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未來】衝擊馬拉松賽規 高科技跑鞋助人類突破極限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東京奧運將於本年夏天舉行,就在各國運動員備戰如火如荼之際,國際田徑聯會(World Athletics,下稱國際田聯)上月底頒布了新的比賽跑鞋規例,明顯衝着Nike幾年前起推出的Vaporply系列跑鞋而來。

自肯尼亞馬拉松跑手傑祖基(Eluid Kipchoge)穿上這些厚底跑鞋大幅度打破世界紀錄、並成為首名在兩小時內跑完全馬的人類後,Vaporply系列跑鞋迅即成為全球跑手新寵,並橫掃各大馬拉松賽場。

然而,這股現象在跑手圈產生兩極反應,就如2008年「鯊魚泳衣」一樣引起「科技禁藥」爭議。到底這些跑鞋有何能耐被奉為「神級」?它們的出現又會否令跑步競技變得不一樣?

去年的芝加哥馬拉松,穿上Vaporfly Next%的跑手隨處可見。(資料圖片)

過去一年,在大大小小的馬拉松賽事中,愈來愈多跑手穿上螢光綠或螢光粉紅鞋面、白色厚底跑鞋比賽,那是Nike去年4月推出的Vaporfly NEXT%跑鞋。Vaporfly鞋底厚36毫米,內藏一塊碳纖維板。在國際田徑聯會頒布的新例中,從今年4月30日開始,任何跑鞋都需要在比賽前四個月就可供購買,測試原型款式(prototype)不得用於比賽。此外,跑鞋鞋底厚度不得超過40毫米,也不能含有多於一塊內嵌硬板,不論任何材質。已用Vaporfly或其他跑鞋跑出的成績仍會被承認,任何受國際田聯認可的比賽,例如紐約市馬拉松和波士頓馬拉松等都必須跟從新例。

Nike Vaporfly 系列跑鞋結構(香港01製圖)

屢破紀錄衍生謎團

Vaporfly之所以成為監管對象,只因它自推出以來「戰績」太過彪炳。早於2016年里約奧運前夕,Nike讓一些跑手穿上Vaporfly 4%跑鞋,當中包括馬拉松賽男子組的三甲得主。自此,Nike陸續開發不同版本的Vaporfly跑鞋。2017年在5月,它贊助舉行「破二」(Breaking2)挑戰賽,安排三位頂尖跑手在意大利的蒙扎一級方程式賽道上挑戰人類極限:在兩小時內跑完馬拉松。雖然傑祖基以25秒飲恨,但已比當年仍由Dennis Kimetto保持的世界紀錄快兩分半鐘。此戰引起跑步迷爭議:到底是什麼因素導致紀錄快了這麼多?是平坦的賽道、配速員的輔助、安裝在車上的大鐘牽引氣流,還是傑祖基所穿的Vaporfly Elite原型跑鞋?

傑祖基在2017年幾乎挑戰「破2」成功,除了場地和比賽設計因素,Vaporfly跑鞋也被認為有其作用。(Getty Images)

此後,穿上Vaporfly的傑祖基一次又一次打破紀錄。在2018年柏林馬拉松,他以78秒之差刷新男子馬拉松世界紀錄,是五十年來最大的差距。去年10月,他在維也納舉行的非正式賽事INEOS 1:59挑戰賽中,穿上新一代名為Alphafly的原型跑鞋,成為首個在兩小時內跑畢馬拉松的人。就在傑祖基「破二」翌日,其同胞歌絲姬(Brigid Kosgei)穿上NEXT%,以多達81秒的差距刷新英國跑手Paula Radcliffe在2003年創下的女子馬拉松世界紀錄,令Vaporfly的受關注度再升溫。

Vaporfly自推出以來幾乎壟斷了各大馬拉松比賽成績,又以NEXT%在最近一年尤甚。在過去13個月,穿NEXT%的跑手造出了史上頭五個最快的馬拉松成績。去年主要馬拉松賽事共36個三甲席位中,高達31人穿着NEXT%,其中在芝加哥馬拉松賽上,男子組頭十位都是穿NEXT%。

傑祖基去年穿上Nike最新一代Alphafly跑鞋原型,成功在兩小時內跑畢馬拉松。(資料圖片)

《紐約時報》也發現,去年在三小時內完成馬拉松的跑手,有超過40%都是穿着Vaporfly 4%或NEXT%。此外,去年跑出2小時10分鐘的男跑手及2小時27分鐘的女跑手數量,是2016年的兩倍。男子史上頭12個最快的馬拉松成績,有8個都在去年所創。在史上頭150個最快的馬拉松時間,幾乎有一半是在Vaporfly 4%推出後取得。

跑手社交網站Strava在2019年回顧中表示,以馬拉松完成時間中位數看,穿着Vaporfly NEXT%的跑手最快,比排第二位、穿Adidas Boston跑鞋的跑手快8.7%。在去年11月初舉行的日本下關海響馬拉松中,穿上Vaporfly的弓削田真理子成為首位三小時內完成的60歲以上女跑手,比原有於2007年所創的60歲以上女子世界紀錄快三分鐘。

半馬方面,肯尼亞跑手Geoffrey Kamworor去年9月在丹麥哥本哈根穿上NEXT%打破世界紀錄。同年12月,烏干達跑手Joshua Chetegei以多達六秒的差距,打破塵封十年的10公里公路賽紀錄,在該項賽事中,頭五位的跑手都穿着NEXT%。

穿着Nike Vaporfly Next%的歌絲姬,去年打破女子馬拉松世界紀錄。(Getty Images)

杜絕「不公平優勢」

據國際田聯原有規例,「運動鞋不能造成給予運動員任何不公平的輔助或優勢,而在運動的普世精神下,選手所用的任何種類運動鞋都必須合理地可供所有人購買。」換言之,這些穿着高科技跑鞋所創造的「瘋狂」紀錄都是合法的。可是,國際田聯沒有仔細定義何謂「不公平的優勢」或「合理地可供所有人購買」,國際田聯一名發言人曾在2018年對《紐約時報》說:「我們需要證據才可說某對鞋有問題。從未有人向我們提供證據。」

然而,隨着Nike高科技跑鞋愈趨普及,國際田聯意識到有必要介入其中,並在今年1月中透過路透社發表聲明說:「國際田聯肯定同意,對於在精英運動和比賽中可以使用什麼,需要有更加清晰的界線。」至1月底,國際田聯頒布新例,主席Sebastian Coe在聲明中表示:「監管整個運動鞋市場並非我們的工作,但確保精英運動員在比賽所穿的鞋沒有提供任何不公平的輔助或優勢,以保護精英比賽的氣節,是我們的職責。隨着進入奧運年,我們不認為能夠剔除一些已在一段時間內廣被穿用的跑鞋,但可以禁止進一步使用它們,並以此劃出界線。」

國際田聯運動鞋新例(香港01製圖)

Coe續說:「我相信這些新規例剛好能取得平衡,既提供確定的訊息讓運動員和運動裝廠商能夠備戰2020東京奧運,也處理了對跑鞋科技的憂慮。若有進一步證據顯示我們需要收緊這些規例,我們會保留這個權利,以保護我們的運動。」

美國密歇根大學運動機能學家Geoff Burns是最早提出以限制鞋底厚度作為監管跑鞋科技的一眾專家之一,亦曾是跑鞋品牌Altra贊助的跑手,可在2小時24分跑畢全馬。去年9月,他與同僚在《英國運動醫學雜誌》(BJSM)提議,鞋底厚度應限制在31毫米之內,亦即Nike最初列出Vaporfly的鞋底厚度(後來實測顯示它還要厚5至6毫米)。

有學者認為,跑鞋有必要受到更嚴格規管,而限制鞋底高度是簡單易行的方法。(Nike)

Burns相信,這種監管可以令廠商無法製造出含有多塊硬板的跑鞋。他對《跑者世界》(Runner's World)雜誌解釋:「我們的目的是要制訂某種非常簡單、且可相對地防範未來發展的監管規例,最簡單的方法是限制厚度,這很容易操作。有了厚度管制,你對跑鞋「中底」(midsole)的限制愈多,內裏的東西就愈難存在明顯差異。若你有一個合理的厚度限制,就不可能很進取地塞兩塊板進去,要有更厚的鞋才能突顯出板的優點。」

運動科學家Ross Tucker希望更進一步禁止跑鞋使用碳纖維板。Burns則不希望做到這地步:「我不想禁止所有東西。簡單的中底厚度上限就足夠我們做到所需的限制。我害怕的是,若我們不這樣做,幾年後可能會出現一些我們根本不認為是跑鞋的跑鞋。」

繼續閱讀︰

【科技.未來】泡棉技術革新 如何成就「神級」跑鞋?

相關文章︰

【跑步】國際田聯擬禁Nike Vaporfly 一雙引發無盡爭議的跑鞋

【馬拉松.科技爭議】NEXT%跑鞋爭議解構 國際田聯受理違規投訴

上文節錄自第201期《香港01》周報(2020年2月17日)《衝擊馬拉松賽規 成功避過禁令 高科技跑鞋 跨越人類極限》。

更多周報文章︰【01周報專頁】

《香港01》周報,各大書報攤、OK便利店及Vango便利店有售。你亦可按此訂閱周報,閱讀更多深度報道。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