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諾比開騷》|《花生漫畫》與史諾比小狗在藝術上的幾個特質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訪問、整理|胡雅雯

上月,美國經典動畫《花生漫畫》回歸觀眾視野,全球最知名的狗狗——史諾比(Snoopy)與它的朋友們一齊登錄 Apple TV+。這部共6集的《史諾比開騷》(The Snoopy Show,另譯《史努比歡樂秀》)每集由時長7分鐘的三部動畫組成,內容上延續史諾比以往的情節與風格,講述發生在小狗史諾比和小男孩查理・布朗之間的搞笑日常,它的回歸也令諸多觀眾不禁高呼「夢回童年」。

(Apple TV+)

史諾比於1950年首次在《花生漫畫》中登場。故事中,史諾比出生在雛菊山小狗農莊,擁有7個兄弟姐妹。一開始被小女孩里拉收養,後來成為小男孩查理・布朗的小狗並最終和他的小夥伴們成為親密的朋友。這只由比格犬原型演化而來的漫畫主角,和其主人一樣不喜歡椰子糖,卻愛吃比薩和汽水,嗜好烤棉花糖、巧克力餅乾等甜食,甚至能聽到千里之外別人吃點心的聲音。

(Apple TV+)

史諾比還對 cosplay 不能自拔,不僅善於模仿其他動物,還模仿貝多芬、一戰王牌飛行員和米奇等經典形象。除此之外,史諾比絕對稱得上是一隻「文藝青狗」——喜歡讀書、賞畫,雖然討厭含有貓、熊和蛇的圖畫書,但也熱愛托爾斯泰、赫爾曼等名家名作,還收藏梵古等藝術名家的畫作。在1965年7月的漫畫中,史諾比首次用打字機在狗屋頂寫作,由此開始了「被無限拒絕的作家」的創作生涯,「這是一個漆黑的暴風雨之夜」便出自它的手筆的名句。

(Apple TV+)

同年,史諾比和它的朋友們一起登上了美國《時代周刊》的封面,開啟了他們的成名之路。此次《史諾比開騷》開播之際,我們訪問了漫畫原作者查理斯・舒爾茲(Charles M. Schul)的遺孀簡・舒爾茲(Jean Schulz),聽聽她是如何看待這部影響遠播全球的漫畫和作為創作者的丈夫。

Q:在您看來《花生漫畫》為什麼可以流行這麼久?

Jean:我認為有三點,首先這歸功於《花生漫畫》中富於人性(humanity)的一面。查理斯賦予每一個角色人的個性,儘管這些性格特點有時有點複雜,但它們都是持久的才能與品質(enduring qualities)。這些角色的生活如同我們的真實生活,與我們的童年沒什麼兩樣。

第二點是其藝術性。他總是強調:「不要忘記藝術。」(“Don’t forget the art.”)因此,他要求每一個畫面都要賞心悅目;觀眾會發現,動畫中的每一個特別的視角、層面與維度以及角色在畫面中的移動都是精心創作。第三是漫畫中故事與情景的豐富性與多樣性。

(Apple TV+)

Q:您如何看待《花生漫畫》在不同文化中的接受及其再創作?尤其是對於原著時間、空間和文化背景的改編?

Jean:我們也常常對不同文化背景的人們如何接受《花生漫畫》感到好奇,因為儘管角色所擁有的人性特徵是幾乎每一個文化背景都可以理解的,但是他們可能並非能了解動畫中出現的每一個文化元素,例如動畫中出現的棒球。在一些文化中,觀眾可能對棒球沒有興趣,而是更熱愛足球或其他的運動,但我想《花生漫畫》在這些地方也依然可以受到歡迎主要是透過文化翻譯(cultural translation)。

文化翻譯令《花生漫畫》中的故事情節、場景等元素與他們自己的文化相結合,例如它在日本的接受(reception)。日本已然將《花生漫畫》在這一接受的過程中視作自己文化的一部分。在東京,他們創建了史諾比博物館;透過這個博物館,我們發現,他們幾乎熱愛漫畫中的每一個角色,甚至結合他們自己的文化和想像設計並出新的玩偶和周邊。

東京史諾比博物館內部(© Peanuts Worldwide LLC)

另外一點,我想仍然是它的藝術性,它的美學以及它對於生活的再現(represent)。當然,史諾比是「普世的」(universal),你可以與它共用喜怒哀樂,這或許並不需要文化背景你就可以從它身上找到共鳴,因為它有著自己的生活(life),而他的生活本身就充滿了好笑又有趣的事情,這些都不斷吸引著觀眾。

Q:可否請您以《Thank you for the Dance》(1967)為例,介紹一下您本人對於《花生漫畫》的理解?

Jean:我在訪問前展示這幅漫畫,是想邀請您一同進入史諾比的世界和這組漫畫中的場景(scene)。

(受訪者提供)

從漫畫的圖像中我們可以看到,它的畫法、風格都十分簡潔(simplicity),但我想展示的正是《花生漫畫》如何以簡潔圖像卻使觀眾感到風趣幽默,閉著眼睛的史諾比帶著享受與葉子互動,這也創造了其圖像品質(graphic quality)。

Q:是的,眾所周知《花生漫畫》非常幽默、搞笑,這是否說明查理斯本人也是一個如此風趣的人?還是他想要在漫畫中特別營造這種搞笑的氛圍?

Jean:事實上,他並不是一個搞笑的人,據我所知他也並非在漫畫中刻意營造搞笑的情節。但他確實常常有搞笑的事情發生,也會以幽默的方式看待事物,這令他的漫畫不同於一般的喜劇。我認為他在《花生漫畫》中創造的幽默更加精妙,他僅僅用一兩個詞彙,就能營造出有喜感的效果。然而,他在創作時並沒有將搞笑看成首要任務,但是他曾說他跟高興也很感激觀眾能觀看漫畫中對其中的情節和笑話哈哈大笑,儘管他創作時只是獨自在房間,大多時間都是非常安靜地⋯⋯這或許正是其精妙之處。

(Apple TV+)

這只煩人又討喜的小獵犬今次會帶來怎樣的歡樂故事?讓我們一同走進《史諾比開騷》再次回味查理斯・舒爾茲漫畫的精妙之處。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