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愛情的自言自語(一)柏拉圖談愛|曾瑞明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作者|曾瑞明

 

關於愛情的自言自語(前言)|曾瑞明

 

愈讀哲學,愈感到柏拉圖的厲害。幾本《對話錄》可說將哲學的重要話題都考察過了,《斐多篇》(Phaedo)講靈魂不滅,《美諾篇》(Meno)講人生需要的德性,還有那無所不包,談知識、談政治的《理想國》(Republic)。關於愛情,當然則不能忽略《會飲篇》(Symposium)。柏拉圖是一個極佳的哲學作家。對,是作家,不只是哲學家。將柏拉圖看成是「文學的敵人」恐怕是簡單標籤了,穿鑿附會了。他不只是將論證寫出來,還有人物、場景。他根本是提供一個哲學劇場供我們投入其中,作思辯活動。

 

柏拉圖:理型與洞穴 - EP10

柏拉圖:政治與人生 - EP11

懷海德︰哲學史不過是對柏拉圖的註腳 (12/30)

柏拉圖:藝術的幻像,使人遠離真實丨梁光耀

 

愛的宴會

《會飲篇》是一個飲酒的宴會,人們平時思想規矩,話只說幾分。酒一入口,心裡話、平時不說的話都說出來了。劇作家 Agathon 是主人家,他剛在悲劇大賽拿了獎,宴請了哲學家蘇格拉底,政治人物 Alcibiades、法律界人士 Pausanias、雅典貴族 Phaedrus、醫生 Eryximachus,與喜劇作家 Aristophanes。他們在席上的對話,可說是愛的跨學科考察。

 

柏拉圖《會飲篇》(Symposium)

 

更有趣的,是《會飲篇》的敘事角度。我們不知道敘事者是誰,是他還是她?撲朔迷離。告訴我們整個《會飲篇》對話的 Apollodorus 本身並無親歷其景,還要再依據另一個人Aristodemus 的回憶。一部哲學著作是回憶別人的回憶,回望今天有點八股的學術論文規格,真的服了。我想起另一個了不起的哲學文學家莊子說:「以謬悠之說,荒唐之言,無端崖之辭,時恣縱而不儻,不以觭見之也。」你不能預設哲學家說的話是金科玉律,你只能投進其中感受和思考。

 

愛神的論證

說回《會飲篇》。賓客們大概喝得酒太多,於是決意一起歌頌希臘的愛慾之神厄洛斯(Eros)。厄洛斯到了羅馬就是丘比特(Cupid),會用箭令凡夫俗子投進不能自控的愛欲之中。希臘的厄洛斯,是在希臘神話中是代表愛情、美麗與性愛的女神阿佛洛狄忒(Aphrodite)的兒子(對,愛神是男的)。作為一個有翼、有「神力」的男人,他究竟是不是神?這樣問很奇怪,但愛神本身也是很奇怪的:他是 daimôn(後來演變成 demon,意即 evil spirit),既不神聖也不會死,是一種精神性的中介(spiritual intermediary)。忘了告訴你,愛神的父親是 Ares,是戰神,處於「Penia」(need)和「Poros」(plenty)之間。「之間」在希臘神話文化中,不是中庸,而是缺欠。

 

愛慾之神厄洛斯(Eros)

 

在《會飲篇》中,柏拉圖借人物之口,指出厄洛斯/欲愛(eros)即是一種缺乏的狀態。他提供了這樣的論證︰

前提一︰厄洛斯會欲求;

前提二︰所有欲求都會欲求它所缺乏的東西;

前提三︰厄洛斯缺乏它所欲擁有的;

前提四︰厄洛斯愛和欲求美的東西;

結論一︰所以,厄洛斯缺乏美和美麗的東西。

前提五︰好的東西都是美的東西;

結論二︰所以︰厄洛斯缺乏好的東西。

因此,厄洛斯一般來說,都不是好的,但它是我們追求好的動力。

 

女人的智慧

柏拉圖「神」的地方,是他總不會將事情說盡。在《會飲篇》中,整個宴會當然沒有女人的份。令人想起八十年代經典廣告金句︰「今晚又冇我份喇」(今晚又沒有我的份了啦)。飲宴只是男人之間的親密的智性交流,是因為他們要在男人當中耀武揚威?當晚,蘇格拉底竟說,唯一我會說我知道的,就是愛的藝術(the art of love)。蘇格拉底不是愛說自己一無所知的嗎?為何在這方面這麼信心十足,甚至不怕自己過於獨斷?

是女人。蘇格拉底的愛情導師,是來自 Mantinea(後來在伯羅奔尼撒戰爭跟斯巴達結聯)的 Diotima。這個女人在很多事情都充滿智慧,她就教曉了蘇格拉底甚麼是「愛的階梯」(ladder of love)。現在,到蘇格拉底「回憶」他的學習成果了。

Diotima 區分靈魂的愛(soul-eros)與身體的愛(body-eros),她認為前者的地位較高。在她的眼中,愛是不足的,不應是我們追求的東西。但愛是一種方法,讓我們接觸神性(the divine)。我們最初或會只愛個別人肉體的美,後來會愛所有的肉體(小心,這裡意思是愛上肉體美的共性!)。然後,開始愛上人靈魂的美麗,最終愛上美本身。美本身是一種理念。愛人的美麗會激發我們愛神性,但愛只是起點,不是終點。柏拉圖說的不是我們今天趨之若鶩的浪漫之愛,而是一種對智慧的欲求︰love of wisdom。蘇格拉底正正由愛年輕人的肉體開始,進而升華至愛上智慧。

 

柏拉圖哲學的一個套式也影響甚深。甚麼是 X?怎樣才算好的 X?前者是定義,後者是規範。這開啟了哲學史之後對愛的探索方式。懷海德說西方兩千多年來的哲學思想僅是柏拉圖的註腳而已,是真的。

 

 

《01哲學》,哲學入門,深入淺出,更好地理解,更好的邏輯。
立即下載《香港01》App:https://hk01.onelink.me/FraY/hk01app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