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島切腹|以一敵千的世紀辯論 右翼VS左派「堂堂正正君子之爭」

撰文:01周報
出版:更新:

1969年,正值日本學運高潮,三島由紀夫昂然踏入東京大學校園,在講台上與學運組織「全共闘」進行了一場「以一敵千」的激烈辯論。翌年,三島闖進自衛隊基地挾持總監,並向近千名自衛官發表演說,惟意圖發動政變失敗,最終切腹自盡。

近期上映的紀錄片《三島由紀夫:最後思辯》,罕有地公開這位足以問鼎諾貝爾文學獎的傳奇右翼份子在東大的世紀辯論,監製更剖白,在網路時代人人躲在鍵盤後,處處充斥不負責任的謾罵;相較之下,三島與學運成員是堂堂正正的君子之爭,「我希望現代人見識一下,這群知識份子剛直、純粹的態度!」

+1

當年三島由紀夫想證明「語言仍是有力」而答應參與辯論,這場激辯沒有訴諸武力,而是政治思想的對話交鋒。可惜,「世代之爭」令辯論雙方都難以彼此理解,三島經歷二戰失敗的挫傷,他對天皇的崇拜源於日本民族主義和傳統本位思想,意圖重振國魂。學生則在戰後成長,認同全球左翼反戰浪潮,對三島的想法自是嗤之以鼻。

半個世紀過去,導演修復1969年的珍貴辯論片段,再訪問當年的見證者(包括左翼全共闘和右翼楯之會成員),一起回顧往事,重溫傳奇辯論,再輔以解說,試圖與觀眾重新深究辯論內容及開展討論。

這齣紀錄片教我們進一步思考抗爭運動的規律,政治意識形態的局限,以及文字的影響力,這些都有當代意義,在日本,在香港,在世界,放諸皆準。誠如三島為辯論總結發言:「我相信各位的熱情,就算其他一切都不足以為信,希望各位明白,我依然相信你們的熱情。我希望我的話能打動各位,然後我就要離開了……」

三島由紀夫的剛烈形象永留於細江英公的寫真集《薔薇刑》。(網上圖片)

詳細內容請閱讀第297期《香港01》電子周報(2021年12月28日)《《三島由紀夫:最後思辯》:相信熱情與文字的年代》。按此試閱電子周報,瀏覽更多深度報道。

297期《香港01》電子周報其他獨家精選內容:

積極重塑「港人治港」 就有底氣「重啟政改」

「可持續發展」全球有責 保育政策不彰釀生態災難

民生矛盾要解決 政改問題不避難

外判自僱同遭剝削 勞動者疫下苦撐

Omicron漸成主流 抗疫短板已屢見不鮮

2021無法控制外圍環境 2022自我改善鞏固金融

專訪房寧:蘇聯解體最主要原因在於政治繼承

遊戲大廠染指NFT 顛覆創新還是投機工具?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