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社會性別偏見嚴重 漫畫界更是重災區?

最後更新日期:

日本八卦雜誌《週刊文春》4月爆料,稱連載於《週刊少年JUMP》雜誌的人氣漫畫《鬼滅之刃》將迎來大結局,許多讀者大感意外與不捨。《鬼滅之刃》講述大正時代退治惡鬼的故事,主角是家人被惡鬼殺死的少年竈門炭治郎及其唯一倖存卻化為鬼的妹妹禰豆子。這部作品於2016年2月開始連載,初期人氣較為低迷,但隨着故事展開,口碑漸漸爬升。去年,漫畫更因成功改編為動畫而銷量飆升—動畫播出前累計銷量350萬本,到今年5月銷量已超過六千萬本!這本漫畫是《週刊少年JUMP》新一代頂樑柱級別作品,何況今年秋季還預定上映劇場版,多個合作項目亦即將展開,若在這個時節突然結局,很不像以壓榨作者、強行拖戲著稱的《週刊少年JUMP》作風。

撰文︰劉冉

連載於《週刊少年JUMP》雜誌的人氣漫畫《鬼滅之刃》於今年5月銷量已超過六千萬本。(網上圖片)

不過,在《週刊文春》爆出的這篇八卦文章中,讀者關注的重點並不只是這部人氣漫畫即將收尾,更是一個有些出人意料的細節:這部少年熱血漫畫的作者,其實是女性。

《鬼滅之刃》的作者吾呼世晴在連載開始時還是個漫畫新人,自繪形象是戴眼鏡的鱷魚,真人比較低調神秘。連載期間,一直有過作者是女性的猜測;由於官方從未證實,故許多讀者推測「只有女性作者才會隱藏性別」。《週刊少年JUMP》此次則稱,匆匆終結的原因是「吾呼世晴由於家庭事務而不願意繼續在東京從事漫畫創作,想在連載結束後回到九州老家」,可以說由此暗示了作者的性別。

吾呼世晴當然不是第一個以化名出道並模糊性別身份的漫畫家。劇情與深度皆堪稱一代經典的少年漫畫《鋼之鍊金術師》,其作者荒川弘可能是最著名的以男性筆名活躍於業界的女性漫畫家。荒川弘本名荒川弘美,傳言稱當年她的編輯認為用女性名字的漫畫家畫出的少年漫畫作品會被讀者戴着有色眼鏡看待,不可能受歡迎。如今,荒川弘是女性這事實早已廣為人知,但當年連載時大部份讀者都先入為主地認為她是男性。甚至到了2017年荒川弘初次接受電視採訪時,仍有大批讀者在網上震驚地討論「原來鋼鍊的作者是女性?!」。

《鋼之鍊金術師》的作者荒川弘可能是最著名的以男性筆名活躍於業界的女性漫畫家。(網上圖片)

日本社會性別偏見之嚴重自不待言,漫畫界更是重災區,以至於大部份出色的作品,其作者總會被默認為是男性,因此隔三差五就有「原來這位先生是女的?!」這種烏龍話題出現。其實在日本漫畫史上,早有許多早期以男性筆名出道、後期公開女性身份的大師級作者,然而,歷經多次衝擊之後,讀者們的性別刻板印象至今仍然根深柢固。例如,讀者認為女性作者難以勝任邏輯嚴密的推理作品,但少年偵探漫畫扛鼎之作《金田一少年之事件簿》的作者佐藤文也其實是女性(本名為佐藤文子);她曾被日本網友投票選為「想不到是女性的漫畫家第一名」—這個投票的存在本身也可以說是赤裸裸地展示了漫畫讀者的刻板印象。亦有人認為女性作者只會賣腐、畫不出真正的運動漫畫,但以《足球風雲》為代表作的大島司及《哨聲響起》的作者樋口大輔都是女性。大島司曾坦承,當年正是因為害怕讀者發現作者是女性而對其作品敬而遠之,才起了這個男性筆名;甚至連她的自畫像也是男性形象,還常常用男性人稱代詞來自稱。還有人認為女性作者不夠有幽默感,駕馭不了搞笑漫畫,可國民級搞笑漫畫《忍者亂太郎》的作者尼子騷兵衛及《熱帶雨林的爆笑生活》的作者金田一蓮十郎等,都是使用男性筆名的女性!

《金田一少年之事件簿》的作者佐藤文也其實是女性,她曾被日本網友投票選為「想不到是女性的漫畫家第一名」。(網上圖片)

至於所謂「王道少年漫畫」更不必說,近年來出色的女性作者愈來愈多,例如《魔笛少年》的作者大高忍、《家庭教師》的作者天野明、《驅魔少年》的作者星野桂、《異獸魔都》的作者林田球……然而,這些女性作者用的都是男性或中性筆名,刻意模糊性別的做法仍然十分常見。漫畫家櫻井亞都曾在推特上爆料稱,在她還是新人的時候,編輯說「女生畫少年漫畫很惡心」,因此要求她取一個中性的筆名;在引發熱議之後,她刪掉了這帖文,但這番業內人士的證言也揭示了許多女性作者之所以改名的壓力來源。

對於男性漫畫家,讀者往往認為理所應當,因而首先關注的是作品;然而一旦女性漫畫家的身份暴露,其長相、身材與私生活似乎立刻成為人們茶餘飯後的談資,作品反倒要靠後站了。如果在Google上搜索男性漫畫家的名字,跳出的關聯搜索通常是「新作」等關鍵詞;但如果搜索女性漫畫家的名字(例如金田一蓮十郎、大高忍等),關聯搜索則通常包括「懷孕」、「結婚」、「長相」等。

國民級搞笑漫畫《忍者亂太郎》的作者尼子騷兵衛都是使用男性筆名的女性。(網上圖片)

此次《週刊文春》披露的消息,也毫無理由地洩露了作者的私人信息;亦有少數讀者因此攻擊吾呼世晴「因為是女性所以對作品沒有責任感」,「以後不要推女性作者了,對出版社毫無感恩之心」。更有人一旦發現作者是女性,便開始藉此攻擊作品質量,「女性特有的糟糕最終回,也許是作者本人能力問題吧」。面對如此之多的阻礙與偏見,無怪乎女性漫畫家紛紛決定改名出道了。

其實,「少年漫畫」、「少女漫畫」,以及更多強調讀者性別身份的作品分類模式,又何嘗不是強行建構出來的呢?少年漫畫中所謂「王道」,往往包含對於男性氣質與友情的模式化塑造;作者與讀者皆被二元性別模式所束縛,陷入「只有男性愛看」和「只有男性能畫」的錯覺,又反過來迎合和強化這種僵化的性別氣質。隨着少年漫畫界出色的女性作者愈來愈多,也許這一分類的邊界終將日益模糊。無論畫什麼題材,女性漫畫家都毋須刻意隱瞞性別的那一天,不知何時才會到來。日本的女性漫畫家毋須刻意隱瞞性別的那一天,不知何時才會到來。

《香港01》周報特約撰稿人劉冉其他文章:

只要是醫學題材就會高收視爆紅?盤點經典日本醫療劇

【新冠肺炎】重溫日本抗疫題材影視 正視疾病爭議

日本反戰電影能否突破局限?

日本便利店將告別24小時營業 全年無休不再?

動漫打救沉寂競技 「歌牌風潮」走向世界

日本逃離社會的百萬「家裏蹲」

社運年代遠去 日本成為不會憤怒的社會?

挖掘社會黑暗面 日系推理文學的潮起潮落

哥斯拉的前世今生 怪獸背後揭日本人恐核陰影

【平成令和】日本皇室的「厭女症」 登基儀式、繼位天皇通通無份

【專欄.東瀛物語】日本離婚文化 從緣切寺到熟年離婚、卒婚

上文刊登於第215期《香港01》周報(2020年5月25日)《女漫畫家為何使用男性筆名?》,網上標題為編輯重擬。

更多周報文章︰【01周報專頁】

《香港01》周報,各大書報攤、OK便利店及Vango便利店有售。你亦可按此訂閱周報,或按此試閱周報電子刊,閱讀更多深度報道。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