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大選】拜登副手賀錦麗登場 劃下選戰穩局 同時籌謀接班

撰文:黃治金
出版:更新:

美國前副總統、民主黨推定的總統候選人拜登(Joe Biden)在上周二(8月11日)下午宣布,由加州聯邦參議員賀錦麗(Kamala Harris)擔任副手。賀錦麗因此成為美國歷史上首位擁有亞裔和非裔血統的女副總統候選人。

賀錦麗(右)在其身份背景上補足了拜登的白人老頭形象,在政治傾向上也能助他反駁特朗普的「極左」指控。(美聯社)

奧巴馬式的政治仕途

出身於移民、知識份子家庭的賀錦麗今年55歲,比拜登小22歲。母親高普蘭(Shyamala Gopalan)出生於印度,是一位癌症研究者,父親哈里斯(Donald Harris)出生於牙買加,是一名經濟學博士。賀錦麗從小受父母的政治傾向影響,跟隨他們上街參與民權運動。但母親印度裔的身份對賀錦麗的影響更大,其成長過程深受印度文化影響,名字「Kamala」即是梵語裏的蓮花一詞,寓意花朵雖浮於水面,但根卻牢牢扎於水底。2014年,賀錦麗與猶太人律師埃姆霍夫(Douglas Emhoff)結婚時,也遵循了印度教和猶太教傳統。

除了注重印度裔的身份及文化外,賀錦麗也看重其他亞洲文化。「賀錦麗」便是2003年她競逐三藩市檢察官時,為了吸引華人選票所起的中文名字。她也以非洲裔美國人的身份而自豪,從學、從政生涯基本上都以「非洲裔美國政客」形象示人。

賀錦麗競選團隊提供了一張賀錦麗於2007年拍攝的照片,圖為她和母親一起參加中國新年遊行。(資料圖片/美聯社)

2014年,時任總統奧巴馬曾考慮提名賀錦麗擔任司法部長,但賀錦麗當時以競選參議院席位為由回絕。隨後,賀錦麗成功當選加州聯邦參議員,成為美國歷史上第二位非裔、第一位印裔參議員。她尤其關心並參與了近年美國關於種族問題的討論及「黑人的命也是命」(Black Lives Matter, BLM)運動。

2019年1月21日,賀錦麗宣布參選總統,角逐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提名。在她宣布競選後的24小時內,其團隊就籌得150萬美元,趕上了2016年佛蒙特州參議員桑德斯(Bernie Sanders)宣布參選時的水平。她在參加2020年黨內初選辯論時,曾就種族問題「伏擊」拜登,質疑拜登過往曾反對去隔離化公車政策的歷史,聲稱她就是當年靠着公車上學的「那個小女孩」。賀錦麗當時含淚批評拜登在國會的投票記錄,這一攻擊着實讓拜登措手不及。

賀錦麗在參加2020年黨內初選辯論時,曾就種族問題「伏擊」拜登。(Getty Images)

拜登夫人吉爾(Jill Biden)稱賀錦麗這番言論是對拜登的「當胸一拳」。後來,在拜登及其團隊遴選副手的過程中,賀錦麗對此番初選中的表現回應稱:「這只是政治。」這種初選中的「不愉快」,並沒有妨礙她成為拜登副手的最佳人選。

何以選中賀錦麗?

拜登選擇賀錦麗並不令人意外,畢竟她自初選以來一直是排名靠前的副手人選之一。

上文節錄自第227期《香港01》周報(2020年8月17日)《黎智英涉國安法被捕 警方依法,何以「有理說不清」?》。如欲閱讀全文請按此訂閱周報電子刊,瀏覽更多深度報道。

227期《香港01》周報精選內容:

【封面故事】致「建設力量」:請不要空談「變革」!

【一周焦點】立法會延任一年 民主派沒有本錢「總辭」

【一周焦點】漂泊的港人:從「回流」到「回回流」

黎智英涉國安法被捕 警方依法,何以「有理說不清」?

遲到的公開 解讀美媒採訪武漢病毒研究所

當謠言攻陷港台輿論:「一帶一路」何以炸裂黎巴嫩

新興產業抗疫力強 失業潮湧現,轉行求生機

失業、捱餓、欠債致「手停口停」 美國:疫情滋生貧窮危機

運動產業藉科技復蘇 再掀數據監控爭議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