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下勞動者.一】清潔工:裝備「足夠」不用怕?

撰文:林嘉淇
出版:更新:

「在家工作」成為不少打工仔的日常。然而,在疫情期間,這個城市仍然有一群人默默外出工作、堅守崗位,維持城市最基本的運作,並站在面對病毒的第一道防線上。對於一眾因為工種限制仍要在外工作的基層人士來說,他們最關心的是如何避免「中招」之餘,又能確保生計不受影響。

「怕什麼?我那麼老了,也不怕(死),亦不輪到自己驚。」被問到會否擔心新冠肺炎疫情時,在大埔某私人屋苑的垃圾站當食環署外判清潔工已有三、四年的葉伯淡然道。

跟葉伯走一趟平日的工作路線。葉伯戴着勞工手套,推着垃圾車,車上盛着掃帚及兩個大圓膠桶,每到一處垃圾桶,便把快將溢滿的垃圾或用掃帚壓一壓,或倒在垃圾車的膠桶裏。有時,看到放在垃圾桶旁的一袋袋外賣垃圾,葉伯會有少許抱怨:為何不直接棄置於垃圾桶內呢?有時,看見被隨手丟棄、用過的口罩,葉伯抱怨之後,還是會彎下腰收拾好。

清潔工葉伯坦言不怕受感染,更說「不到自己怕」。(黃寶瑩攝)

未察覺到危險所在

「真的不擔心嗎?」記者問。「我『身經百戰』!哈哈!」葉伯輕輕笑了幾聲。

葉伯的態度之所以如此,在於他認為現時有「足夠」的防疫裝備—1、2月時疫情初期,公司每天向每名清潔工派發一個口罩,現在改為一天兩個,聽說因為市面多了供應,之後每天能從公司分發到三個口罩。

有環保團體估計,疫情期間每天有逾5,000萬件即棄塑膠餐具垃圾。(黃寶瑩攝)

遲遲拒列入職業病

早前曾有工會要求政府把新冠肺炎列為職業病,以保障染病員工可獲合理補償,但政府一直以「需要更詳細的數據」推搪。勞工處副處長(職業安全及健康)梁永恩於4月在立法會回覆議員提問時表示,由於新冠肺炎在香港是廣泛傳播的病毒,難以確認患者是於職場上或在日常社交生活中受感染,現時亦未見某類工種特別多人染病,故需在掌握衞生署數據後才能展開相關研究。

那麼,為何當年會把非典型肺炎(SARS,俗稱「沙士」)列為職業病呢?梁永恩說因當時醫護人員染病數目是「很高的比率」,感染率佔總患者的22%,故符合以上條件。

上文節錄自第229期《香港01》周報(2020年8月31日), 文章原題《疫情下的勞動者們 為生計徬徨 陷健康風險》。如欲閱讀全文請按此試閱周報電子刊,瀏覽更多深度報道。

229期《香港01》周報精選內容:

【封面故事】深圳持續改革動作頻頻 經濟融合 香港唯一出路

深港走過不同的四十年 嚮往深圳「未來之城」

深圳在跌撞中「螺旋式」前進 香港還能憑「死好命」走多遠?

全民檢測 人人有責 拆解反對者兩大偽命題

試射「東風」密集軍演 特殊時期中國軍方對美展示強姿態

藏在四次經濟會議中的習式密碼 中國高層政治進入「聚焦經濟」周期

疫情下的勞動者們 為生計徬徨 陷健康風險

私院護士:繼續當前線士兵

孤島戰亂生存記:也門索科特拉島命運多舛

從愛奇藝到淘寶台灣 蔡英文上演形式主義封殺騷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