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層醫療.五】一局綁五會 透明度不足需改變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輔助醫療業管理局於1981年根據《輔助醫療業條例》成立,監管各個輔助醫療專業及執行相關條例。現時,管理局轄下有五個管理委員會,包括醫務化驗師、職業治療師、視光師、物理治療師及放射技師,各自負責有關專業註冊、投訴等事宜。有業界人士質疑管理局透明度不足,而且五個醫療專業有不同發展方向,可是卻被「一局五會」的機制所綁緊。管理局、委員會之間關係,以至是否拆牆鬆綁,都是值得探討的議題。

現時法例規定,輔助醫療業管理局所有成員全數由行政長官委任,包括主席、副主席及不超過4名公職人員,再按香港大學、中文大學、理工大學提名而委任各1人,及從5個專業中各委任1人,以及其他4名非公職人員。輔助醫療業管理局轄下的每一個專業須設立一個委員會,由不少於9名及不多於12名成員組成。每個委員會主席由行政長官從管理局成員中委任,而成員當中,行政長官會分別按香港醫學會及英國醫學會香港分會各自提名而委任1人,須為註冊醫生,其餘成員則由具備專門資格或相關專業的從業員擔任。

委員會業界聲音弱

「物理治療起動」發起人列明慧形容,現時香港的輔助醫療體系是一種完全封閉的制度,業界聲音難以進入委員會,遑論商討改革。她表示,現時五個輔助醫療的範疇及發展各有不同,管理局卻將五個職系綁在一起,很多議題必須五個委員會達成共識,再提交上管理局討論。既然現時醫務委員會也有業界選舉代表,她質疑為何輔助醫療業管理局不能。另外,現時每個輔助醫療的專業只能派一名代表進入管理局的情況亦不理想,而物理治療師管理委員會主席及成員都是政府委任,並非業界投票選出。她更指委員會主席較早前是醫生出任,今屆更是會計師,有「外行管內行」的情況。

列明慧認為香港的物理治療已發展二十多年,業界已有完善自我監管能力,而且專職醫療獨立監管是世界趨勢,澳洲、加拿大等地的物理治療監管機構,主席均由業內人士出任,以達致「專業自主」,也有加入業外成員平衡規管。《醫療人力規劃和專業發展策略檢討報告》(下稱《策略檢討》)建議加強五個輔助醫療專業在基層醫療服務的角色,當中包括跨專業合作的元素。可是,現時機制無論透明度、代表性及問責性均不足,令很多議題缺乏足夠討論。

她批評「一局五會」結構架床疊屋,而且委員會透明度低,開會議程、商議結果、醫療操守判決等均未有對外公布,這亦是業界一直未能「專業自主」的原因。她表示,業界及相關委員會討論多年,更曾就改善職系架構作出諮詢研究,但最後卻不了了之。若然要推動相關建議,必定涉及修改法例、守則,可是這些議題均由輔助醫療業管理局處理,每個輔助醫療專業只有一名代表,且相關委員會又直屬輔助醫療業管理局,在透明度不足情況下,列明慧質疑業界的聲音能否進入管理局討論。

「物理治療起動」發起人列明慧形容,現時香港輔助醫療體系是一種完全封閉的制度,業界聲音難以進入委員會。(朱潤富攝)

不單是物理治療師,香港理工大學眼科視光學院副學院主任林國璋對於視光師管理委員會的組成亦存有疑問。他指出,法例規定委員會需要有1名醫生在內,但這做法是因應法例在1996年推出時的情況,而委員會目標應該是與時並進推動業界發展。林國璋認為委員會多年來都由醫生擔任主席,近年才開始作出改變,這是由於視光師專業經多年發展日趨成熟,專業才開始受到重視,但委員會的組成仍有改善空間,如加入市民參與以增加透明度。

強制進修難以推動

除了探討完善現時輔助醫療轉介制度外,業界爭取的另一改革目標是強制性持續進修。醫療人力規劃和專業發展策略檢討督導委員會在《策略檢討》中提及,持續專業進修不應只屬自願參與性質,亦不應規定只有專科人員才須參與,且建議規定應廣泛推行,最終成為法定註冊醫療專業人員必須遵從的強制規定。委員會認為,可研究透過專業守則等方式,將規定成為其專業標準,並設立機制監察醫療專業人員是否符合這些規定。

香港執業眼科視光師協會會長詹振邦認為,不論是視光師或其他醫療專業,強制持續進修有其重要性。(高仲明攝)

「我自己1990年代畢業,學習的事物都有轉變,當然要進修。」香港執業眼科視光師協會會長詹振邦認為,不論是視光師或是其他醫療專業,強制持續進修有其重要性,在知識上緊貼科技發展,例如近年的光學相干斷層掃描、白內障晶體改良等技術不斷改變,「如果你唔進修又點會知,溫故知新」。他指現時視光師續牌沒有強制進修的要求,課程只屬自願性質報讀,「畀錢就得,唔需要交代」。他直指推行的最大阻力來自醫生,現時只有專科醫生需要強制進修,但由於普通科醫生仍未推行,因而令其他專職醫療職系要「等」。

輔助醫療業管理局回覆指,政府在2017年公布的《策略檢討》涵蓋《輔助醫療業條例》下規管的五個專業,管理局及委員會已就相關建議,包括討論強制持續專業發展計劃及展開跟進工作。管理局及委員會原則上支持推行強制持續進修,現階段各委員會正草擬詳細執行計劃,待完成計劃後再交由管理局審議,而五個委員會不需要同步劃一執行日期。

可是,實施自願持續進修計劃已十多年,目前仍在草擬強制計劃的執行細節,似乎過於緩慢。另一方面,無論是管理局或是各輔助醫療委員會的組成,醫生與輔助醫療專業各持不同立場,若商議過程爭議太大,是否應作出檢討,而非避而不談?輔助醫療業界聲音難以傳達至管理局、強化專業自主等方面的問題,也是當局必須正視的。

醫療科技發展日新月異,強制持續進修有其必要性。香港物理治療學會會長彭耀宗認同物理治療師需強制進修,與科技及新研究成果接軌,例如以往中風病人防跌訓練,主要集中平衡力,但有新研究發現,病人走路時通常被其他事物分散注意力以致跌倒,因此需要同時接受平衡、步行及認知三方面的訓練。他坦言若沒有強制持續進修,部分畢業已久、年資較高的物理治療師便會與最新研究及科技發展脫軌,未能為病人提供更佳的治療。

林國璋亦是輔助醫療業委員會成員。他認為若要推動或修訂與視光師業界相關的法例,需要得到5個輔助醫療專業同意,這會窒礙眼科視光學發展。他舉例說,醫療學科應該需要有定期進修課程,以與時並進提升質素,並需要修畢後才能繼續執業。

早於2004年,各輔助醫療專業已推行自願性進修計劃,但符合持續專業發展計劃指定要求的人數佔註冊人數的比例長期不足一成。例如,視光師註冊數字只有2,180人,該專業的自願性持續專業進修計劃於2004年11月1日推行,但截至2015至16年度符合人數只有138人,物理治療師所佔比例更少,在2,956人中只有166人符合資格。(見上表)

林國璋說,視光師業界每年均會籌辦多個進修課程,推動強制進修絕對可行,而視光師管理委員會亦已提出將自願性持續進修改為強制性的建議。然而,輔助醫療業管理局認為其他範疇的專業目前難以推行,故拒絕是項建議。林國璋認為要求所有輔助專業發展同步有困難,可是當個別專業的委員會提出不同建議後,去到管理局討論便難以落實。

相關文章:
【基層醫療.一】公院爆煲 輔助醫療系統卻「懷才不遇」
【基層醫療.二】香港何時才有全民眼檢? 學者籲先擴展學童驗眼
【基層醫療.三】眼科醫生:視光師需先消除內憂
【基層醫療.四】物理治療專業 「免轉介」打破限制

上文節錄自第155期《香港01》周報(2019年3月25日)一局綁五會 透明度不足需改變》。

瀏覽更多周報文章︰【01周報專頁
《香港01》周報於各大書報攤、OK便利店及Vango便利店有售。你亦可按此訂閱周報,閱讀更多深度報道。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