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電影夢.三】港產片曾為中流砥柱 如今夾縫中求存

撰文:陳澔琳
出版:更新:

曾幾何時,香港電影是中流砥柱,也是本土軟實力的展示;但時至今日,香港電影僅在城市夾縫間摸黑生存,具有香港特色的港產鬼片、警匪片、喜劇已數量不多,小眾題材的更瀕臨絕種,對《逆流大叔》編劇兼導演陳詠燊而言,香港需要更多不同類型的電影,即使那些電影在商業層面未必能夠成功,但它們令電影市道百花齊放。
〈東方夢工場有夢難圓〉系列之三

早年的香港電影曾一時無兩。(《阿飛正傳》電影劇照)

1990年,由王家衛執導、張國榮及張曼玉等巨星主演的《阿飛正傳》上映,監製鄧光榮投資了4,000萬元,電影卻只得900多萬元的本地票房。《阿飛正傳》雖難逃虧損,但在本地及海外屢獲殊榮,揚名國際,也成就了王家衛。陳詠燊表示,「《阿飛正傳》的票房『仆直』,當年更沒有政府資助,鄧光榮先生花了許多錢去成就一齣很光榮的電影。香港電影是需要政府幫助的,就像舞台劇及其他表演藝術;如果純從市場角度考慮,便什麼都不用講,變相不需要存在。」

《逆流大叔》編劇兼導演陳詠燊。(吳鍾坤攝)
「藝術能栽培人才,所以,不同範疇的藝術創作都值得政府投放資源,尤其是一些冒險性高、藝術性強的電影。即時的票房未必很好,但經過歲月洗禮,多年後,人們就會發現那些電影是值得的。」
《逆流大叔》編劇兼導演陳詠燊

儘管數字不會說謊,但高票房只反映電影的商業性,當中的本土情懷、藝術價值等或被忽略,若政府認同電影有社會意義,理應肩負推動文化的責任。陳詠燊坦言:「電影素來是與金錢掛鈎的藝術。」如電影業界有更多資源,請更出色的監製、更資深的剪接師、試映場後可再補拍,港產片的質素或會更好,「既然你(政府)願意拿錢興建高鐵或港珠澳大橋,你就沒有理由不拿錢出來支持藝術創作。」他認真地說。

那麼,本地影業日益衰落,全是錢的問題嗎?陳詠燊笑笑道:「大家都不敢奢望政府全力幫助電影,不來搞我們已經很好。就像偽鈔事件,這是很反智的,難道要在銀紙上面大大隻字寫着『道具』?」

這不難令人想起,今年5月底,一間曾為《樹大招風》提供電影道具的製作公司,因為道具組領班管有22.3萬張印上「道具」字眼、拍戲時用作道具的鈔票,被控一項「保管偽製紙幣罪」罪成,而向製作公司借用道具鈔票的男子同樣罪成,二人被判入獄四個月,緩刑兩年。

道具主管張偉全被發現管有拍攝《樹大招風》時用的道具偽鈔。(《樹大招風》電影劇照)

偽鈔事件反智 盼官員加強認知

裁決一出,電影界一片嘩然,批評電影道具鈔票製作認真卻落得如斯下場,令業界憤憤不平。香港電影工作者總會發表聲明,指申請使用道具鈔票非行業常態,曾有同業向金管局申請卻未獲批准,「對於此事,全港業界並不止於遺憾與沮喪,更是感到極度憤怒及心寒!」

陳詠燊認為,商務及經濟發展局的「創意香港」負責統籌政府創意產業,其概念雖好,但不應是唯一一個協助香港電影的部門,「並非由只注重創意、負責審批(資助)的部門幫手便了事,其他執行部門也要有同樣認知。」他憶述,拍攝新戲時,本有一場在青馬大橋的戲碼,後來發現申請手續繁複,同時難以封橋改道,只好放棄原有意念。那些說不出口的鬱結還有許多,他期望政府不論在資源、法規及配套支援上都有所改善,讓一眾本地電影工作者能自豪地如《悟空傳》所言:「我來過, 我戰鬥過, 我不在乎結局。」

高票房可反映電影的商業性,惟當中的本土情懷及藝術價值或被忽略,若政府認同電影有社會意義,理應肩負推動文化的責任。(《中英街一號》電影劇照)

上文節錄自第121期《香港01》周報(2018年7月23日)〈東方夢工廠有夢難圓〉專題中的〈曾為中流砥柱 今夾縫中求存〉。

更多【香港電影夢】專題文章:

更多周報文章︰【01周報專頁】
《香港01》周報,各大書報攤及便利店有售。你亦可按此訂閱周報,閱讀更多深度報道。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