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改歐盟立場 瀕臨脫歐跳崖 英國唯一出路是低調退讓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歐盟理事會主席圖斯克(Donald Tusk)在上周四(20日)的薩爾斯堡歐盟領袖峰會後,正式向英國首相文翠珊講明其有關脫歐計劃的「契克斯方案」(Chequers Plan)「絕不可行」。

英國將於明年3月29日正式脫歐,時間緊迫之下,歐盟對英國已失去耐性,隨時準備拉倒談判,歐盟委員會主席容克(Jean-Claude Juncker)更說若英國「跳崖式」脫歐,歐盟「應該開心,不必擔心」。

目前,負責英國脫歐事務的歐盟首席談判代表巴尼耶(Michel Barnier)唯一願意做的讓步,也不過是在脫歐協議的修辭上作「觀感上的改動」,以給予英國「沒那麼難堪的下台階」。

峰會聚焦的爭議,是巴尼耶再三警告英國「愛爾蘭邊境問題」。愛爾蘭總理瓦拉德卡(Leo Varadkar)在周四與文翠珊單對單會面無果後,亦坦言邊境問題「六個月來毫無進展」。

峰會聚焦於愛爾蘭邊境管制問題

按一般理解,英國脫歐後,也意味着脫離歐洲單一市場及關稅同盟,歐盟對其農工商品的規範及關稅要求將與歐盟國家不同。故此,愛爾蘭共和國和隸屬英國的北愛爾蘭之間的陸路邊境,勢將有「硬性管制」。

然而,今日北愛爾蘭親倫敦的民主統一黨(DUP)和主張北愛爾蘭脫離英國的新芬黨(Sinn Fein)無法組成聯合政府已超過一年半,兩派關係緊張,若陸路邊境管制問題因脫歐而再起,可能會破壞該區自1998年《貝爾法斯特協議》後得來不易的和平局面。歐盟亦因此將「避免愛爾蘭邊境管制」列為脫歐協議的首要條件之一。

愛爾蘭總理瓦拉德卡在薩爾斯堡歐盟峰會與文翠珊單對單會面 (路透社)

英方認為有「高科技」可解決邊境問題,卻提不出具體方案,而且在情況類似的挪威、瑞典邊境,已運用最新科技,卻仍有硬性邊境管制的需要。文翠珊在7月提出的「契克斯方案」就另外提出兩大解決方法:「建立英歐商品自由貿易區」和「英國代收歐盟關稅」。外界卻普遍評之為絕不可行:前者違反歐盟「四大自由」的堅持,後者更是難以實行。

歐盟淡化爭端 英國死不領情

歐盟在2月時曾提出「後備方案」,指如果英方無法避免愛爾蘭邊境管制,就應該在脫歐後將北愛爾蘭保留在歐盟單一市場及關稅同盟之內,將邊境管制改設於愛爾蘭海。由於北愛爾蘭的DUP是文翠珊保守黨控制下議院的重要盟友,而DUP極力反對該後備方案,認為方案破壞英國對北愛的主權,因此「後備方案」對英國來說是政治絕路。

歐盟談判代表巴尼耶很清楚這條「政治絕路」已經是英國脫歐的唯一出路,故此一直希望英歐雙方能將「絕路」重新包裝、淡化,甚至美化成「活路」,好讓英國脫歐有路可退。

在7月契克斯方案公布後,《經濟學人》就馬上指出歐盟不會接受,但為保文翠珊面子,以免保守黨疑歐派抬頭,將會努力「體面告之」。巴尼耶自始一直暗示英國要為愛爾蘭邊境問題包裝一條後路,到8月時更明示「歐盟已準備好改善方案的『文本』」。然而,巴尼耶費盡唇舌,英方始終沒有配合。

歐盟談判代表巴尼耶 (路透社)

其實,在脫歐問題上,該着急的是英國,不是歐盟。不過,因為最終結果將有利歐盟,巴尼耶上周二(18日)主動提出要「去戲劇化」(de-dramatise)歐盟的後備方案,不再將方案描述為「愛爾蘭海中的邊界」,而是將重點放在「從英國本土運往北愛爾蘭的商品」需要在什麼時候、什麼地點、被什麼人檢查等等的技術細節上,並高調指出任何後備方案「將完全尊重英國的領土完整」。然而,巴尼耶沒提及的是,任何後備方案的前設都是英國脫歐後,北愛爾蘭將留在歐盟單一市場及關稅同盟中,與英國本土切割。

文翠珊對於巴尼耶「淡化修辭而不改歐盟立場」的善意似乎視若無睹,在出席上周三(19日)開始的歐盟領袖非正式峰會前,繼續出言否決巴尼耶的後備方案。其背後原因是英方一直認為巴尼耶個人立場過硬,不能代表歐盟意見。不過,在該峰會上,由歐盟建制到各國領袖都異口同聲狠批契克斯方案,會後更有歐盟官員指文翠珊會前高調拒絕巴尼耶的好意,是咎由自取。文翠珊落得個灰頭土臉,如今已承諾會重新考慮「後備方案」。

不談「四大自由」已留有餘地

今次峰會,歐盟刻意聚焦在愛爾蘭邊境問題,避談日後的英歐經貿安排,本身就是「去戲劇化」脫歐爭議的動作,因為英歐最大的爭端,並非愛爾蘭邊境管制問題,而是歐盟對單一市場「四大自由」的堅持,以及隨之而來的雙邊經貿關係難題。

歐盟主張人員、資金、服務、商品四者必須在其單一市場內自由流動,缺一不可,但英方一直想將「人員自由流動」從「四大自由」中割除,排除外來移民的主張更是英國脫歐成勢的最大助力。

歐盟對「四大自由」的堅持,背後有三大基本原則:其一,如果人員不能自由流動,國家的勞動成本差距將會造成市場失衡;其二,歐洲國家不斷整合,是歐盟建基精神之一,否定「四大自由」將與之背道而馳;其三,英國作為首個脫歐國家,歐盟絕不可讓她輕易過關,否則在此反歐盟情緒四起的政治環境下,難保其他國家不會仿效。法國總統馬克龍就坦言「英國脫歐有一個教訓:脫離歐盟並不容易,一定有代價、有後果」,更直言宣揚「脫歐是易事」的人是騙子。

傳聞法國總統馬克龍(左)是主張對英強硬的幕後操手 (路透社)

「四大自由」問題之所以棘手,除歐盟的基本原則外,還因為英國保守黨內疑歐派的反對。疑歐派立場與歐盟相反:「四大自由」一個都不能要。原因在於他們認為,如果英國保留任何一種,則無可避免要受歐盟法規管制。

然而,如果英國完全放棄單一市場,將嚴重打亂英國原有的經濟活動及外交合作,決不可為。文翠珊的契克斯方案,就退而追求「商品自由貿易區」,意圖同時討好歐盟及疑歐派,將「商品單一市場」包裝成類似加拿大與歐盟簽訂的「自由貿易協定」。方案當然逃不過巴尼耶法眼,被批為「挑三揀四」。文翠珊政府夾在歐盟及疑歐派之間,似乎毫無出路。

雖然英國跳崖式脫歐對歐盟影響不大,但為免麻煩,歐盟仍希望英國早日知所進退而讓步。圖斯克亦出言鼓勵英國,指上周峰會後,他對脫歐協議有「那麼一點點樂觀」。

薩爾斯堡的歐盟領袖合照 (路透社)

死線逼近 英國只得退讓一途

繼上周三、四的峰會後,歐盟各國領袖本年仍有兩至三次機會聚首一堂。首先,將在10月18日舉行的歐盟峰會本是脫歐協議的死線,但以目前走勢看來,英國實在難以趕及。因此,歐盟將會看英方未來幾個星期有沒有動作,決定會否在11月中召開緊急歐盟峰會,再給英國延期。最後,歐盟國家領袖仍會在12月13至14日舉行本年最後一次峰會。如果到時候英歐仍未能達成協議,雙方就要正式準備應對「跳崖式」脫歐的亂局。

不過,英國也不要以為脫歐協議死線已推遲到11月,甚至12月,因為巴尼耶及圖斯克都先後指出10月的歐盟峰會將是英國「面對現實之時」,文翠珊到時如果不退讓,幾可肯定只餘跳崖一途。

上周的薩爾斯堡峰會之所以聚焦於愛爾蘭邊境問題,就是希望英國在10月的歐盟峰會前能接受歐盟的「後備方案」,以此表達英國誠意,再談單一市場「四大自由」及英國日後對歐的經貿關係。不過,倘若解決了愛爾蘭邊境問題,英歐經貿關係再非歐盟關注重點,歐盟很可能只會在脫歐協議上作「無約束力的政治承諾」,待英國自己在脫歐後21個月的適應期內試圖解決,外界亦戲稱此為「盲脫歐」。

「英國脫歐」本來就是英國處於談判劣勢的大難局,而文翠珊在其契克斯方案賭上其全盤政治能量,如今已不能作出如去年承諾交付歐盟「分手費」等「白紙黑字」式的退讓。故此,今日英國只能寄望歐盟「去戲劇化」及淡化雙方爭端,讓文翠珊政府有「名無讓步,實有退縮」的下台階,以避脫歐跳崖之險。

文翠珊在薩爾斯堡被歐盟各國領袖「突襲」後,在20日的記者會顯得有點慌忙。(路透社)

上文節錄自第130期《香港01》周報(2018年9月24日)《難改歐盟立場 瀕臨脫歐跳崖 英國唯一出路是低調退讓》。

更多周報文章︰【01周報專頁】
《香港01》周報各大書報攤及便利店有售。你亦可按此訂閱周報,閱讀更多深度報道。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