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藥劑師.二】未能善用職能 難以為爆煲公院紓壓

最後更新日期:

藥劑師作為醫生的「左膀右臂」,肩負著核實醫生處方、調校劑量、檢視病人藥物是否相沖等「守門人」工作。但偏偏是在醫療體系這樣一個重要的角色,卻出現了人手供求的怪圈:整體行業人手將出現過剩,甚至出現「畢業即失業」的情況。

但與此同時,公立醫院內的藥劑師卻做無停手。藥劑部每日門庭若市,藥劑師在現行人手比例的限制下,除了難以為多重用藥的病人詳細指導用藥外,又如何在一定程度上限足了臨床藥劑服務的發展,阻截了為公院紓壓的契機?

【《藥劑師職能遭輕視 醫療系統難減壓》三之二】

上接文章:【藥劑師.一】醫生左膀右臂豈止配藥 人手過剩公院反做無停手?

雖然任職公院的藥劑師佔整個藥劑師行業人數近四分一,但藥劑師與病人的比例在眾多專職人員之中屬偏低。(高仲明攝)

藥劑師人手比例偏低

現時醫管局轄下共有629名藥劑師,雖然按2017年《人力檢討》的數字計算比例,這群藥劑師佔整體近2,700名的註冊藥劑師人數近四分之一,但面對龐大的求診人數,藥劑師與病人的比例仍是偏低。

根據立法會數字顯示,醫管局轄下七個聯網醫院、過去三年不同專職醫護人員與病人比例之中,藥劑師的比例最低。以港島東聯網為例,每1,000名住院病人只有0.6名藥劑師,若聯同日間病人計算,比例更降至0.4名。相比其他專職醫療體系,如物理治療師、放射技師等,藥劑師比例少近一半(見表)。醫管局回應指,現時轄下公立醫院的藥劑師聘用及人手供應正常。

新服務拓展遲緩

公營醫療體系藥劑師與病人比例偏低,一定程度限制更多的藥劑服務拓展。在公立醫院擔任藥劑師的陳頌瑩指出,如果藥劑師僅僅負責在藥劑部核實處方或指導配藥等工作,人手供應自然充足,但若要拓展更多的臨床藥劑服務,便需要增加人手。以她所屬醫院為例,現正在個別專科推出「藥劑師診室」,單對單輔導專科病人用藥。

相較一般門診部的病人,專科病人多重用藥問題更為繁複,不按醫囑用藥亦更明顯。陳頌瑩在診室工作,平均需要20至30分鐘為病人梳理用藥問題,這並非門診短時間內可以解決。她指在任職醫院的現有人手分配下,診室工作只能由藥劑部三至四名藥劑師輪流擔任。故醫院的藥劑師診室在十年前發展至今,只有少部分專科的診室服務能夠恆常化,大部分服務只能停留在先導計劃階段。

【藥劑師.三】藥房藥坊藥行分不清 藥物教育需重視

公院藥劑師陳頌瑩所屬的醫院亦有推出「藥劑師診室」的服務,詳細指導專科病人的多重用藥問題。服務用意雖好,但礙於人手所限,診室服務只是在個別專科開展。(龔嘉盛攝)

配藥員與病人的比例卻是眾多專職醫療人員之中最高,比藥劑師高一倍。人稱「崔化」的香港醫院藥劑師學會會長崔俊明,在公立醫院擔任資深藥劑師多年。他指出,公立醫院未能拓展藥劑服務,某程度亦是因為管理層認為藥劑部「人手充足」,未有使藥劑師專注拓展藥物輔導及臨床服務工作。「如果將藥劑師只是用作對藥配藥,這樣看人手供應當然多!藥劑師只能在有限的人力物力中發揮角色,怎能做得更好?」崔俊明形容,現況儼如巧婦難為無米炊。

除了門診配藥服務外,住院病人亦應有臨床藥劑師參與治療。臨床藥劑師不僅處理基本核實處方工作,而且會與醫生巡房,共同制定藥物治療計劃及整合用藥等。臨床藥劑服務首先於瑪麗醫院推行先導計劃,醫管局在2010年正式投放資源,加強臨床藥劑服務。因腫瘤科及兒科病人涉及的治療方案較為複雜,故現時公立醫院這兩個專科均設有臨床藥劑服務。根據政府資料,在2018至19年度,醫管局將會增聘25名藥劑師在兩個專科中。

資深藥劑師崔俊明認為,臨床藥劑服務在港發展仍然緩慢,其中原因之一是體制仍主張以醫生解決問題的思維。(資料圖片/羅君豪攝)

【藥劑師.四】發揮職能需賦權 醫藥分家討論卅載為何淪空談?

臨床職能遭輕視

對比外國臨床藥劑服務普及,崔俊明慨歎,連同先導計劃,臨床藥劑服務在本港公立醫院已經實行超過十五年,但仍主要局限在兩個專科內。「可以說臨床藥劑服務在這兩個專科特別見效,但即使恆常化後,每個科都只有兩三個臨床藥劑師駐守。」他強調,當病人同時接受多個專科診治時,臨床藥劑師可以提供全面的藥物照顧角色,因為專科醫生多數難以精通其他專科的用藥,加上診症時間有限,遑論為病人詳細講解藥物疑難,甚至觀察病人用藥反應。

崔俊明所屬學會早年曾向管理層反映擴展臨床藥劑師服務到其他專科,卻因「人工貴」而被駁回。他認為,相關回覆反映體制內主張以醫生解決問題的思維,「人工貴不貴只是一個相對的概念。論人工,藥劑師一定比醫生便宜,如果體制內覺得藥劑師只是需要配藥及核實處方,不要求他們解決病人複雜、多專科的藥物問題,這樣的衡量當然覺得藥劑師貴啦!」

現時病人從急症室入院,再轉入內科病房時需要進行「藥物回顧(Medication Review)」,往往十分耗時,變相加重醫護人員的負擔。(資料圖片/羅俊豪攝)

藥劑師的知識、人手都足以應付基本的藥物回顧工作,讓醫生騰出更多時間在診斷上。這何嘗不是解決了一部分人手不足的問題,挽救了一部分的公營醫療?
香港醫院藥劑師學會會長、公院資深藥劑師崔俊明

早前公營醫療體系因流感高峰期而多處「亮紅燈」,再次突出醫護人手不足問題。崔俊明發現,整個醫療體制並沒有充分發揮藥劑師在病房的角色,減輕公營醫療的負擔。他舉例,病人從急症室入院,再轉入內科病房時需要「藥物回顧(Medication Review)」,醫護人員需詢問病人過往用藥情況並作記錄,可是現時大部分病房並未有常設藥劑師,這個工序遂交由醫生或護士擔任,耗時之餘亦未必能詳細了解病人多重用藥的情況。

崔俊明認為,這個工序絕對可以由藥劑師擔任,「醫生往往會專注問病癥,而且他們亦未必有很多時間逐樣用藥詳細查詢。」他認為比起討論增加醫生、病床等遠水救近火措施,讓藥劑師上病房更能立竿見影。「藥劑師並不是『藥神』,不能拯救整個公營醫療體系。但他們無論在知識、人手都足以馬上應付這些工作,騰出更多醫生時間用在診斷上。這何嘗不是解決了一部分病房擠迫、人手不足的問題,挽救了一部分的公營醫療?」

上文節錄自第162期《香港01》周報(2019年5月14日)《藥劑師臨床職能遭輕視  公院紓壓奇兵乏用武之地》。

重溫《香港01》周報有關藥劑師的專題報道:
【藥劑師.一】醫生左膀右臂豈止配藥 人手過剩公院反做無停手?
【藥劑師.三】藥坊藥行分不清 藥物教育需重視
【藥劑師.四】發揮職能需賦權 醫藥分家討論卅載為何淪空談?

更多周報文章︰【01周報專頁】
《香港01》周報,各大書報攤、OK便利店及Vango便利店有售。你亦可按此訂閱周報,閱讀更多深度報道。

更多《香港01》周報有關醫療政策的評論文章:
【基層醫療.一】公院爆煲 輔助醫療系統卻「懷才不遇」
【基層醫療.二】學者籲先擴展學童驗眼 香港應否有全民眼檢?
【基層醫療.三】眼科醫生:視光師需先消除內憂
【基層醫療.四】物理治療專業 「免轉介」打破限制
【基層醫療.五】一局綁五會 透明度不足需改變
【紓緩治療.一】認知不足拒了解 對死忌諱更可怕
【紓緩治療.二】單靠社區難成事 生死教育被忽視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