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陽光兔仔兵.影評】二戰青春童話 善良的心終戰勝洗腦操控

最後更新日期:

《陽光兔仔兵》(JoJo Rabbit)拿下了2019年多倫多國際影展觀眾票選大獎,更順利進軍金球獎及奧斯卡,成為頒獎季口碑極佳的喜劇電影。導演泰格韋替替(Taika Waititi)改編Christine Leunens的原著小說《Caging Skies》,故事講十歲的德國男孩祖祖(盧文格芬戴維斯飾),極度迷戀希特拉,想讓自己生活的方方面面均以納粹信條指引。不曾想媽媽露絲(施嘉莉祖安遜飾)竟然在家私藏猶太少女,祖祖整個人生信念被顛覆,他在電影中要重新認識猶太人,也要重新認識自己的童年。

撰文︰寇斯珮

故事講十歲的德國男孩祖祖(盧文格芬戴維斯飾),極度迷戀希特拉,想讓自己生活的方方面面均以納粹信條指引。不曾想媽媽露絲(施嘉莉祖安遜飾)在家私藏猶太少女。(《陽光兔仔兵》劇照)

韋替替2007年在辛丹斯電影節嶄露頭角,2014年憑藉搞怪殭屍電影《低俗殭屍玩出征》廣受好評,後來甚至還發展出電視劇版本。漫威慧眼相中他執導《雷神3諸神黃昏》,不僅一舉改善了雷神系列電影的口碑,也使韋替替登上主流舞台,《陽光兔仔兵》在多個大獎備受肯定,導演儼然順利入屋。新片當中,韋替替親身上陣,扮演祖祖幻想出來的希特拉,形象笨拙,舉止荒唐愚笨,演技也不輸於導技。

從童趣的角度解讀黑暗的時代,這手法算不上新鮮。《一個快樂的傳說》(La vita è bella)及《魔間迷宮》(El laberinto del fauno)均可算是這類型的電影,不過《陽光兔仔兵》是這幾部之中少有以喜劇方式來完成的作品。

童星盧文格芬戴維斯扮演祖祖實在出色,他對各種表情和角色心理都表達得恰到好處。(《陽光兔仔兵》劇照)

也許因為二戰已過去了很久,另外電影中所有德國角色都以英文對話,故事的虛構成份及荒誕性完全發揮到極致,導演算是很巧妙地把握了說故事的尺度,它有感染力,又不至於讓人覺得對二戰的受害者不敬。電影的另一討巧之處是卡士選得極好。童星盧文格芬戴維斯扮演祖祖實在出色,他對各種表情和角色心理都表達得恰到好處,外型又極具優勢,讓人很難相信這是他第一次登上大銀幕。過往多拍攝動作或愛情電影的施嘉莉祖安遜在這部喜劇之中也展露了驚人的魅力,她的嬉笑怒罵帶出一種奇特的卡通色彩,與電影本身的質感完美結合,也難怪能在奧斯卡最佳女配角這種死亡之組獲得提名。

過往多拍攝動作或愛情電影的施嘉莉祖安遜在這部喜劇之中也展露了驚人的魅力,她的嬉笑怒罵帶出一種奇特的卡通色彩,與電影本身的質感完美結合。(《陽光兔仔兵》劇照)

與卡士和表演一樣,美術也是電影成功的關鍵。韋替替一直很重視這個崗位的表現,《陽光兔仔兵》製造了一個集合童話和史實味道的戰時德國,一部份是再現,一部份是巧妙的戲劇誇張,無論是精巧的室內戲還是戶外戲,場景的佈置和角色的穿着皆展露出強烈的個性,以獨特的風格化美學打動了觀眾。在這樣的美術烘托之下,大家願意相信二戰時真有這樣的祖祖,也真發生過這樣荒誕好笑而溫暖的故事。

《陽光兔仔兵》製造了一個集合童話和史實味道的戰時德國,一部份是再現,一部份是巧妙的戲劇誇張。(《陽光兔仔兵》劇照)

這部戲的缺點也很明顯。它太討巧,太過黑白分明了。如果分析劇情,這部電影的主題或者應該是戰爭中德國青少年遭受的精神控制。它卻被電影的喜劇手法給蓋過了。祖祖被納粹思想極度嚴重洗腦,可是當他發現家中的猶太女孩之後,很快一步步清醒過來。他甚至不需要外界的任何輔助,光憑着冥冥中真善美的指引便認清了納粹思想的邪惡。這順理成章的描述削弱了精神控制的危害性,喜劇的呈現也無法傳遞出足夠的警惕性。它童話般的語境讓事件看起來像是遊戲:只要你足夠可愛,便不用擔心那些邪惡的見解,上天會通過各種巧合讓你清醒過來。

祖被納粹思想極度嚴重洗腦,可是當他發現家中的猶太女孩之後,很快一步步清醒過來。(《陽光兔仔兵》劇照)

角色的正邪分明,也彷彿不需要任何解說。為何祖祖一家是善良正派的人,他們彷彿從基因裏就對邪惡免疫,這樣的設定就算是真的寫一篇童話也太過於安全,太過分明,電影就失去了用故事去說服觀眾的動力。既然祖祖一家的正義毋庸置疑,納粹的邪惡也毋庸置疑,故事便無戲可做了。這部戲有好長一段時間只是在單純呈現角色的可愛之處,缺乏戲劇衝擊,節奏也乏味。

我們應該怎麼看待導演的創作動機呢?電影與目前西方年輕人中興起的保守右翼思潮有關嗎?(《陽光兔仔兵》劇照)

如果將其當作青春片,部份缺點可容忍。這又暴露出另一個問題,那些與納粹和希特拉相關的笑話站不住腳,它們甚至不夠好笑。我們應該怎麼看待導演的創作動機呢?電影與目前西方年輕人中興起的保守右翼思潮有關嗎?

相比同樣概念化、同樣帶有強烈卡通色彩的《神探白朗:福比利大宅謀殺案》,《陽光兔仔兵》所具備的多種話題和戲劇元素不能融合,童話般的世界觀與納粹壓迫的殘酷青春太過於兒戲。而那些主題不都是我們耳熟能詳且心知肚明的嗎?右翼的邪惡,青春的陣痛,純真的可貴,它們都太過正確了,正確得來已經毋須要再用一部電影去證明。

更多《香港01》周報影評:

【1917:逆戰救兵.影評】 浩瀚戰場上的渺小個體 營救千個性命

【李察朱維爾:驚世疑案.影評】小人物為公義而戰

【小婦人.影評】 我們成為少年時理想的大人了?

【爆炸性醜聞.影評】故事節奏紛亂 倉促回應#MeToo時代

【夕霧花園.影評】敘事宏大卻情理失衡

【真實芳言.影評】告別唏噓 假意中隱見真情

上文刊登於第198期《香港01》周報(2020年1月20日)《《陽光兔仔兵》過於正確的二戰青春童話》,網上標題為編輯重擬。

更多周報文章︰【01周報專頁】

《香港01》周報於各大書報攤、OK便利店及Vango便利店有售。你亦可按此訂閱周報,閱讀更多深度報道。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