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際之國的有栖》|在霍布斯式的國家 過海德格式的時間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在最近的《Sweet Home》以外,日本漫畫改篇的劇集《今際之國的有栖》仍然居於 Netflix 香港區熱播榜頭三位。對《今際之國的有栖》(英文名 Alice in Borderland,下稱《今際之國》)的介紹與評論已有不少,本文試從霍布斯與海德格兩位哲學家的觀點來解讀這部作品。

【以下內容包含《今際之國的有栖》劇情,敬請留意】

(Netflix)

「今際之國」的國家與利維坦

我們在作品開始就看到作品的基本設定,主角與其他角色都認同縱使同樣是東京,但自己身處的是有別於日本的另一「國家」。所有「入國」的人都有護照,要「簽證」方可以批准逗留,而「海濱」(Beach)組織的終極目標是讓所有成員都順利「出國」。這裡的隱喻,就在於「國家」並非由地理上的國界、領土或是民族、文化傳統,而是由主權與社會組織的方式來定義。

(Netflix)

作品的英文名稱、男女主角的姓氏以至撲克牌的意象,都直接借用了《愛麗絲夢遊仙境》。如果「Wonderland」是個連邏輯亦可以扭曲的的奇幻國度,那麼「今際之國」的「Borderland」,就是現世與冥界之間的世界,一個讓人無限接近死亡的遊戲之國。

(Netflix)

因霍布斯的借用而舉世皆知的利維坦(Leviathan),原本是猶太教中一隻巨大海怪的名字,這詞在十七世紀有了一個引申義,指擁有壓倒性力量的人或事物。今際之國本身就是一個由各個小遊戲組成的巨大遊戲,背後的「莊家」是遊戲管理員(game master),它是主宰者與統治者,強迫國內所有人都要參加遊戲,否則會從天上射下紅色激光,輕易處決所有護照到期的人。

霍布斯:利維坦 - EP26

遊戲管理員成為一種看不見的恐怖,亦是手段非常明確的統治者。若類比於政治體制,它是以武力實行極權統治的政府,但同時只要國民遵守遊戲規則並通關遊戲,就可以享有不守現實法律約束的自由。

失敗的國中之國「海濱」

兩位主角在努力追尋後,終於找到名為「海濱」)的地方,有趣的是它彷彿是一個今際之國內的國中之國,它有中央權力機關,有自己的律法(只有三條),有軍隊與士兵,亦有如政黨般的派系。

「海濱」很快啟示出另一種、更接近霍布斯式的利維坦。霍布斯推想如果在沒有契約的約束之下,共處於世的人類就陷入一種自然狀態/國度(the state of nature)中,因競爭、猜疑與榮譽而互相廝殺。因人類的本性是恐懼死亡,霍布斯認為一個政治共同體可以建立在這種恐懼上,作為安定的制衡,這就成全了「海濱」——一個以「帽匠」為領導人的君主專制國家。

(Netflix)

為了「為所有人出國」的偉大目標,「海濱」彷彿如霍布斯所說完美結合了國家利益與個人利益,國家的得失同時也是君主的得失,因此帽匠會領導「國民」參與遊戲、搜集撲克牌;「國民」為了大義,亦會聽從指令去行動。

(Netflix)

可是「海濱」卻擺脫不了霍布斯所說的「萬人對萬人的戰爭」,「海濱」成為一個混合着強勢君主專制政權的利維坦與「萬人與萬人的戰爭」的國度。

「海濱」中武鬥派要員韮木傑在試圖侵犯宇佐木時說的,頗能對應霍布斯的理論:「你有沒有想過?偷盜、鬥毆、詐騙、放火、殺人⋯⋯這些都是被刑法所約束的犯罪行為。到底為什麼要特地製造出『法律』用來禁止這些行為,你有沒有想過?這是因為『本性』啊。人啊,是那種如果放任不管的話,就會去搶奪、鬥毆、互相殺害的生物啊。」

(Netflix)

隨後在「海濱」舉行的紅心牌遊戲「狩獵女巫」中,武鬥派就暴露出韮木所說的「本性」,殘殺其他「國民」,讓遊戲演變為求生存而進行的「萬人戰爭」。不論是為了自己訂立的法律而走火入魔的帽匠,還是錯手殺死好友、將帽匠的執着怪罪於所有「國民」身上的粟國,以至為了私欲與自身生存而開殺戒的其他武鬥派成員,全部反映出他們是不配當上「君主」的統治者,使「海濱」無法成為霍布斯式的利維坦。「海濱」最終的「滅國」,是它在「今際之國」之下必然的結果。

(Netflix)

亦論「今際」的海德格式時間

我們還可以用海德格的角度來閱讀《今際之國》。再回到「今際之國」一詞:日文「今際」(いまわ)意思是「只有現在」,亦有臨終、彌留的意思,亦有中文將作品譯成「彌留之國」,可以解為在國內的人都在生與死的界線之間,而這個設定可以體現出海德格的「此在」(Dasein)現實感。

海德格:存有與此在 - EP64

海德格《存有與時間》(Being and Time)之中,論到死亡與時間之間的關係:死亡必然會發生,且會終結人的所有可能性,當人意識到自己是終有一死的「向死存有」(Being-towards-Death),死亡這個未知的終結會迴返、反射到人當下的存有之上,使人對時間本身以至人的存在意義有另外的體會,人才會本我地(authentically)面對時間這回事。

(Netflix)

沙特將海德格的哲學接上存在意義,這亦是《今際之國》的一個明顯的主題。漫畫原著尤其多著墨於主角有栖有生命方向的迷失:有栖本來漫無目標、無所事事,但在今際之國中經歷致命的死亡遊戲,透過死亡的危機及對之的恐懼,而體會到活著的存在感。

及後有栖在摯友皆在遊戲中犧牲,以成全自己活下去,使有栖一度失去唯一的生存支柱。有栖在路上再遇上宇佐木,有了決心繼續存活以繼續「存在」,亦找到了活下去的具體目標(讓宇佐木「出國」回到本來世界),他方真正找到自己存在之意義。

(Netflix)

_________________

下載《香港01》App ,按「+」號加入《哲學》搶先看文章:https://hk01.onelink.me/FraY/hk01app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