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上海歌后姚莉與世長辭 一生見證華語曲興衰

最後更新日期:

2019年7月19日早上,一代歌后姚莉與世長辭,安息主懷,享年96歲。她的一生見證華語流行曲的興衰,跨越數個年代,是當代音樂的寶庫,更是中國人之光(指歷史、文化、傳統層面上的「中國」)。

撰文:鍾一匡@鍾氏兄弟

要數姚莉的威水史,真的不知如何說起。姚莉(原名姚秀雲),與周璇、白虹、白光、龔秋霞、李香蘭、吳鶯音等齊名,並稱「上海歌壇七大歌星」。她在上海出道時只有13歲,起初隨舅父到電視台作業餘表演。上世紀三十年代,姚莉在「金嗓子」周璇和其丈夫嚴華的提攜下加盟百代唱片公司(EMI),灌錄了第一首歌曲《賣相思》,歌唱事業開始如日方中。

姚莉為「上海歌壇七大歌星」之一,她在上海出道時只有13歲。(網上圖片)

後來,姚莉引薦哥哥姚敏加入EMI。姚敏乃作曲天才,初期擔任歌手,與姚莉組成兄妹班,後來獲發掘從事作曲,為姚莉撰寫了不少膾炙人口的經典金曲,如《得不到的愛情》、《春風吻上我的臉》、《桃花江》、《雪人不見了》、《風雨交響曲》、《哪個不多情》等。

此時,姚敏與姚莉更大膽引進歐美的爵士曲風入當時的「時代曲」,配上國語歌詞,以及羅致當時居住在中國的白俄羅斯樂手錄音,令華語歌曲瞬間變得時髦,確實具前瞻性。

姚莉最為人熟悉的金曲就是1940年的《玫瑰玫瑰我愛你》,由吳村作詞,陳歌辛(懷鈺)作曲,是1940年電影《天涯歌女》的插曲之一。歌曲推出後,姚莉一炮而紅,《玫瑰》一曲更被美國歌手Frankie Laine翻唱,英文歌名是《Rose, Rose, I Love You》,1951年4月6日發表,出單碟時的Side-B為姚莉的中文原版,姚莉的名曲在美國登上Billboard流行榜第三名,成為首位打入美國流行榜的華人歌手,風頭一時無兩。《玫瑰》一曲之後也由潘迪華、甄妮、鳳飛飛、梅艷芳、王若琳等多名歌手翻唱,在九十年代更成為劉鎮偉編劇的同名電影,令新一代的年輕人也開始熟悉這首歌。

另外,姚敏、姚莉兄妹合唱《恭喜恭喜》也是相當有趣。這首歌原本是作曲家陳歌辛在1946年創作和發表,慶祝抗日戰爭勝利,後來因時值戰後首個農曆新年,成為全球華人的經典賀年歌曲,唱頌至今。

此外,姚莉在四十年代曾於上海有名的「揚子飯店」當駐場歌手。現址易名「揚子精品酒店」,保留了一些「揚子飯店」的建築文物,也掛上了阮玲玉、姚莉、黎錦暉、陳歌辛等的相片,還有舊式留聲機和當年的麥克風,洋溢老上海風情。

姚敏(左)、姚莉兄妹合唱《恭喜恭喜》成為全球華人的經典賀年歌曲,唱頌至今。(網上圖片)

姚莉1950年移居香港,加盟香港的EMI,繼續推出唱片,在香港時期被譽為「銀嗓子」。她更成為五十年代最叱咤風雲的香港歌后,亦是最高銷量歌手之冠。最為人津津樂道的莫過於五、六十年代為電影明星「小野貓」鍾情作幕後代唱,有很多人到後期才知道,成為一時佳話。五十年代,美國歌手Patti Page在樂壇風靡一時,姚莉聽罷Patti Page的唱片後有所啟發,決定將原本比較嬌嗲及高音的嗓子轉變為沉實和低音,自此用這把聲線示人,而且受歡迎程度與日俱增。這把低沉聲線亦直接影響後期的靜婷、潘迪華、徐小鳳及蔡琴等歌手。

七十年代後,姚莉很少在幕前演出。(鍾一匡提供圖片)

兄長姚敏於1967年突然過世後,姚莉心痛欲絕,決定淡出歌壇,其後絕少在幕前唱歌。經EMI老闆遊說下,七十年代為多位時代曲歌手做監製。當時,姚莉不明白為何老闆要找她做監製,謙虛地說:「我都唔識音樂。」但老闆認為她富有音樂感,定能勝任監製一職,結果在她經手下捧紅了潘秀瓊、崔萍、靜婷、梁萍等歌手。此外,姚莉不會因為自己是大歌星的身份而驕傲,更甘願為後輩歌手在唱片中錄唱和音,可見姚莉的謙卑。

七十年代後,很少在幕前看見姚莉的演出。筆者有幸在九十年代和千禧年聽過她接受電台主持洪朝豐及甘國亮的訪問,以及參與一個由香港電台主辦的音樂會。該音樂會司儀無獨有偶是洪朝豐,姚莉當晚表現異常興奮,又唱又跳, 十分生猛,當時她應該七十多歲了。

我於2006年從美國留學回港,經弟弟Roger引介在教會認識大名鼎鼎的姚莉,原來她是一名虔誠的基督徒,我們頓時成為好朋友。教會散會時我們經常與姚莉一同在銅鑼灣的花園餐廳共進午飯,每次都會相聚三、四個小時,閒話家常,天南地北。我們發現雖然姚莉已退隱多年,對當代樂壇仍然非常關注(她曾分享:「我有聽容祖兒的。」),並有着獨特的見解。姚莉認為現在的歌曲旋律很難掌握,所以難以留下深刻印象,但她從來沒有貶低現今的流行曲,只是認為時代不同罷了。她對個別歌星亦讚不絕口,特別喜愛關正傑。

筆者於2006年在教會認識姚莉。(鍾一匡提供圖片)

2010年,剛巧鍾氏兄弟要灌錄《齊唱.吳秉堅之歌》大碟,其中《親愛主》一曲需要找合唱人選,當時我和Roger在車裏brainstorm,如果要找一個人能道出上帝在她生命裏的奇妙,以及扶持她度過人生的起起跌跌,非姚莉姐莫屬。但她已四十多年未踏足錄音室,而且經常拒絕開金口,連小鳳姐在演唱會誠邀她唱歌也不肯,所以我們已經打定輸數,預計她不會應承。

我們戰戰兢兢地邀請姚莉到淺水灣酒店一同晚飯,當提起錄音的事情,我說希望見到一個異象,就是Roger和姚莉姐能一起合唱這首福音歌,向非基督徒述說上帝的恩典。怎料她一口答應,並說:「就這麼一首歌吧?」原來,她從來未唱過福音歌,但希望藉着她的生命為主作見證,我們深受感動。我們仍記得進錄音室時,她那一把蒼老但仍然動人的嗓子,感染了錄音室內的每一個人,包括替我們彈鋼琴及編曲的Howard McCrary和錄音師Thomas Lo。那是我永世不能忘懷的錄音經驗。2011年12月,鍾氏兄弟在香港理工大學賽馬會綜藝館開音樂會時,姚莉是座上客,當Roger頌唱《親愛主》時,他突然走到台下把麥克風貼近姚莉旁邊,姚莉竟然鮮有地開金口,令場內每一位嘉賓都非常感動。

2011年12月,鍾氏兄弟在香港理工大學賽馬會綜藝館開音樂會時,姚莉鮮有地開金口。(鍾一匡提供圖片)

之後, 姚莉搬到了療養院居住,我和弟弟亦不時探望她。每一次見她,她都精神奕奕,而且十分精靈俏皮,經常和我們開玩笑,又與我們談論當下樂壇的情況。對上一次見她已經是數個月前了,她的身體狀況大不如前,十分虛弱。我們離開之前與她按手祈禱,祈求上帝祝福並守護她,想不到幾個月後她與世長辭。

姚莉留給後人的不只是她的金曲和對樂壇的貢獻,最重要是她那精彩的人生、謙卑的性情和對上帝的信靠。她認為人生都是上帝賜予的。我希望讀者看畢這篇文章,能到YouTube找一首姚莉的作品來聽(《愛的開始》、《雞尾酒》容易入口),然後把該歌曲傳給一位摰愛親朋,這樣姚莉的歌曲才得以傳承。

上文節錄自第172期《香港01》周報(2019年7月22日)《一代歌后銀嗓子姚莉》,網上標題為編輯重擬。

相關文章︰
【音樂】從卡式帶到CD 見證音樂載體興衰
《玫瑰玫瑰我愛你》原唱姚莉病逝 昔日上海灘再無「歌后」

更多周報文章︰【01周報專頁】
《香港01》周報,各大書報攤及便利店有售。你亦可按此訂閱周報,閱讀更多深度報道。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