玻利維亞左翼神話終結 莫拉萊斯仍可捲土重來?(下)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即使眾多政績證明了莫拉萊斯的管治能力,惟莫拉萊斯任內亦推出了不少甚具爭議的政策,反過來削弱了管治威信。例如在第二個任期裏,莫拉萊斯決定在國家公園和原住民領地(Isiboro Sécure National Park and Indigenous Territory,TIPNIS)的心臟地帶築建高速公路,以連結科恰班巴和貝尼(Beni),促進兩城區域一體化和經濟發展。縱然這是前總統德洛薩達(Gonzalo Sánchez de Lozada)的提案,莫拉萊斯卻是主要推手,故當巴西有份出資興建幹道時,引來不少批評者質疑其反殖立場。

承接上文:玻利維亞左翼神話終結 莫拉萊斯仍可捲土重來?(上)

露出獨裁面目 導致民心背離

更甚的是,莫拉萊斯在推行計劃時完全無視當地原住民社區一致反對的聲音,強硬地表明「無論他們喜歡與否,我們都會建造這條路」。當民眾起來抗爭明志時,莫拉萊斯派出數百名警察和軍用飛機清場,並胡亂向人群發射催淚氣體,最終引來聯合國發聲,要求當局停止使用暴力,保護民眾。

即使眾多政績證明了莫拉萊斯的管治能力,惟他任內亦推出了不少甚具爭議的政策,反過來削弱了管治威信。(Getty Images)

上述爭議充其量只是民心逆轉之始,2016年的修憲公投才是莫拉萊斯政治生涯的分水嶺。該年2月21日,莫拉萊斯欲以公投形式廢除憲法規定總統最多任三屆的限制,但提案卻以些微差距(約51%反對)遭到否決。莫拉萊斯縱然口裏表明尊重公投結果,翌年卻假借司法系統的忠實者,廢除任期限制,最高法院更引援了《美洲人權公約》來否決現行的憲法和公投結果,自此之後,民心漸見背離。

可是,儘管莫拉萊斯支持度今非昔比,黯然下台避走他鄉,但不代表他已被民眾完全唾棄。從近日民眾紛紛上街聲援這位原住民總統來看,莫拉萊斯在玻利維亞仍然擁有相當影響力,不能抹去其敗部復活的可能。

雖然在10月大選之後,美洲國家組織(OAS)發表報告,詳細說明投票過程中的違規行為,並因此呼籲當局應「徹底調查」,成了MAS干預選舉的有力佐證。但據選前的民意調查顯示,莫拉萊斯的支持度仍高於反對派領袖、前總統梅薩(Carlos Mesa)近十個百分點。即使憲法列明候選人須領先次名十個百分點以上的選票,方能避免12月的次輪投票,但若然上述民調準確,加上假如沒有爆出選舉舞弊醜聞的話,莫拉萊斯絕對有機會於次輪大選中擊敗對手,再度成為總統。

在民眾示威多天後,莫拉萊斯宣布下台,民眾上街慶祝(Getty Images)

社會撕裂未解 留下三大難題

民調固然無法用來將舞弊行為合理化,但卻點出這位左翼領袖仍保有不容忽視的政治勢力。總體而言,莫拉萊斯的支持者多為工人階級或高地郊區、農村地區的居民,反對派陣營的支持者則主要來自東部低窪地區的中產、城市階層。問題是,自玻利維亞成為西班牙殖民地以來,其經濟結構長年都由少數白人或混血種族把持、壟斷,情況一如南非廢除種族歧視的惡法後,仍然難以撼動根深蒂固的既得利益結構。

當政治勢力以地理、階層或種族劃分,加上建制派和反對派的支持度不相伯仲,軍方和警員貿然介入政局,逼走莫拉萊斯,不但削弱兩者該有的政治中立性,更使玻利維亞趨向「土耳其化」(即每隔約十年軍方便會以「人民之名」掃走當權者)。尤有甚者,軍警干政難令MAS的支持者信服,只會加劇社會撕裂。情況就如莫拉萊斯的支持者學會像反對派般走上街頭示威抗議和破壞,令局勢亂上加亂。

回顧莫拉萊斯政治生涯的起跌,他起於新自由主義政策無效,難以化解貧富、城鄉差距的矛盾,導致玻利維亞湧現大批社會主義路線支持者之時;但其墮馬與政策路線無關,而是因為戀棧權位,無視公投結果和干預選舉。然而,這不代表他任內奉行的社會主義路線政策完好無缺。這些偏重原住民和農民的政策,雖然逐漸扭轉歷史遺留的貧富、城鄉差距,並使政治權力結構趨向平等,但同時挑動了原有既得利益者的神經。

莫拉萊斯早年擔任一個古柯種植者組織的領袖,這是他首次涉足政壇。古柯可用於提煉毒品古柯鹼,但在南美洲原住民文化中,這種植物可用於製藥,更有宗教意義。圖為2005年12月,莫拉萊斯與數名古柯農民一同會見傳媒。(Getty Images)

玻利維亞作為民主化經驗尚淺的國家,顯然未能妥善修復階級和種族之間的裂痕。是次莫拉萊斯被趕下台的遭遇,其實是繼2003年和2005年後,該國再次未能和平更迭政權,暴露出玻利維亞的政治制度脆弱之處。

首先,莫拉萊斯任期內扭轉前朝的政策,儘管成效不俗,但卻沒有在扶助弱勢之時「將餅造大」,難免予人「劫富濟貧」、「反向壓迫」的觀感。

其次,當民主作為處理眾人之事的工具,其有效性是建基於每人都必須受既定的規範約束,無一特例,不容逾矩,但莫拉萊斯年前恃着尚算體面的支持度,孤注一擲,尋求取消連任限制,不但可視之為民粹作風,亦反映出他對制度的蔑視,以及對司法機關的控制和超然地位,自然引起反彈。

最後,從玻利維亞2016年的公投可見,公投說穿了只是民意的彰顯,難助化解雙方分歧。儘管重新舉辦一場公平、公正和公開的選舉,讓民眾按現有制度表達意願,有助重拾民主作為社會規範的本意,但對玻利維亞而言,大選也許可以修補民眾因上回大選而出現的撕裂,卻難以解決莫拉萊斯留下的三大問題。

相關文章︰

阿根廷國運衰落分水嶺 貝隆主義的永續輪迴(上)

阿根廷國運衰落分水嶺 貝隆主義的永續輪迴(下)

上文節錄自第189期《香港01》周報(2019年11月18日)《玻利維亞左翼神話終結 莫拉萊斯仍可捲土重來?》。

更多周報文章︰【01周報專頁】

《香港01》周報於各大書報攤、OK便利店及Vango便利店有售。你亦可按此訂閱周報,閱讀更多深度報道。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