。

是否「扮演上帝」?

瑞典生物3D打印機生產商Cellink創辦人基頓漢(Erik Gatenholm) 也承認,很多人認為生物打印無異於「扮演上帝」,但他不以為然,生命的意義交由人們決定:「若有人受傷,就需要治療。若有人想換個心臟活長久一點……而這是市場走向的話,就讓它這樣走。我們只想確保人們在生命最後十年或廿年,仍能與家人或朋友打高爾夫球、游水等活動,不被身體阻礙。」

愛丁堡大學(University of Edinburgh)的研究員哈度(Gill Haddow)亦對生物打印有正面看法:「假設上帝存在,而且可以創造和影響生命,現時已有很多科技允許人類扮演上帝,例如基因學。生物打印可讓人類製造身體各部分,用作醫療用途。」

部分生產商如Cellink和Allevi近年逐步降低生物打印機售價,惟是否有助降低普通人受惠仍然成疑。(Cellink網上商店圖片)

學者憂慮只屬富人專利

哈度和同校社會學高級講師華美倫(Niki Vermeulen)帶領的團隊,去年曾在《英國醫學期刊》(BMJ)發表文章,討論3D打印器官的倫理問題。比起扮演上帝,華美倫和哈度更擔心生物打印在具體落實時,是否真的可讓更多病人受惠,當中的關鍵在於,最終能否降低3D打印器官的成本。華美倫擔憂:「3D打印可移植器官若能實現,將會極為昂貴,只有少數人負擔得起。現時社會上的健康不平等和居住地域差異,有可能令絕大部分人都無法受惠於這項科技。」

一些高級的生物打印機售價動輒十幾二十萬美元,導致大部分只限於大學實驗室使用。有少數公司開始推出售價更便宜的生物打印機,美國生物3D打印公司Allevi便把3D生物打印設備成本降至最低不足一萬美元,Cellink的打印機亦只需七千多至不足三萬英鎊。惟Allevi和Cellink也分別從事販售3D打印軟件及生物墨水,「剃刀與刀片」的商業模式或令成本更為複雜。

GE認為3D打印器官移植長遠要在醫療落實牽涉成本複雜(視覺中國)

通用電氣醫療(GE Healthcare)3D打印策略主管比金(Jimmie Beacham)補充,在醫院運作3D打印還有「隱藏成本」,例如工程人員需要把磁力共振(MRI)、電腦斷層掃描(CT)、超聲波掃描轉換至3D打印模型資料,也要考慮打印的時間成本。

華美倫和哈度則提醒,在技術以外,各地不同醫療制度現存的種種問題和滯後,在生物打印出現後可能仍會持續:「你或會理想地認為,把相對便宜的生物打印機出口至醫療制度不佳的地方,當地人民就可獲得治療。但實際情況是,這些生物打印機只會在醫療制度良好的地方,才能夠一展所長。」

上文節錄自第119期《香港01》周報(2018年7月9日)《移植3D打印器官 誰可長生不老》。

更多周報文章︰【01周報專頁】
《香港01》周報,各大書報攤及便利店有售。你亦可按此訂閱周報,閱讀更多深度報道。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