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經濟】各大平台打造社交屬性 人際交往進入新時代

撰文:張家佳
出版:更新:

早前,內地在三個月內發生數宗滴滴順風車女乘客受到司機侵犯殺害的案件,震驚社會。事件經過持續發酵,如今慢慢沉寂下來,但滴滴的業務已飽受詬病,大打折扣。除了監管力度不足、司機資質考核不嚴等安全因素,人們還談論滴滴提出的順風車社交概念,隨着曾經被寄予厚望的滴滴「花木蘭」—順風車掌門人黃潔莉被免職,她提出「以陌生曖昧異性社交模式」為噱頭的行為更被口誅筆伐。
但是在共享經濟時代,愈來愈多共享經濟平台試圖倡導新社交模式,這些平台該如何監管,這種人際關係該如何定義?

滴滴順風車讓私家車成為一個半公開、半私密的社交空間,這是一個非常有未來感、非常sexy的場景,我們從一開始就想得非常清楚,一定要往這個方向打。

內地網約車平台滴滴順風車事業部總經理黃潔莉2015年在一個專訪中構想了如此的場景。

滴滴除卻推出順風車搭車服務,還一直致力於搭建社交屬性。(視覺中國)

三年多來,滴滴運用一系列行動實踐了這個場景,除卻推出順風車搭車服務,在互聯網上搜索關鍵詞「滴滴」、「活動」,便可發現一系列諸如「單身狗的七夕破壞之旅」等社交活動,讓乘客們坐車的同時結交朋友,甚至相親。可見,滴滴順風車平台其實一直致力建立其社交屬性。前年,滴滴就打出「不僅是順風,而且還順眼」、「不怕貼標籤,就怕你不約」等廣告。司機和乘客的身份界限被打破,讓搭車成為變相交友。近期滴滴順風車的案件觸目驚心,引發的大眾討論,除了集中在乘車安全、監管漏洞方面,人們對滴滴可以社交的功能作負面評價,認為這是安全漏洞之一,已經淪為一些別有居心的司機,乘機挑選乘客侵犯的工具,滴滴倡導的社交,似乎變成「狩獵式社交」。

滴滴順風車的案件觸目驚心,讓人們對共享經濟平台打造社交屬性產生質疑。(視覺中國)

其實,共享經濟平台擁有的社交模式存在已久,可以簡單概括成「O2O(Online to Offline,線上對線下)加P2P(Peer to Peer,個人對個人)」,基本上的流程是顧客自行通過共享平台,尋找滿足自己要求的服務者,兩人可以進一步發展關係,最後達到社交目的。我們可以看到,共享經濟狂潮席捲下,除了順風車,共享單車、共享充電寶,乃至公用的工作、居住空間等一系列服務模式,也正如火如荼開展社交功能。有專家曾斷言共享經濟將會改變未來生活方式,果不其然發生了,並且首當其衝在社交上體現。例如,網約車的司機一般都是兼職,來自各行各業,因此他們除了履行司機職責,還能和乘客聊天、交朋友;出行住Airbnb的時候,接待的不是禮貌卻冷漠的酒店工作人員,而是熱情好客的當地人房東,你可以通過他們了解當地文化,結識更多當地人;共享辦公室例如WeWork、裸心社等,讓不同領域的人一起工作,碰撞靈感,乃至互相合作;甚至小至一些共享充電寶平台,推出功能,可以讓用戶把喜歡的圖片或者視頻,通過掃碼上傳的方式,展示在來電共用的充電寶的大熒幕上。

Uber亞太區總經理Amit Jain提供的數據顯示,在過去12個月,Uber在香港投放超過2,000小時舉辦司機夥伴社群活動,讓他們可以在重要場合及節日共聚一堂。

共享經濟平台使用者Lily是上海一家廣告公司的設計師,每天騎共享單車上下班,她和丈夫Daniel在共享辦公室WeWork結識。「當時,我們同用一張辦公桌,每天都可以面對面交流,也許這樣就培養出了感情吧。」Lily認為,當人們開始分享一些東西的時候,也有情感上的交流,這是共享經濟和傳統經濟模式的不同,也正因為這些交流,平台開發者發現了其中的社交屬性,並開發了共享經濟擁有社交功能的潛能。

共享經濟帶來的核心價值,除了將閒置的資源分享,還有建立新型的人際交往模式。有別於傳統互聯網交友,共享經濟還會提供更多線下接觸的機會,讓人際關係不僅僅存在於虛擬網絡中。共享經濟為這種交際關係找到了一個切入點,讓共同使用平台的人得以結識,從而進一步交流交往。

繼續閱讀:

【共享經濟】回歸社交本質  商業交易不等同於交流

上文節錄自第130期《香港01》周報(2018年9月24日)《交流作噱頭 致網約車之殤  共享經濟下社交淪商品?》。

瀏覽更多周報文章︰【01周報專頁

《香港01》周報各大書報攤及便利店有售。你亦可按此訂閱周報,閱讀更多深度報道。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