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在寅首訪平壤 無核化「四部曲」可創新局?

撰文:唐宇廉
出版:更新:

9月18日至20日,韓國總統文在寅將首度出訪平壤,與朝鮮最高領導人金正恩上演本年內第三次「文金會」。鑑於半島和平實際上取決於美朝,韓國的作用相對有限,不少人認為文在寅此行實際意義不大。
可是,必須指出,這位奔波勞碌的總統其實仍可透過朝鮮之行,爭取並鞏固一些成果,包括倒逼近期處理半島問題不算積極的美國,甚至為目前膠着的無核化進程提供建設性方案。

今次並非韓國總統首次踏足平壤,在2000年和2007年,金大中和盧武鉉先後訪朝,會晤時任朝鮮最高領導人金正日。該兩次訪問中,南北雙方分別簽署了《南北共同宣言》和《和平繁榮宣言》,達成諸如「朝韓決定自主解決統一」、「簽訂永久和平條約以取代韓戰停戰協定」等共識。

然而,今次行程之背景與上兩次明顯不同:首先,朝鮮已經擁有核武和洲際彈道導彈(ICBM);其次,金正恩已表明停止核試,把政策重點轉向經濟發展;最後,美朝峰會亦已順利舉行,雙方確認締造朝鮮半島和平機制、努力實現半島完全無核化等承諾。

和平之路偏離 文在寅冀撥亂反正

文在寅今次率領由200多人組成的代表團赴朝,最重要任務便是在半島和平之路稍有偏離的情況下發揮積極作用,令和平進程重返正軌。

文在寅一直努力為半島和平奔波,在目前無核化進程膠著的情況下,他還可以發揮更積極作用。(美聯社)

所謂「稍有偏離」,是指自6月「特金會」後,半島局勢出現諸多雜音和干擾:一些西方媒體指摘平壤仍在生產核彈,質疑對方履行承諾的決心;而美國總統特朗普雖在提到金正恩時一直言辭尊重,但亦曾叫停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原定8月底訪朝的行程,以及威脅舉行大規模軍演。與此同時,朝鮮官方亦頻頻批評美國沒作任何讓步,質疑對方根本無意談判。在這種情況下,終戰宣言和無核化均處於難產的尷尬局面,更遑論最終的和平協定。

事實上,自從蓬佩奧今年7月無法與朝鮮勞動黨副委員長金英哲就無核化達成共識後,朝韓首腦便開始直接討論「實踐性方案」,文在寅的中介作用再次變得重要起來,其個人作用獲外界寄予厚望。

在美朝峰會後,這位對民族苦難別有一番體會的朝鮮難民之子頻頻作出有利半島和平的舉措,當中最有代表性的一招,莫過於考慮在12 月發表的《2018年國防白皮書》內,刪除「朝鮮政權和軍隊是主要敵人」字眼。有關措施除了可以被解讀為對平壤的鼓勵,亦可被視為對華府的喊話和倒逼。

在無核化問題上,文在寅態度堅定。他月初接受印尼報章《羅盤報》書面訪問時稱,將爭取在年底前,就半島無核化取得重大進展,強調現階段已無法走回頭路。如今「平壤文金會」上演在即,可以預料文在寅會在這個最高層級的會晤上,透過與金正恩的互動,再次向特朗普表明促進半島和平的決心,推進終戰宣言簽署、建立永久和平機制,以至到實現無核化等議程。

7月31日,朝韓雙方在板門店舉行第九次將軍級軍事會談,重點討論雙方邊界解除武裝的問題。(視覺中國)

既談無核化 也談經貿

當然,在「文金會」上,討論議題肯定不限於無核化,還有同樣重要的經濟民生領域合作。7月底,朝鮮黨報《勞動新聞》批評,首爾以國際制裁為藉口,遲遲不肯推動朝韓合作,不單沒有勇氣重新啟動開城工業園和金剛山旅遊項目,甚至還配合美國,擴大制裁名單並加大施壓。

必須留意,在促進經貿往還上,文在寅一直在國際制裁以外尋找新空間,擴大對朝合作。他在8月15日光復節73周年紀念大會上致辭時,提議建立由韓國、朝鮮、中國、美國、俄羅斯、日本及蒙古7個國家共同參與的「東亞鐵路共同體」,並表示「朝韓連接鐵道與道路,是朝鮮半島繁榮的開始」。

文在寅還表示,在緩解軍事緊張並建立和平機制後,朝韓將在橫跨朝韓的京畿道和江原道設立「統一經濟特區」,為中小企業提供劃時代的發展機遇,創造大量職位,「即便政治統一仍然遙遠,只有朝韓建立和平機制,實現人員自由往來和經濟一體化,才是真正的祖國光復。」

在促進經濟合作上,文在寅並非空口講白話,而是經過細心研究。對於合作效益,他列舉不少具體數字,指出在今後30年,南北經濟合作能創造至少170萬億韓圜(約1.18萬億港元)經濟效益,而這僅僅是重啟開城工業園及金剛山旅遊項目、對接跨境鐵路和開採朝鮮部分資源的效益。如果開展全面經濟合作,效益肯定大得多。

位於朝鮮開城工業園的朝韓聯絡辦公室,在9月14日正式揭幕,為雙方持久溝通打下基礎。(視覺中國)

難得的是,文在寅不是自說自話,因為金正恩年初已確認經濟建設路線,並在訪問中國和新加坡時,向對方取經。韓國作為發達國家,其經驗和資金自然對金正恩具吸引力。

美朝峰會後,不難看出雖然美國和韓國都在爭取半島無核化,但兩者達致目標的方法顯然有所不同:文在寅採取先和解、再無核化的方針;反觀特朗普政府卻在未徹底和解下,不斷要求無核化,卻不願面對平壤當初發展核武是出於對美國的敵對和不信任這一事實。華府的處理手法,無疑是本末倒置,導致困局難破,而文在寅則樹立了解決問題的典範。

事實上,文在寅對峰會的重視程度是外界難以想像的:他缺席11日至13日在俄羅斯海參崴舉行的遠東經濟論壇,放棄與習近平和普京這些大國領袖坐而論道的機會;他同時爭取開城工業園區內的韓朝聯絡辦公室在14日揭牌,為峰會營造良好氣氛。與此同時,他還在國內保守派反對、《板門店宣言》至今未在國會通過的情況下,執意赴朝。

「四階段」放棄核導 朝鮮應獲補償

當然,半島能否達致永久和平,最終還是要通過「無核化」這個必不可少的程序,否則包括經濟交流在內的各種合作很難持續。9月5日,韓國青瓦台國家安保室長鄭義溶率領特別使節團訪問朝鮮,他返國後引述金正恩指,要在特朗普第一個任期內(2021年1月)結束朝美敵對歷史,實現無核化。

朝鮮近來頻頻抱怨,雖然自己已做許多讓步,但國際輿論仍對其不公。(視覺中國)

根據《勞動新聞》9月6日報道,金正恩會見特使團時強調,「讓朝鮮半島完全消除武力衝突和戰爭恐怖的威脅,並建立無核武器、無核威脅的和平之地,這是朝鮮堅定不移的立場,亦是我個人的意志。」就此,韓國權威朝鮮問題專家、世宗研究所副所長鄭成長在《香港01》撰文,認為金正恩眼中的半島無核化,可被視作「去除核武器與核威脅」,以及「去除運輸核武器的洲際彈道導彈(ICBM)」。

在此基礎上,鄭成長提出甚具可行性的建議,認為倘若特朗普希望在這個任期內廢除朝鮮的ICBM與核彈頭,有必要考慮分四階段進行,而在每個階段,國際社會應當對平壤提供相應的補償:

第一階段,截至2018年年末,朝鮮把半數ICBM移至海外,美國接受韓戰《終戰宣言》,文在寅政府則在年內放鬆對朝制裁,開工建設朝韓鐵路、道路;

第二階段,2019年夏天之前,朝鮮移送剩餘的ICBM,聯合國安理會則放鬆對朝鮮水產品出口以及經濟協作等民生領域的制裁﹔

第三階段,截至2019年年末,朝鮮將半數核彈頭移至海外,美國則可與朝鮮建立初步外交關係,包括開設聯繫事務所及大使館,中美朝韓也可正式就半島和平協定磋商;

第四階段,如果朝鮮在2020年夏天之前,將核彈頭悉數移至海外,並且將核反應爐與再處理設施「永久去功能化」,將鈾濃縮設施解體,美國、日本便須實現與朝鮮的關係正常化,中美朝韓應當簽訂和平協定,聯合國安理會也應解除大部分對朝制裁。

鄭成長強調,假如朝鮮廢除ICBM與核彈頭後,能快速獲得補償,朝鮮對於無核化的態度會更積極。因此,韓國要與美國緊密商議,對於朝鮮無核化要分階段提供何種補償,把朝鮮無核化與對朝補償時間表迅速具體化。

在《板門店宣言》和美朝聯合聲明確認無核化目標後,剩下的只是技術和信任問題。鄭成長的無核「四部曲」列出若干可行性甚高的細項,可以成為解決半島問題的倡議方案。誠然,最關鍵的玩家還是特朗普,但在目前的條件下,無核化方案似乎只能由獲金正恩信任的文在寅提出,而這亦正是人們對即將上演的第三次「文金會」抱以厚望的原因。

上文節錄自第129期《香港01》周報(2018年9月17日)《文在寅首訪平壤 無核化「四部曲」可創新局?》。

更多周報文章︰【01周報專頁】
《香港01》周報各大書報攤及便利店有售。你亦可按此訂閱周報,閱讀更多深度報道。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