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課不停學.二】家中上課「無王管」 學習進度成疑

最後更新日期:

即使老師願意花心思教授,但課時大幅減少,教學進程難免減慢,學習效能也較難掌握,這個問題對中學尤其重要,特別是高中課程緊湊,為了準備應考文憑試,很多學校需要補課追進度,若是失去數個月的學習時間,之後的教學定必會更吃力。有中學在停課期間實行同步實時教學,運用Google Classroom加上Hangouts Meet和Zoom等視像會議程式,把握教學時間之餘,也希望學生的上學狀態不被停課打斷。

撰文:歐陽翠詩

承接上文:【停課不停學.一】在新冠肺炎「疫」境中成長 如何有效在家學習

李求恩紀念中學於2月7日開始實行全校網上教學,學生每天9時起按時間表上四節課,每節一小時,每節課老師均會佈置堂課及家課,堂課須於當天下午5時前繳交。中學生正值青少年成長期,老師要確保學生認真學習,難度不低。

有中學在停課期間運用Google Classroom加上Hangouts Meet和Zoom等視像會議程式,實行同步實時教學。(歐嘉樂攝)

中學課程緊密 實時教學追進度

學界和家長都有疑問,網上教學如何確保學生認真上課?採訪當天,學校安排記者參與中四英文課,看看老師如何教學。開啟了Google Hangouts Meet,一個個同學同步上線,助理校長鍾嘉雯在熒幕左方點選了課文「Letter of Advice」的教學內容,開收音咪提問:「What is the purpose of the letter?」同學在熒幕右方的聊天室以文字回答,有兩三個同學回應。雖然是互動課堂,但老師有如對着空氣說話,需要時間適應。

之後,老師讓同學進入學校內聯網平台,開啟一份Google Document,邊解說邊讓同學共同完成。同學要學習書信的結構,老師讓同學在同一份文件中標示文章段落,分辨哪些是主體段落(body paragraph)、哪些是總結段落(concluding paragraph)、每個段落的主旨是什麼,同學在視窗中把文字話框拉到合適的位置填寫答案。老師問問題,同學在話框以文字回應。同學亦要學習文法,在文中找出情態動詞(modal verb),標示出哪些是條件句(conditional sentence)、祈使句(imperative sentence),誰理解得較快,誰在專心聽課,誰沒有回應,老師一目了然。授課中途,因為技術問題,文件重置到舊的版本好幾次,同學即打上「What's happened?」、「Why?」,之後重新把答案打回去。

課堂上,幾位同學較積極回應,雖然老師可以向其他同學提問,但沒有開啟視像鏡頭的同學有沒有分心,老師也難以知道。課堂結束前,老師會預備新的功課,提醒同學:有問題可以在Google Classroom留言。最積極回應的時刻是落堂時,同學們紛紛打上「bye」告別。

李求恩紀念中學鍾嘉雯助理校長跟學生用視像軟件做實時教學,並且不時提問,確保學生在聽課。(黃寶瑩攝)

上課模式自由 邊玩手機易分心

有學生直言,這種學習模式起初會難以集中,畢竟在家如何上課,老師未必知道。中四學生陳嘉琪說,「在家對住熒幕,老師不知道學生怎樣上堂,可以瞓住上堂或者吃東西,比較自由。有時我會半躺或躺着上課。一開始比較難專心,很多東西讓自己分心,比如電視節目,或是手機也會令自己難專注。」沒有老師、同學在身邊一起學習,她坦言始終有點不習慣。「最主要是家中的學習氛圍跟在學校不同,沒有人督促,不會主動去背誦,會懶少許。」

不同科目的老師會用上不同的教學軟件,以確保學生專心上課學習,但始終有所限制。中文科主任陳曉華主要用Zoom做實時教學,只要把會議號碼分享給學生,學生就可以登入上課,老師可以開啟投影片做即時講解,又可以在同一視窗看到所有學生的樣子,以作點名,學生大概花五分鐘就能上手。「上面有共同註記,學生可以在聊天室把他的想法說出來,但有個困難是上堂時很難讓學生集體提問,因為要解除所有學生的靜音,這會變得很吵。若問『是與否』時,可以讓他們回答1或2,這可以做到基本的互動,但仍很難取代實體課室那種現場互動。」她說。

然而,電子教學也有好處,陳嘉琪說:「有老師喜歡預錄課堂,之後再讓學生看影片,有不明白的地方可以重溫。平時在學校,老師講課速度較快,我們會不好意思叫老師多講一次。」學校亦深明學生可能在實時上課中走神及不專注,故盡量維持正常的教學進度和功課量,希望透過功課及小測讓學生保持學習狀態,以及讓老師知道學習成效。陳嘉琪和同級的司徒穎茵分享,現時的功課量甚至比在校上課時多,甫上完課就要馬上開始做當天的堂課,而且要趕及在5時前完成。有家長和學生反映,現時比以往更有紀律地學習,更積極地做功課。

有教師直言,上堂時很難讓學生集體提問,「因為要解除所有學生的靜音,這會變得很吵」。(歐嘉樂攝)

此外,老師可以馬上看到所有學生的進度,能較快地作出回應。陳曉華舉例說,她以往會叫學生把寫作功課放上投影片,再發電郵通知她。她收集後會放在同一個投影片上,讓學生共同分享,但這樣做很花時間。現時只要把Google的連結發給同學,讓他們每人同步各寫一頁,這樣大家就可看到其他人的作品,老師也可以即時回應。

「語文科還是要手寫,打字固然可以互動,但無法取代公開試的考核模式。有些評核仍會用傳統方式,要求學生手寫,之後再影相提交。我會要求他們老實計時,有學生對課業有要求,不想隨便交,可能用上半個小時,但其實只有15分鐘做,這些是電子教學的限制。」陳曉華說。

數學科的情況不同,老師會預錄影片,定時放影片上平台,讓學生看完做題。「一個課堂放幾段影片,用五至六個例子教導,之後就是做功課時間。間中會用Zoom,也會有抽問的對答。」數學科主任盧廣賢說。以往在一小時的實體課堂中,有些學生未必能完全掌握做題的步驟,現時則可以重看影片,有不明白的地方可以隨時找老師,又不怕其他學生知道。「唯一不同的是,少了生生互動,以前有疑問可以請教旁邊的同學。」

談到學習效能,盧廣賢認為若是能力強的班別,跟平時上課沒什麼大區別,「但有些同學不慣單打獨鬥,喜歡互動,有好朋友一起做, 20分鐘可以完成五至六題;但自己一人時,會感求助無門,像死機般停頓了,交的功課真的會差一點。」老師唯有在這方面補足,完成了課堂後再多上載一條影片,讓他們再補一補。「但實際來說,沒可能100%取代到(面授課堂)。」

同學在家學習,雖然無法做實驗,但可應用網上的模擬程式加深理解科學概念。(黃寶瑩攝)

網上難做實驗 深化理論有難度

最難處理的學科之一,就是需要透過做實驗去驗證和深化理論的科學課,科學講求概念,有些概念建基於實驗的技巧,很難透過網上教學講授。綜合科學科主任陳裕能指出,老師除了預錄片段講解外,還會用PhET等網上其他教學平台,讓學生自己砌模擬程式(simulation),比如讓同學自製並聯電圖,讓他們看串聯(series)和並聯(parallel)的電流有何不同,加上電阻又會怎樣。

「問題是現時沒法做實驗,我們說生生互動,是要大家看真實的情況、真實的裝置去做。比如之後教短路,(在軟件上)模擬用三個燈膽時,短路會遇到什麼問題,做完後拍片,之後寫實驗報告。然後會試試駁了會有什麼情況、閉合開關又有什麼情況,總結短路時會如何,再寫報告。最難是要構想在電子學習課程如何做實驗,因為科學科不做實驗,就難以建基於理論基礎。」陳裕能解釋。

科學科一般有多個班別同時上課,同一時期有60至90人,也難以採用實時教學。設計課堂時,老師們首先會安排一個十分為滿分的小測驗,讓學生重溫上一堂學了什麼,也看看有沒有人未上課,同時用這方法了解學生們學懂多少。「比如這學生不太懂,只有幾分,就打電話問他怎麼了,為何那麼低分,會跟他說錯了什麼。10分的就不用了,因為已鞏固好上一堂學到的知識。收齊了小測驗後,就知道他們在上堂,可以讓他們看影片學習,看完再即時測驗。」

科學科一般有多個班別同時上課,同一時期有60至90人,也難以採用實時教學。(歐嘉樂攝)

一個課節約有四個分段影片,看完後學生需要做小測,然後再看下一段,這樣做可以監察學生有沒有上課。「最後做課題總結,分享網上資源後會給功課,功課不會只有選擇題,要設計一些問題,讓他可以運用相關概念。我們想做到的是,以電子教學方式,助學生理解相關的科學概念,設計上並不簡單。」

陳裕能指出,科學講求名稱要熟記,概念要清晰,在實驗方面要花心思。「我們可以監察學生的學習進度,但不是每個課題都也可以做到。PhET較好,全球很多人用,包含不同的模擬程式,小學到大學都可以做,我們要思考的是,如何善用這些免費平台?」

一直以來,面授課程在香港教育中有無可取代的地位,即使電子教學推廣多年,仍只是輔助角色,當中有種種原因,例如老師工作繁重,除了平日的教學外,還要處理行政事務,又要帶隊參加不同活動及比賽等,根本沒有時間把教材電子化及構思如何以電子模式交功課。

然而,經過這段停課的時間日子,很多老師都深刻地體會到電子學習的優勢,也學懂了佈置電子功課、拍片,以至用網上會議平台教學,紛紛開始思考如何把種種技術在復課後帶回課堂中,以改進教學方法、減少工作量及提升教學效能。一些過往想實行的教學法,像是需要電子教學配合的「翻轉課堂」(flipped classroom),也有了契機可以試行。

「翻轉課堂」是學習模式的「範式轉移」, 冀啟發生生和師生之間有更多有意義的互動交流,促進以學生為中心的學習模式。學生需在課堂前先行在家觀看老師準備的電子教材,掌握了基本的知識後,再回校跟老師和同學以協作、分組討論的形式深化內容,老師不用在課堂上花費大量時間講課,又可提高學生的學習興趣及效能,同時培養他們獨立學習和表達的能力,建立自主學習的習慣。 其實,翻轉課堂的概念起源於2007年,美國科羅拉多州一間中學的化學老師Jon Bergmann 與 Aaron Sams為了解決同學缺課的情形,使用熒幕擷取軟體錄製投影片,讓學生先看預錄影片,再回校跟同學以互動形式學習。若學校在復課後能根據預錄影片做延伸的課堂活動,此刻正好是推動翻轉課堂的契機。

電子教學固然有其好處,不但可減輕老師的工作量,更能提供較整全的資料數據,讓老師分析個別學生的強項弱項,幫助老師評估學生的能力。然而,校園生活除了上課外,還有其他的體驗和互動,以助學生全人成長。多位受訪的老師都不約而同地說,將來會思考如何可以把不同的網上學習平台融入常規課程中。但他們最期望的是,可以盡快復課,在校園中和學生見面交流。

相關文章︰【停課不停學.三】網上學習難兼顧 非華語生聽不懂怎麼學?

上文節錄自第207期《香港01》周報(2020年3月30日)《在「疫」境中成長 如何停課不停學》。

更多周報文章︰【01周報專頁】

《香港01》周報於各大書報攤、OK便利店及Vango便利店有售。你亦可按此訂閱周報,閱讀更多深度報道。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