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鈴木家的謊言.影評】善意謊話背後 隱藏溫情黑色幽默 

撰文:特約撰稿人
出版:更新:

常云,一齣電影,往往涉及特別的事和特別的人,《鈴木家的謊言》也不例外,人事發展由頭到尾都出人意表。不過,倘若站高一點,本片卻又十分寫實、貼地,所講正是當下社會面貌,而且切合香港現狀。
撰文:李美

單看片名「謊言」二字,彷彿預告電影會大玩日式扭橋,卻原來這是一齣帶有黑色幽默的溫情片,真正關鍵字乃是「家」。既編且導的野尻克己,初試啼聲便獎項滿身,憑本片拿下多項新導演獎,電影亦入圍多個年度「十佳電影」,足以證明這個改編自其真人真事的作品,如何深刻地觸動人心。

《鈴木家的謊言》改編自其真人真事的作品。(《鈴木家的謊言》劇照)

日本社會問題眾多,「隱青」、「隱中」不斷增加、自殺他殺同樣地多,加上經濟長期迷失,以致日本人亦迷失起來,繼而爆發無差別砍人、動畫公司縱火案等駭人新聞。電影觸及許多議題,談到個人如何與社會的問題交織、這座孤島究竟抑壓到什麼程度。歸根究柢,家才是最重要的,家人才是最親厚的對象,電影以戲載道老套真相。

步出影院,身邊觀眾不約而同慨嘆,片中情節豈不跟香港大同小異?廢青、廢老,本是一家人啊!用港產片來反思香港,或易當局者迷;若要旁觀者清,用日本視角來審視香港,不失為參考的對象。

所謂「鈴木家的謊言」,乃是一個「白色大話」(white lie)。本片震撼地由隱青長子浩一(加瀨亮飾)上吊自殺展開,發現事件的母親悠子(原日出子飾)意外昏倒,清醒後喪失記憶。為了安撫悠子,父親幸男(岸部一德飾)跟妹妹富美(木竜麻生飾)編作謊言,浩一終於走出房間,告別隱青生涯,並且遠走他國,過着愉快新生。誤信謊言的媽媽,以兒子為榮,嘉許他終於踏實做人。不過,謊言總有被揭穿的風險,而殘酷真相還告訴她,兒子不但未有改過自新,而且還刻意在自己面前吊頸而亡……單看以上情節,電影的矛盾張力已不言而喻。

母親悠子(原日出子飾)意外昏倒,清醒後喪失記憶。(《鈴木家的謊言》劇照)

事實上,這一家四口暗藏許多矛盾。其中,父子之間幾乎相對無言,不會互相溝通,兒子甚至會跳車、打老竇。兄妹關係亦不和睦,一個消極逃避,一個積極面對人生,妹妹更不忿媽媽偏愛窩囊哥哥。母親雖對兒子不離不棄,愛子如命,但由始至終,只是熱臉貼上冷屁股。母親的重大期望,注定換來重大失望。

然而,一家人到底有愛。即使兒子打老竇,老竇仍關愛兒子;叫哥哥去死的妹妹,終究不想哥哥真箇去死;兒子即使令媽媽失望,媽媽對兒子的愛也不減。

畢竟,對待隱蔽青年,恨是不濟事的,愛才是解鈴鑰匙(當然不是溺愛)。人往往「跌過才知痛」,如果浩一知道家人真心愛自己,他又會否自尋短見?可惜,死後就無如果……聰明人毋須learn the hard way,大家應有洞見作最佳抉擇—這就是本片寓意。所謂「謊言」、所謂「欺騙媽媽」,何不真真正正讓隱青變傑青?

這一家四口暗藏許多矛盾。(《鈴木家的謊言》劇照)

電影沒將焦點放在社會,而是徹頭徹尾集中家庭。始終,不同世代有不同困難,古今中外,沒有社會是百分百完美,甚至乎患難都可見親情,不一定盛世才有家庭溫暖。所以,外在環境與家庭關係,兩者是不相干的,只要大家有心維繫,相親相愛,互相尊重,則沒有什麼能凌駕親情。

昔日,我們不是對「爹親娘親不及毛主席親」嗤之以鼻?此中反映的,乃是對政治凌駕親情的蔑視。戲中僅僅在人物背景方面,輕輕擦邊社會問題,然後便把餘下篇幅,幾乎完全花在刻劃親情,這既是一種政治上的避重就輕,但實質亦是親情上的「避輕就重」—重在親情,重在鈴木家。

家才是最重要的,家人才是最親厚的對象,電影以戲載道老套真相。(《鈴木家的謊言》劇照)

此外,電影的預告片居然將劇情主軸完整披露—由浩一上吊的震撼,到悠子的蘇醒,以至兩父女連同舅父(大森南朋飾)和姑姐(岸本加世子飾)的謊言,就連最後謊話被揭破及各人的告白等,皆一一道穿……這種「完全劇透式」預告,肯定有礙觀眾欣賞本片,不禁要問片商,有必要嗎?

上文刊登於第173期《香港01》周報(2019年7月29日),標題為《《鈴木家的謊言》善意謊話背後 溫情黑色幽默》。

更多《香港01》周報影評:
【掃毒2.影評】敍述老套 票房僥倖獲勝
【娃鬼回魂:魅來世界.影評】貼地科幻主題 包裝典型殘殺戲碼
【反斗奇兵4.影評】主旋律千篇一律 感動場面遠遜上集

瀏覽更多周報文章︰【01周報專頁】
《香港01》周報於各大書報攤、OK便利店及Vango便利店有售。你亦可按此訂閱周報,閱讀更多深度報道。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