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第一屆金像獎「最佳電影」 以質樸為據的《父子情》

撰文:01周報
出版:更新:

山邊木屋,小孩為小小孩表演幻燈片娛樂。「(入場費)十張公仔紙。」「我只有五分錢。兩個人可以嗎?」「好吧!」守門的孩子作了特別通融的表情。
這「兩個人」是爸爸經常進出監獄、快把父親臉孔忘掉的野孩子吳紹沖與爸爸動輒揮動藤條、只記得父親怒氣沖沖模樣的窮孩子李家興。幻燈映完了,小觀眾們沸騰起來,猛烈地鼓掌。

《父子情》獲香港電影金像獎協會票選為「最佳華語片一百部」之一。(《父子情》劇照)

第一屆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電影」、來自上世紀八十年代初的《父子情》談近半世紀前的人與情,技藝質樸。電影中大部份的城市景象破落,天空總帶點灰沉。許多片段看似遙遠,又有點似曾相識。放學,兩個小男孩在山頭大石上閒聊,眼下是一戶挨着一戶的小木屋。假日,兩個小男孩從影院出來,模仿差利笨拙的走路姿態。

小小孩在山頭放野,在懵懂中成長。電影有兩場火災,第一場小火災是孩子在木屋閣樓用蠟燭創作幻燈片失火,第二場大火災是整個木屋區陷入火海,無數家園盡毀。第一次,男孩滿肚委屈,他只是和朋友玩幻燈片(他們喜歡電影),好友在慌亂中救了妹妹(他們很英勇)。第二次,男孩隱約瞧見大人世界的憂傷。

《父子情》讓我們好奇又想探究上世紀六、七十年代的基層家庭面貌,在寫字樓當小職員的爸爸,照料一家七口的媽媽,在男尊女卑家庭長大的女兒,想當戲院帶位員的男生——他們是怎樣活着?他們的情感如何?

在山頭的秘密基地,男生哭說,我們不能再見面了,我爸爸要進監獄,我要進保良局。摯友懊惱怎麼辦。「咁我哋幾時先見返面呀?」「除非你爸爸都坐埋監啦。」「我爸爸唔肯坐監架。」他知道爸爸是不會坐牢的,爸爸只會牢牢逼迫他讀書上學,即使他已轉了五所學校。

電影沒有故弄玄虛,也沒有什麼佈局懸念。片首早已道來:黃大仙徙置區,羅山木手執兒子羅家興的碩士文憑,因為興奮過度而心臟病發離世。羅家興最渴望攻讀的是電影。差利說他深愛悲劇,悲劇裏總藏着美好的物事。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