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楊凡揚名始於攝影 曾為張國榮鍾楚紅拍經典照

最後更新日期:

今天的威尼斯最佳劇本金獅獎,一切其來有自,最早可追溯至青春少艾年代的楊凡,他在中學時投稿於《中國學生周報》,第一篇文章就是寫電影《亂世佳人》(Gone with the Wind)的主題曲,電影中的郝思嘉也說,「Tomorrow is another day」。未來肯定是個未知數。

楊凡指出「最喜歡《繼園臺七號》美玲(女兒)說的那句 『明天是屬於我的』。多麼年輕多麼肯定多麼任性。」(鄭子峰攝)

「在我心目中有關香港情結的荷里活電影沒有一部可以超越《生死戀》(Love Is a Many-Splendored Thing)。《芳華虛度》(Back Street)肯定不在我最喜歡的電影名單之中,但是,這四個字是多麼惆悵,悲芳華之虛度。很多年前,我在香港電影資料館做了一個講座,就用「芳華虛度」四個字,聽眾只有十來個。現在寫的小說也取用了這個電影片名,內容就是《繼園臺七號》前傳後事。即使是粗枝大葉,每當讀到虞美人與兒子的分離,還有母親與鴇母的對比,還是會流淚。這確實是一本用自己真正感情寫出的小說,真假虛實不分,嘗試用最簡單的文字表達出一種不可言喻的華麗。」最終《芳華虛度》結集的15篇小說只挑出了三個短篇:《青春夢裏人》、《金屋淚》、《春風沉醉的夜晚》改編成這次的動畫電影。

1987年的《花花公子》(Playboy)封面鍾楚紅穿上一襲黑色連身泳裝,正是楊凡拍攝的封面照片。(網上圖片)

事實上,楊凡最早揚名就是他的攝影作品,先後出版過攝影作品集:《少年遊》、《西藏行》、《美麗傳奇》等。他回憶起有次與張國榮一起在半島酒店喝下午茶時,將自己的作品《美麗傳奇》送出,哥哥笑說:這本畫冊沒有我,怎可以稱之《美麗傳奇》?隨即兩人相伴上楊凡的影樓拍下一襲黑白照片。

這天,跟楊凡走上繼園臺,此地已不再是1938年廣州「南天王」陳濟棠兄弟陳維周家族建成的豪華宅第「繼園」,再也尋不着昔時寄寓於此的孟小冬、張愛玲、司馬長風等文人的身影。司馬長風那時就住在繼園街,街口的英皇道上有家蘭心照相館,張愛玲的標準照都打有「蘭心」的水印和簽名,時間過得怎麼那麼快,在這春風沉醉的黃昏,故事是昨日發生的事,而套回來又好像今日發生的事,明日我們又會怎樣呢?

楊凡曾為張國榮拍下一襲黑白照片。(網上圖片)

目眩神迷殖民建築

坐在電車,隨着棉絮的指引,往北角方向一路順來,風景和中上環迥然不同,路上行人的步伐,就比中環緩慢幾許。「來到北角繼園臺七號,那是一棟五層樓高的戰前舊樓,坐落在英皇道的山坡上。夕陽照射在長滿綠苔的外牆,雖然各戶窗花的顏色都表述出各自的歷史與個性,在那敗瓦頹垣的底色下,仍露出往昔的傲氣,卻不失優雅,看得出以往也是人間天堂。」那年月的香港,正是這位瀟湘少年心目中的人間天堂。

一路走來命中注定

楊凡一路走過來,愛寫、愛攝影、愛音樂,加起來就唯有,也只有是電影了,彷彿命中注定,他笑說自己一路走過來什麼都是自學的:「回顧我的一生,不學無術,憑着自己的小聰明,闖蕩江湖。適逢幸運,薄得名利,花甲之年,本應罷手,以享天年。然而,因緣際遇,把握機會,將自己的經歷做個回憶。因為性格剛烈自私,是處不多,如此長篇道來,只希望讀者看到走過的路和交往的友人情誼,得到某些啟示。」

上文節錄自第222期《香港01》周報(2020年7月13日)《獨家專訪電影導演楊凡:追憶繼園臺的逝水年華》,網上標題為編輯重擬。如欲閱讀全文請按此訂閱周報,或按此試閱周報電子刊,瀏覽更多深度報道。

相關文章︰

【音樂劇】專訪《一水南天》創作者:大時代下的香港人如何抗天命

【專訪】香港電影業陷低谷 田啟文:原因是失去定位

【專訪.上】捕捉異鄉的遺民 劉博智:用鏡頭捎回還鄉夢

【專訪.上】轉戰幕後拍紀錄片 郭錦恩追溯華人移民故事

專訪劇作家莊梅岩 在不快樂的時代寫快樂的故事

更多周報文章︰【01周報專頁】

《香港01》周報,各大書報攤、OK便利店及Vango便利店有售。

222期《01周報》精選內容:

【封面報道】第三波疫情非突如其來 防疫豈能有漏網之魚

【深度解讀】返深留港兩徬徨 跨境學童被遺忘

【其他精彩內容】

如何理解公務員「宣誓效忠」?

解封後人潮洶湧 英國酒吧文化:放縱背後的憂鬱

獨家專訪電影導演楊凡:追憶繼園臺的逝水年華

突破AI運算瓶頸 晶片研發競賽展開

推動社保新政 提升扶貧成效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