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支禿筆 千幀視像

最後更新日期:

一支禿筆,猶勝千幀視像。住男生宿舍時同學之間最爭相傳閱的暢銷書是情色雜誌。最初吸引我眼球的是體態撩人的封面女郎,但追了幾期之後,發覺封面誘人的裸女總是千芳一色,霎眼即逝。最撥動心靈的不是春光明媚的圖片,而是純文字的情色故事。書寫這些故事的文字工作者一定是女性,否則怎能描寫得這樣細緻動人;在淋漓奔放中含蓄的留白,讓一千名讀者想像出一千種不同的旖旎春光。

撰文:楊志剛

「欹枕釵橫鬢亂,起來攜素手,試問夜如何,夜已三更。」二十個字,無限想像。旺角美少女的解讀是:當晚搞到很夜,起身懶慵慵地問他:「依家幾點鐘啊?吓!半夜一點啦,死啦返屋企實被阿媽鬧死呀。」清純的校園女文青紅着臉低着頭說:「我也不清楚這幾句話的意思。是否手拖手行街行到三更半夜?」但如果真的不明白, 又何須含羞答答? 全球最佳攝影師都不能用鏡頭演繹這樣的文字。這解釋了為何情色文藝高手從來不會在文稿加插春光圖。

情色故事能夠昇華成為文藝,才能讓躲在宿舍偷偷閱讀的逃學男生除了享受無限的情色想像之外,還多了一絲自我文青的陶醉。史上最暢銷的情色小說《五十度灰》(Fifty Shades of Grey)出售逾一億冊,作者就是英國版瓊瑤再加色情;是莎士比亞寫不出的,曹雪芹是不屑寫的。《五十度灰》一紙風行,於是好事者將其拍成同名電影《格雷的五十道色戒》,去年在港上映,我拒絕去看,因為曾經後悔。

多年前我讀了姜戎的名著《狼圖騰》,該書其中一章描述蒙古草原狼佈陣圍剿大群戰馬。狼馬奔騰嘯聲裂天的磅礴萬千,是我閱讀過的文字中視覺觀感最震撼的一幕,使我以後每逢見到馬匹,都會引發無限的情景想像,神馳大草原。2015年該書由法國導演和中國合作拍成電影,我忍不住入場觀看,看完後原作透過文字賜給我的無限想像消失了,我的想像再也不能超越戲院銀幕在我腦海種下的視覺回憶,視覺圖像局限了個人的想像,統一了一萬個觀眾的集體想像。

文字的優勢在於提供無限想像的樂趣,電影的優勢是讓觀眾在零想像的情況下感到無限樂趣。荷里活大明星湯告魯斯的《職業特工隊》由1996年開始至今已拍了六套,22年之間我亦看足六套,最新一套剛在上月觀看。六套電影的主題是什麼,有何情節,我盡最大努力回憶,腦海仍然一片空白。唯一的視覺記憶,是每套電影都有飛車追逐場面。上月最新的那一套,除了指定的飛車追逐場面,居然還保留了22年來不斷重複的情節:核子彈即將爆炸、炸彈上的計時器正在倒數,要剪斷炸彈上的電線卻不知道剪哪一條,在千鈞一髮的最後一刻,傷痕纍纍的靚仔英雄剪斷了電線,人類避過核爆災難。

這套電影帶給我的唯一想像,是導演給全球觀眾開了一個大玩笑之後的洋洋自得。我幾乎能夠感覺到該片的導演在笑:橋唔怕舊,只要你受。我就是沿用最陳腔濫調的飛車和核子彈,觀眾還是看得如癡如醉,毋須想像。在文字的世界裏,飛車和核子彈倒數的橋段,是無論如何過不了關的。

 

上文刊登於第127期《香港01》周報(2018年9月3日)《一支禿筆 千幀視像》。

更多周報文章︰【01周報專頁】
《香港01》周報於各大書報攤及便利店有售。你亦可按此訂閱周報,閱讀更多深度報道。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