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同佳出獄】台灣藍綠兩黨 如何理解《逃犯條例》根源?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國民黨說我們在消費香港,其實這是人民的感受與信任問題。為什麼民眾在這件事情上更相信民進黨?兩邊都講聲援香港,為什麼大家就覺得國民黨只是表面說說?這些都是長期累積而來的。國民黨讓人家覺得是中國的『小老弟』,為了跟中國交往什麼都能接受,民進黨不用啊,我們堅持反對『九二共識』跟『一國兩制』,當然比較能站在香港人的立場去支持他們。」民進黨台北市議員高嘉瑜提出了她的反駁。

承接上文:【陳同佳出獄】台灣藍綠兩黨 如何藉陳同佳案政治角力?

高嘉瑜表示,國民黨忌憚陸方壓力,勢必因應對方立場而決定對港取態,但民進黨一向秉持支持民主自由的理念,對港人的訴求當然會支持到底;且在她看來,大陸對民進黨的態度本來就不盡友善,民進黨在聲援香港的問題上自然更沒有包袱,毋須過度瞻前顧後。

「至於《難民法》的部份,民進黨如果要修改這些法令,牽涉到蠻多的問題。譬如說《難民法》修訂後可能有很多大陸人藉此來台,那要怎麼在兼顧台灣安全的前提下去保障香港人的需求?當然政府一定會有彈性,譬如一些還在台灣念書的香港同學,我們可以提供什麼樣的支持跟協助?還有因為(反對)《逃犯條例》而『逃難』來台灣的香港人,都會盡可能給他們長期居住的權利。」高嘉瑜強調,台灣人憂慮《移民法》修正後大開「來台之門」,因此無法簡單透過該法對港人提供援助,但若有需要庇護的港人赴台,當局很樂意張開雙手歡迎。

台北市議員高嘉瑜表示,《難民法》牽涉層面錯綜複雜,有很多因素需要考量,非一時半刻能夠輕易通過。(黃奕霖攝)

據台灣移民署統計,今年來自香港的移民人數較去年增加了28%,不過,港人要移民台灣實非易事。根據《香港澳門居民進入台灣地區及居留定居許可辦法》第16條,只有在直系血親或配偶在台灣地區設有戶籍、具有專業技術能力並取得香港政府執業證書、或有特殊成就、在台灣有600萬元新台幣(約154萬港元)以上投資等情況下,香港人才能申請台灣居留權。若港人希望獲得「政治庇護」,則必須符合《香港澳門關係條例》第18條規定,「因政治因素而致安全及自由受有緊急危害」;不過,該條文一直被民間團體批評曠日廢時、緩不濟急,而且欠缺完整流程、規範及申請管道。因此,民進黨政府現在所能做的,似乎只能藉由專案處理的方式,逐一審核有政治庇護需要的港人,但由於人數過多而標準不明,故實難以斷言有關制度足以應對當前局面。

「況且,大陸先前曾惡意將香港的《逃犯條例》抗爭與台灣、美國的介入劃上等號,說民進黨予以資助,將港獨與台獨連成一氣。我們也是怕這方面的問題會影響香港運動的純正性,反而讓陸方以此作為藉口。因此除了聲援之外,其實也真的很難給到太多實質的援助吧。」談及民進黨「挺香港」的局限,高嘉瑜強調,所謂聲援並非樂見任何流血的抗爭方式,也不希望民進黨的聲援被誤會是在慫恿任何極端暴力的行為。

台灣內政部長徐國永表示,近期港人申請來台居留人數明顯增加,特定月份較去年多出5成。(聯合報)

「香港人在面臨警察一波又一波的攻擊過後,可能會有人認為要用比較激烈的行為抗爭,但這種方式在現時社會比較難得到大家認同,所以這類運動通常會訴諸和平非暴力。當然我們很難理解香港的情緒跟環境,如果站在台灣的角度來看,多數人當然還是支持用和平非暴力的抗爭手段。」她補充道,每個運動要達成的目的跟訴求不同,她也擔心香港的情況一旦走向極端暴力時,反而容易被抗爭對象所操作,訴諸輿論去指控示威者的所作所為是在傷害香港,甚至成為讓中共出兵鎮壓的藉口。

高嘉瑜相信,很多香港人都是以遊行、不合作運動等和平理性的方式展現信念,且香港人在過程中的團結及動力,遠遠超過台灣近期的民主運動;因此,有些極端暴力行為究竟是激進示威者所為,亦或有心人士的喬裝打扮,若不在當下情境恐難以判斷。儘管如此,對於這場由星星之火延燒到難以收拾的反修例運動的成因,她也有其見解。

高嘉瑜認為,在警方的暴力鎮壓下,才引發部分示威者出現較為激進的舉動。(資料圖片/張浩維攝)

藍綠如何理解香港抗爭根源?

「我們都去過香港,香港人長期身處在極度壓迫的環境裏,生活非常狹小,惡意炒作房地產的人卻很多。雖然他們有比較好的經濟收入,但不管在醫療資源或生活品質上,都沒辦法達到預期的生活。在回歸後對大陸及港府的不滿已經到達了極點,才會在此時炸鍋徹底宣洩。」高嘉瑜指出,運動大爆發絕非基於單一因素,而是很多事件所累積的不滿。按照她的理解,民生是香港長久以來未解的難題,在生活環境與經濟條件受限的情況下,很多年輕人覺得看不到未來,自然容易起身反抗現在的政府;至於五大訴求,「民主法治」等議題本來就容易號召群眾,民眾也傾向認為有了民主自由的體制,民選政府才會聽從民意進行改革。

「當然不是很理想說民選之後經濟就會改善、什麼都會變好,只是在現在的壓力下,港人都快喘不過氣了,對他們而言,最重要的是先穩住自己的生活,至少自由民主這些基本權利先享有之後,再來想如何處理經濟民生的問題。我想港人也不認為一經過政制改革就能改變多少,但至少未來能透過選票表達訴求,一步步慢慢去改變,現在的特首根本無法回應人民的訴求。」

高嘉瑜指出,香港長期以來民生難題未解,也是此次《逃犯條例》衝突引爆的原因之一。(李澤彤攝)

對於高嘉瑜論述香港問題的根源,前國民黨「草鞋聯盟」發起人李正皓也提出相似的見解。「有人說香港人之所以維持那麼久的抗爭能量,是為了追求政治上的解放,但在我看來,政治背後永遠都是民生,這件事是切不開的,歷朝歷代都是民生先出問題,政治才會出問題。民主某方面的好處是把民生上的不滿用政治來發洩,像台灣選民四年可以懲罰你一次,但香港人沒有,所以那個不滿不斷地累積,他們沒有政治機制去修正現況,又沒有政治管道讓人民宣洩,才會導致這次的風波。」

李正皓也認為,香港的民生問題顯然不是突然發生,但當局在香港回歸後一直沒有認真面對有關問題,而是類似馬英九執政台灣時期只強調GDP的增長,但不關注財富分配,無法透過改善民生而減輕政治怨氣。這也是為何馬英九執政時被稱為「台獨教父」、蔡英文執政後被稱為「統一教母」的原因,當兩黨執政表現不佳時,民眾便會在政治面往另一個方向傾斜。

但不論是台灣或香港,當面對政治或是陸港、兩岸之間的議題時,民眾普遍認為與民生問題無關,而是價值理念的問題,不少台灣人甚至直言「寧願賺少一點,也不願跪着吃飯」。當民生問題和價值追求面臨衝突時,兩地民眾似乎都有向後者靠攏的傾向。

李正皓指出,政治問題之所以爆發如此大的民怨,背後都與民生問題脫不了關係。(黃奕霖攝)

「為什麼民眾總把這兩件事分開?坦白說,要承認自己是為了柴米油鹽醬醋茶出來是一件很俗氣的事情,如果你說是爭自由、爭公道呢?很多談民粹主義的人都說你要激起民怨,一定是從價值理念下手,而不是民生議題。叫你去爭一百塊錢你會覺得『幹嘛爭啊?好難看,我現在也還好』,如果是為了中華民族去流血,為了台灣獨立去流血,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李正皓感嘆道,他很理解和認同香港人的抗爭,但畢竟真正流血流淚的是香港人,站在負責任的角度,他不敢貿然鼓吹或支持香港人以更激進方式抗爭;且依他對中共的理解,不論抗爭手段上升到什麼程度,都不會令北京真正退讓,最多只會退半步,恐怕難以達成五大訴求。

他認為,抗爭持續得愈久,香港人所展現的意志也愈堅定,中共可能會基於事緩則圓而達成延緩的效果,後續對港政策將會更加謹慎;同時,香港人也要考慮抗爭時的承受能力,當抗爭者發現快要承受不住、運動能量即將消散的前一刻,就要準備跟政府好好坐下來談判,而不能硬撐到政府發現示威者已經外強中乾,那時將更缺乏談判籌碼與資本。

李正皓建議,抗爭群眾務必審視局面,在動能消散前思考如何與當局談判協商。(資料圖片/張浩維攝)

「我們的聲援就是給香港人信心,讓他們爭取更多的抗爭時間跟力道,延緩大陸對於香港的任何……港人不希望的改變。但我一開始就說過,(台灣政府)對香港真正負責任的態度就只有立《難民法》,即便這樣依然是治標不治本。」

李正皓最後提到,有人認為大陸一但以高強度武力鎮壓香港,屆時歐美將會制裁中國,對台灣對抗大陸反是件好事,那些人因而樂見香港人增強抗爭力度,但他強調,「你要去跟香港人說『加油啊,你們要衝啊』,這真的太簡單了,這樣的論述太簡單了,我不希望變成這樣。比較有意義的聲援就是讓大家了解真實的狀況,讓真實發生的狀況可以傳遞出來給外界評價,到時候歷史自然會留下它的一筆。」

李正皓受訪時仍然是國民黨黨員,但上周三正式被國民黨中常委一致通過開除黨籍,原因是「污衊」國民黨總統與立委參選人。

相關文章:【陳同佳出獄】從反修例到反送台 藍綠為何「挺香港」?

上文節錄自第186期《香港01》周報(2019年10月28日)《從反修例到反送台 藍綠為何「挺香港」?》。

更多周報文章︰【01周報專頁】

《香港01》周報於各大書報攤、OK便利店及Vango便利店有售。你亦可按此訂閱周報,閱讀更多深度報道。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