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系」動畫:以視覺藝術反映社會瓦解後的自我隔離心理(上)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在2000年初,日本曾經出現過名為「世界系」的動漫畫類型。世界系動畫,簡言之,就是「男女主角之間的交往關係,會連繫到世界的存亡」的動畫。劇情上,其中最明顯的處理正是「取消社會」的敘事技法。以最近期的動畫為例的話,《Darling in the Franxx》前半的劇情正正有明顯的世界系特徵:男女主角共同對抗天外生物「叫龍」,不抵抗「叫龍」世界就會末日。與此同時,故事前半幾乎沒有提及,「叫龍」為甚麼會出現,統治人類的「七賢人」又與世界滅亡有甚麼關係等。本作故事設定與1995年的《新世紀福音戰士》幾乎可以一一對應:「叫龍」對應「使徒」,「七賢人」對應特務機關「NERV」以及「SEELE」,兩個故事中男女主角對計劃的全貌同樣一無所知。

 

不少人將《Darling in the Franxx》 與《新世紀福音戰士》的劇情以及視覺語言作比較

 

「世界系」動畫對於劇情,以及象徵符號的風格化處理,引來了視覺藝術研究者的目光。在8月31日,香港藝術空間 ParaSite 舉辦研討會「沒有社會這回事:世界系想像與敘事」,是香港絕無僅有的動畫與視覺藝術的跨界研討會。此次研討會由策展人長谷川仁美主辦。該研討會請來女影香港電影節總監黃鈺螢博士,日本橫濱國立大學的須川亞紀子副教授,重慶大學的霍活(Christopher Howard)博士,以及日本文藝評論人黑瀨陽平參與。


題目中最有趣的部分「沒有社會這回事」乃是英國前首相,有「鐵娘子」之稱的戴卓爾夫人的名言。全句為:「沒有社會這回事,只有男人、女人,以及家庭。」 (“There is no such thing as society. There are individual men and women and there are families.”)戴卓爾夫人任內最有名的政績是一改七十年代英國推行的福利主義社會政策,推動經濟改革,因此她後來被稱為新自由主義的其中一個主要推手。「世界系」一再強調社會的消失,但這句話卻在遙遠的英國得到政治人物的呼應,不禁令筆者留意社會消失的歷史與時代動機。
 
世界末日的意象


策展人長谷川仁美提到,首先讓她留意到「世界系」的並不是一季季的動畫作品,而是日清杯麵的廣告。本年初日清杯麵推出一系列稱為「AOHARU Hungry Days」(青春【註1】)的動畫廣告。該系列最後一集中,隕石正要撞擊地球,大廈崩塌,外星生物破壞地表;與此同時,男主角卻希望女主角回應他之前的表白。在電視廣告出現「世界系」想像,正是這種視覺語言登陸主流文化的顯現。

 

 

神話為不同有矛盾的價值觀、習俗之間真正的矛盾提供想像的解決方法。長谷川重提法國結構人類學家李維史陀(Claude Levi-Strauss)的觀點。「世界系」之所以誕生,並融入主流文化成為新的文化符號,或許正是社會壓力太大,令到自然破壞社會、混亂摧毀穩定本身成為了想像的場景。幻想中的世界毀滅,舒緩真正的社會壓力。

 

何子彥多媒體創作《此地》(Earth)截圖

 

「世界系」動畫可以進一步拆解為兩大視覺元素群:世界末日的景象,以及「社會」消失的景象。長谷川提到她在不少亞州藝術家的創作中都看到這兩個傾向:前者她留意到世界末日與「救贖」的關係,例如新加坡藝術家何子彥的《此地》(Earth)。何子彥以影像與音樂再創作了不少描繪後末日景象的名畫,例如卡拉瓦喬(Caravaggio)。在長谷川眼中,這種救贖可以包括四個可能:宗教救贖、普世和平、弱者的解放與充權、以及從貧窮中解脫。「社會」消失的作品則要數香港藝術家曾建華的《無》(Nothing),此類圍繞個人存在的哲學問題,使社會背景變得不再重要,也許能揭示尼采、卡繆、沙特等存在主義哲學家的流行。

 

「世界系」大辯論:從世界系與生存戰爭

 

宇野常寬《零零年代的想像力》

 

霍活教授大概為與會者簡介了2000年代有關「世界系」的論爭:論爭雙方分別是提出「資料庫動物」論的東浩紀教授,以及文化評論人宇野常寬。宇野常寬提出,因為小泉純一郎在2001年推動「新自由主義」改革,透過削減公共開支、推動私有化等方式振興經濟,以求將日本從「失落的十年」脫離。原本充當社會福利提供者角色的企業面對日益激烈的競爭,紛紛開源節流,減少正式員工的福利,並將更多工作外判。工作零散化,朝不保夕的生活狀態催生了「生存系」動畫的興起。生存系動畫的特色「不殺人就會被殺,不傷害人就會被人傷害」,這正好對應以逃避社會為基調的「世界系」動畫。

 

前島賢《世界系是甚麼?》

 

以類型論的發展而言,霍活引述了前島賢《世界系是甚麼?》:「世界系」從《新世紀福音戰士》開始,經歷了概念成形階段、典型化階段、「自反性創作」階段,以及類型衰落的階段。「世界系」這概念其實不足以形容《新世紀福音戰士》非常複雜的敘事結構及視覺暗示。然而「世界系」抽取了世界末日、男女戀愛以及救贖的元素,逐步發展成熟,其代表作是《最終兵器彼女》。「自反性創作」指創作者以一套成熟的視覺語言體系進行再創作,回應特定作品類型,對當中的問題深化、轉換、戲仿。例如在《涼宮春日的憂鬱》中,涼宮春日正是有毀滅世界的能力而不自知的少女,主角一群人為了取悅她,讓她覺得世界還值得繼續存在而不斷與她嬉戲。類型衰落亦即所謂「後世界系」階段,「世界系」動畫消失,但相關視覺元素沉積,成為其他新類型興起的素材。


 
【註1】一般讀作Seishun,Ao-haru「青春」的其中一種可能讀法)。
 

 

《01哲學》,哲學入門,深入淺出,更好地理解,更好的邏輯。
立即下載《香港01》App:https://hk01.onelink.me/FraY/hk01app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