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未來】代孕犬如生育機器 複製寵物不如支持領養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打從首隻複製羊多莉(Dolly)於1996年誕生後,廿多年來,先後有複製貓(2001年)及複製狗(2005年)的出現,複製動物亦從科研的初衷,逐漸轉化為治療寵物離世之痛的大眾生意。

這股潮流從韓國和美國蔓延至中國,北京基因公司希諾谷(Sinogene)預計,中國首隻複製貓將於今年第一季出生。然而,以大量胚胎和代母煉成這些空有軀殼而無記憶的貴價複製品,是否值得我們去追求?

複製寵物是自作多情或物有所值,可能你會認為這只是消費者的自由。但美國科羅拉多大學(University of Colorado)生物倫理學者Jessica Pierce卻提醒:「很多人把複製動物引起的爭議視為個人抉擇問題。但這抉擇不完全是個人的,因為不只是寵物狗會受影響,還包括更多獻身複製研究或工業、而我們難以看到的狗群。」

美國史丹福大學生物倫理學家Hank Greely認為,複製狗之所以不合倫理,在於狗隻遭受比自然繁殖更多的痛苦。例如在過程中或需為代孕犬注射荷爾蒙,伊利諾伊大學厄巴納—香檳分校(University of Illinois at Urbana-Champaign)獸醫系教授CheMyong Ko解釋:「這是人類體外受精(IVF)所用相同荷爾蒙,對狗隻不好,尤其是要不斷重複注射。」

有倫理學者形容,代孕犬就如生育機器。圖為一隻在秀岩剛做完手術的胚胎注入手術的代孕犬。(視覺中國)

秀岩堅稱沒有為代孕狗隻注射荷爾蒙,以刺激排卵,而絕大部分無法發展的胚胎也於妊娠早期死亡。Jeong聲稱,秀岩的技術比起13年前Snuppy誕生之時已大幅進步,他又指現時秀岩只需要在三隻代孕犬身上作多次移植,便能讓代孕犬成功妊娠,遠少於複製Snuppy時所需過百隻代母:「透過科研,我們把狗隻受壓的情況減至最低。」

但有科學家質疑秀岩的說法,美國Whitehead Institute幹細胞及複製技術專家Rudolf Jaenisch說:「我不相信他們能做到只需三隻,複製本身嚴重缺乏效率,很多複製品不能要,有些在移植時就死亡,也可能遺傳不良表觀……當你從年長的動物抽取體細胞,放到將發展成胚胎和動物的卵子,這種較老的DNA不是自然繁殖的胚胎所有,整個過程或會出錯。」

孰真孰假,更重要的可能是反映了複製動物的行業不夠透明。香港中文大學生物醫學學院副教授李天立向路透社表示,中國只對實驗室研究使用動物有所規管,但未有特別規管複製動物:「對政府來說,複製是高科技行業,利潤高,自然十分支持。」事實上,美國也沒有相關條例,歐盟的規管亦只針對食物方面。

複製寵物正步進龐大的中國市場,然而科技倫理把關是否得力是一大疑問。圖為製造基因編輯嬰兒的中國科學家賀建奎。(視覺中國)

複製動物另一為人詬病之處,在於需要大量動物參與,才能成功誕下少數健康的複製品。希諾谷經理馮冲透露:「我們目前的複製效率大概在20%左右,即100個胚胎能生約20隻狗。」 Greely質問那些未有採用的複製品下場如何:「牠們到底是生而殘缺,還是胎死腹中?是否痛苦地出生?」首隻複製狗Snuppy誕生背後,黃禹錫便動用過千個胚胎,植入到123隻代孕犬,當中只有三次成功懷孕,其中一個流產;一個患上新生兒呼吸性窘迫症候群(neonatal respiratory distress syndrome),在出生三周後死亡;剩下的才是舉世矚目的Snuppy。

事實上,即使原來的狗健康正常,複製出來的狗也不一定沒有缺陷。2014年,某隻八歲大德國牧羊犬複製出兩隻狗,一隻健康,另一隻卻有顎裂和生殖器外部異常;翌年也有複製狗因肝臟和膽囊異常,出生當天就死亡。Pierce形容:「代孕犬有點像《侍女的故事》(The Handmaid's Tale)的情節,是狗隻版的生育機器。」

全球首隻複製狗Snuppy(圖右),就動用過千個胚胎,植入到123隻代孕犬而煉成。(Getty Images)

普立茲獎得主John Woestendiek曾在著作《Dog, Inc》中揭露複製狗行業的內情,他質問:「這世界已有這麼多被人遺棄的狗隻迫切需要得到照顧,我們是不是還要創造更多呢?」

《華盛頓郵報》曾問Woestendiek,若芭芭拉複製愛犬前先向他諮詢會有何意見,他答道:「我會大大聲說不。她至少要先理解複製過程中其他狗隻所受的傷害。我會叫她撫心自問:複製是為了什麼。原本的狗?顯然不是;複製狗?也不是;為了自己?好可能是。」

複製不如領養

在芭芭拉透露了Scarlett和Violet的身世後,一些動物權益組織就在Twitter發起了「#adoptdontclone」運動,呼籲有寵物離世的主人以領養流浪狗取代複製愛犬。「那些付10萬美元創造一隻新狗的人,似乎忘記了有很多狗隻都無人照顧。考慮到動物權益,我們反對任何以商業為由複製動物,這些聲稱可複製已逝寵物的公司,只是向傷心欲絕的主人許下不實承諾來圖利。現時有數以百萬的貓狗無家可歸,毫無必要複製寵物。」 Humane Society動物研究議題項目經理Vicki Katrinak說。

當現時仍有大量寵物遭棄養待領,複製寵物又是否最好選擇?(鄭子峰攝)

Pierce則補充,支持領養、拒絕複製寵物,並不單單為救助流浪動物,而是要糾正錯誤觀念,例如所謂純種狗更聰明、好動、美觀、有紀律等,或以為只要在狗隻身上花大錢就可以得到想要的結果:「複製寵物更深層地改變我們的文化如何看待狗隻,將令狗隻更加被視為只是購買或收集的物品,又或是支撐我們心靈的物件。」

Pierce批評這些動物複製公司只是「販賣一種假象」:「他們在販賣一種夢想,以為可以永遠不需要說再見,但無論對造夢者還是用來複製的動物,這個夢都不健康的。失去寵物或難以接受,但也無可避免。為什麼要把痛苦擴散至那些用作複製的狗隻,在我們與狗隻之間的關係上只想到自己?」

上文節錄自第146期《香港01》周報(2019年1月14日)《空有軀殼 實無記憶 複製寵物:販賣情感》。

相關文章:
複製寵物販賣情感 空有軀殼無靈魂

瀏覽更多周報文章︰【01周報專頁
《香港01》周報於各大書報攤、OK便利店及Vango便利店有售。你亦可按此訂閱周報,閱讀更多深度報道。

延伸閱讀:
​最後雄性北方白犀牛已死 仍有望避免絕種?
收容所承載生命 負責人付出廿年︰救命無得收手 毛孩尋找新主人 待領養就是「二手貨」?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