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成令和】日本皇室的「厭女症」 登基儀式、繼位天皇通通無份

最後更新日期:

4月30日,日本明仁天皇宣告退位,始於1989年1月8日的「平成」時代正式落下帷幕。5月1日,德仁天皇參加「劍璽等承繼之儀」,開啟了「令和」時代。

依據日本《皇室典範》規定,女性皇室成員不得出席登基儀式,因此,德仁天皇結髮二十六年的妻子雅子並不在現場。不過,安倍晉三內閣唯一的女性成員、負責地方創新和性別平等相關事務的內閣府特命擔當大臣片山五月卻參加了儀式,成為現代歷史上首位出席天皇登基儀式的女性。皇室與民間的一退一進形成鮮明對比,也再度引發了民間對於皇室性別觀落伍之批評聲浪。

撰文:劉冉

女性皇室成員不得出席登基儀式,連皇后也不得參與。(路透社)

目前,日本女性皇室成員不能繼承皇位,婚後必須脫離皇室,子女也自然不再有皇位繼承權。不過,近年來因皇室後繼無人而多次引發關於女性繼承皇位的討論,公眾輿論也強烈支持女性天皇;《朝日新聞》曾有一項民意調查顯示,有超過四分之三的受訪者支持女天皇。日本官房長官菅義偉亦表示,國會將會在德仁天皇繼位後開始討論皇位繼承制度改革問題。然而,要成功撼動傳統派的力量、推動男女平等的繼承制度恐怕仍是言之尚早。

菅義偉表示,國會將討論皇位繼承制度改革問題。(路透社)

反對女性繼承天皇的保守派常以「傳統」來為皇室中赤裸裸的性別不平等辯護,但將繼承權限於男性卻是近代產物。在日本過去125代有歷史記載的天皇中,就曾有過八位女性天皇。雖然女天皇多是在沒有合適男性繼承人選之時,為緩和政治衝突而作為過渡角色登基,但她們確實手握實權,也不乏元明天皇、持統天皇這種展現出足以名垂青史的政治魄力與治國才幹的例子。

更何況,被奉為天皇始祖的天照大神,在傳說與歷史記載中亦多被視為女性;至於古代日本邪馬台國女王卑彌呼的統治,也並未因性別而受到質疑。然而,明治維新之後制定的《皇室典範》及戰後修訂的版本,均明確否定了女性繼承天皇的可能性,這不能不說是基於近代性別價值觀而對歷史傳統的重新建構。

天照大神(後)在傳說和歷史記載中,均被視為是女性。(網上圖片)

文藝創作心照不宣的「禁忌」

日本影視文藝作品中極少出現與近現代皇室有關的內容,近年來,皇室戲份較多的政治類影片大約是2015年上映的《日本最漫長的一天》。這部電影講述了二戰結束之時至關重要的「宮城事件」:陸軍少壯派軍官為阻止昭和天皇無條件投降而發動政變,企圖奪走天皇向國民宣告投降的錄音,最終叛亂在一日之內被平息,戰爭亦隨之終結。同年播出的電視劇《天皇的料理人》講述了大正及昭和時期宮內省廚師長秋山德藏的生平。不過在這兩部作品中,天皇都是作為故事背景而存在。也許正是因為這種文藝創作中心照不宣的「禁忌」,2017年出版、直接描寫昭和天皇生平的漫畫《昭和天皇物語》曾一度引發熱烈討論。

【告別平成・經濟篇】昭和模式神話失靈 凍結了的30年
【告別平成・社會篇】女性就業與少子化 經濟崩壞改寫家庭模式

漫畫《昭和天皇物語》曾在日本引發熱烈討論。(網上圖片)

日本皇族將厭女症制度化

歷史愈久遠,禁忌愈薄弱;天照大神與卑彌呼都是動畫、漫畫和影視作品中常出現的角色。 有關歷史中皇室的作品相對較多,但談及女天皇的作品仍不算多見。日本放送協會(NHK)曾推出古代史時代劇三部曲,其中石原里美(日本漢字稱石原聰美)主演的《大佛開眼》講述孝謙天皇(退位後又重新登基為稱德天皇)年輕時的故事,並描繪出聰穎純情又勤政愛民的形象,可說是為歷史中「風流女帝」的形象翻案。以「少女漫畫」著稱的里中滿智子亦曾以孝謙/稱德天皇為主角,創作了四卷本的《女帝手記》。她從1983年開始連載至2015年的作品《天上之虹》,則以持統天皇為主角。這部跨越三十多年的長篇歷史作品常被批評不符合史實,但它從女性視角切入歷史,對眾多女性角色都有着十分細膩的描繪,反映了男性作者也許難以準確捕捉的掙扎與痛苦。

NHK曾推出古代史時代劇三部曲,其中《大佛開眼》講述孝謙天皇年輕時的故事,可說是為歷史中「風流女帝」的形象翻案。(劇照)

從統治高天原的天照大神,到八位女性天皇,再到如今不僅無法繼承皇位、甚至連登基儀式也不獲參加的皇室女性,日本皇室中兩性地位的現狀,顯然並不是歷史傳統遺留的問題。著名女權主義學者、社會學家上野千鶴子在其2010年的著作《厭女症》一書中曾用整整一個章節來分析「皇室的厭女症」,毫不客氣地指出:「所謂皇族,就是將厭女症露骨地制度化了的一個家族。」

上野千鶴子曾批評日本皇族「就是將厭女症露骨地制度化了的一個家族」。(美聯社)

【告別平成・社會篇】由紙醉金迷到斷捨離 折射日本人的昭和鄉愁
【告別平成・政治篇】兩代首相小泉與安倍 和平隙縫裏尋國族認同

皇族對男性不加掩飾的偏愛,也體現在嫁入皇室的女性的坎坷命運中。明仁天皇的平民皇后美智子曾因壓力過大而患上失語症;德仁天皇的皇后雅子因生不出男孩的壓力和無法適應皇室的嚴苛規矩而患上抑鬱症,這早已不是什麼秘密。與普通國民相比,皇室對男性繼承人的執念更顯得格格不入。畢竟,雖然中國與韓國民眾都偏好男孩,但同為東亞文化圈的日本人卻在近代體現出對女孩的偏愛。從上世紀八十年代以來,當日本的社會調查問到「如果只能生一個孩子,你想要男孩還是女孩」時,選擇女孩的人數都較男孩多。這未必體現了性別平等,更多是經濟方面的考慮:一方面是因為培養男孩花費更高,另一方面則因為人們更期待女孩為自己養老。相較之下,毋須擔心消費和養老問題的皇室所體現出的性別偏好,也許更準確地反映了經濟壓力之下掩蓋的社會文化價值取向。

德仁天皇的皇后雅子曾因生不出男孩的壓力和無法適應皇室的嚴苛規矩而患上抑鬱症。(路透社)

正如上野千鶴子指出,《皇室典範》實際上與規定男女平等的日本憲法直接衝突,是藉傳統之名對皇族成員人權的漠視,也是要求他們作出不近人情的犧牲。只要日本仍將皇室視為國民的家庭範本,「日本社會就無法從深植於皇室中的厭女症中得到自由和解脫」。

上文刊載於第162期《香港01》周報(2019年5月14日)。原標題為《從「天上之虹」到「厭女症 日本皇室的性別觀》,網上標題為編輯重擬。

更多《香港01》周報相關文章:
【平成令和】日本的「劃時代」和「劃時代」的日本
【平成令和】曖昧的日本人 從「心照不宣」 中去把握真

更多周報文章︰【01周報專頁】
《香港01》周報於各大書報攤、OK便利店及Vango便利店有售。你亦可按此訂閱周報,閱讀更多深度報道。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