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肺炎】「武肺海嘯」止息未有期 中國經濟勢難保「6」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截至周日(2月2日)凌晨零時,中國累計確診新型冠狀病毒肺炎14,380例,疑似病例19,544例,治癒328例,死亡304人。源於湖北武漢的新型冠狀病毒肺炎已經隨着春運人流迅速蔓延至整個中國。上周四(1月30日)晚,世界衞生組織(WHO)宣布,基於中國感染者數量增加、多個國家都出現疫情這兩個事實,決定將新型冠狀病毒疫情列為「國際公共衞生緊急事件」(Public Health Emergency of International Concern,PHEIC)。毫無疑問,這場公共衞生危機將對中國經濟造成深刻影響。

根據目前疫情發展情況和對於病毒的研究,與2003年嚴重急性呼吸道綜合症(SARS,俗稱沙士)冠狀病毒相比,新型冠狀病毒儘管致死率較低,但傳播性更強,加上疫情爆發初期武漢地方政府工作不力、資訊不透明,導致疫情迅速擴散,危機需要多久才能得到控制仍然是個未知之數,因此很難準確評估疫情對於中國經濟的影響。

武漢肺炎疫情在中國仍在惡化,中國國內目前已經有2萬多確診病例,400多人死亡。(AP)

沙士如何影響中國經濟

參考十七年前沙士的影響,為了阻斷病毒傳播而限制了人員流動,直接導致服務業需求減少,生產活動受限,加上投資與出口可能中斷,失業人口將增加。同時,財政支出增加也可能導致金融環境惡化。

中國社科院世界經濟與政治研究所研究員、平安證券首席經濟學家張明分析,在沙士疫情最嚴重的2003年第二季度,中國第一、第二、第三產業國內生產總值(GDP)指數同比增速分別為1.7%、11.3%與8.7%。相比之下,2002年第二季度上述增速分別為1.7%、10.0%與9.6%。而2003年第一季度上述增速分別為2.8%、13.2%與10.5%。不難看出,沙士疫情的爆發的確對第三產業增速產生了顯著的負面影響。2003年第二季度第三產業增速比2002年同期下降0.9個百分點,比2003年第一季度下降1.8個百分點。

另外,2003年4至6月,中國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同比增速分別為7.7%、4.3%與8.3%。相比之下,2002年4至6月相應指標分別為8.2%、9.3%與8.6%,2003年1至3月分別為10.0%、8.5%與9.3%,充分反映沙士疫情衝擊了消費增幅,尤其是在2003年5月,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同比增速比上月下降了3.4個百分點,比2002年同月更下降了5個百分點。

武漢疫情的爆發給中國經濟增長蒙上一層陰影,圖為北京時間2020年1月23日,武漢市民購買生活物資。(新華社)

值得注意的是,在當前,無論是第三產業佔GDP比重還是最終消費佔GDP比重,都顯著高於2003年。這意味着,即使今次肺炎疫情對第三產業與最終消費的衝擊與沙士相似,其對中國經濟增長的負面影響也會顯著高於沙士期間。

同時,肺炎疫情的爆發與持續,也會對通貨膨脹和就業造成衝擊。從歷史數據來看,在2003年沙士爆發期間,居民消費價格指數(CPI)同比增速在2003年3至4月既顯著高於2002年同期,也明顯高於2003年1至2月。

根據德國哥廷根大學教授于曉華應用經典的傳染病SIR(Susceptible Infected Recovered)模型來預測本次疫情的演化,病毒爆發後大概90天到達疫情高峰。此次新型冠狀病毒第一個病例於去年12月8日發現,50天左右開始集中爆發(1月20日左右),從這時開始計算,預計90天左右達到高峰,4月上旬左右接近尾聲,5月上旬疫情結束。儘管該模型預測非常簡化,但一定程度上得到了其他學者的認同。至目前為止,預測模型與疫情發展的狀況基本脗合。

武漢肺炎疫情讓艱難的中國經濟雪上加霜。(Reuters)

正因本次肺炎疫情與2003年沙士疫情有諸多相似之處,很多市場分析人士認為不需對疫情的負面衝擊過度悲觀。沙士期間,幾家大的國際投行將當年的GDP增長預測平均降低了0.5個百分點。當然,後來的結果是2003年的GDP增速比2002年還要快,但這並不能改變沙士衝擊經濟的事實。這是因為2003年中國經濟仍然處於剛加入世貿組織(WTO)的貿易井噴期,投資主導發展模式爆發和人口紅利疊加,經濟很快就拐頭向上,疫情未有產生太大影響。

內需佔比升 衝擊或較沙士大

與十七年前相比,中國經濟已發生了深刻變化。張明認為,中國經濟已經由2003年的外需拉動轉向內需拉動。2003年中國出口月度增速的均值高達34.4%。而在當前,一方面隨着中國經濟體量的放大,出口對中國經濟增長的貢獻顯著下降;另一方面,隨着全球經濟增速放緩與中美貿易衝突升級,中國出口增速已經今非昔比。去年中國出口月度增速的均值僅為0.4%。

值得注意的是,隨着中美簽署第一階段經貿協定,中國要在2020年與2021年多進口2,000億美元的美國商品,這就意味着貿易順差對短期內中國經濟增長的貢獻將會進一步下降。

目前,地方政府債務風險依然處於較高水平、中小商業銀行面臨較大的潛在壞賬風險、房地產行業調控已處於關鍵時期,防範系統性金融風險的攻堅戰尚未完成。中國經濟所處階段,決定了經濟增長與風險防控面臨的壓力要高於2003年沙士時期。

武漢因疫情封城,其他爆發疫情的省市,民眾亦因害怕被傳染盡量減少出門。(資料圖片)

生產投資受損 勢必影響就業

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教授黃益平分析,新型肺炎對經濟最直接的影響是出門減少,很多地方已經實施「隔離」措施,不少疫情嚴重的城市甚至直接「封城」,甚至有報道稱,一些地方把公路給挖斷了。不出門會影響消費,特別是服務業的消費,包括旅遊、交通、娛樂、零售、餐飲等,加上現在適逢春節假期,影響就更大。

根據中國互聯網公司美團之前發布的《2020年春節假期旅遊消費預測報告》,春節期間,中國酒店預訂需求較平日明顯增長,異地用戶佔比較平時上漲16%,而文博館類景區門票銷量同比增長五成,但這些現在恐怕都已成泡影。許多企業為春節假期預先儲備了物資,因而遭受了雙重打擊。

人不能出門,生產、投資都會受影響,北京、上海、江蘇蘇州等地已經宣布春節假期後推遲開學,工廠、企業也有很大機會推遲節後開工的時間。黃益平認為,中國兩億多的農民工絕大部份現在都在老家歡度春節,估計大部份無法按原來計劃回到就業的城市。

此外,多個國家與地區已因應疫情暫停來往武漢甚至中國各地的航班,來華的外國旅客數量也會急劇減少,其中包括商務旅客,這就影響出口與直接投資。企業經營受到衝擊,必定會影響就業。2018年全國服務業的就業人數是3.6億人,即便只有5%的就業人員因此失去工作,那也有將近2,000萬人。

是次疫情適逢春節假期,影響更大。(資料圖片/AP)

正值敏感時刻 專家提五建議

不巧的是,上面這些衝擊正好發生在一個比較敏感的時間點。去年經濟增長明顯下滑,從第一季度的6.4%回落到第三季度的6.0%,普遍預期第四季度可能會跌到6.0%以下,並且因此觸發了是否需要「保6」的爭論。

所幸的是,經濟在第四季度穩住了,消費、投資以及生產的環比增速還出現了小幅度回升。但受到疫情的影響,2020年第一季度經濟增長的下行壓力再次加大。評級機構標準普爾(Standard & Poor's)初步評估認為,新型肺炎可能令中國的GDP增速減少1.2個百分點。

黃益平建議,第一,中國央行應該適度放鬆貨幣政策,包括增加注入流動性與引導貸款市場報價利率(LPR)下行;第二,為新經濟管道提供各種政策支援,增加網絡消費;第三,為中小企業提供稅收等優惠,幫助它們渡過難關;第四,幫助受疫情衝擊而失去工作的人員,特別是缺乏良好社會保障的農民工;最後,有針對性地增加公共服務設施建設,包括醫院、學校和城市交通。

中國2020年春節後首個A股交易日,受武漢肺炎影響大幅下挫。(資料圖片)

不難預測,中國政府在今年將會採用更加擴張的逆周期宏觀經濟政策應對經濟風險。張明認為,考慮到肺炎疫情會增加財政支出,2020年中國官方財政赤字佔GDP比率很可能會突破3.0%這一門檻;然而,金融監管部門不會對疫情的負面衝擊反應過度,金融強監管措施不會得到根本性放鬆,房地產調控也不會出現大反轉。

張明預計,今年第一季度的GDP增速可能會在5.0%左右,甚至不排除低於5.0%。考慮到今次中國政府應對肺炎疫情的反應速度與反應能力快於強於2003年沙士時期。肺炎疫情的擴散程度、持續時間有望將因為中國政府的快速、強力反應而得到控制,基於此,評估疫情對經濟的衝擊時也不應過分悲觀,預計今年各季度中國經濟增速可能呈現出前低後高的走勢,全年經濟增速可能在5.7%上下。

相關文章:

【武漢肺炎】抗疫路上 同理心比指摘更重要

【武漢肺炎】一個湖北人的武漢疫情手記

【武漢肺炎】內外輿論兩重天 面對疫情中國進步了嗎

上文刊登於第199期《香港01》周報(2020年2月3日)《「武肺海嘯」止息未有期 中國經濟勢難保「6」》。

更多周報文章︰01周報專頁

《香港01》周報於各大書報攤、OK便利店及Vango便利店有售。你亦可按此訂閱周報,閱讀更多深度報道。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