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 天後被吃掉的豬》有違道德 首先就在於不尊重生命?

撰文:望萬里
出版:更新:

近日 YouTube 頻道「100 天後被吃掉的豬」成為話題,因 9 月 1 日是就是預定的「第 100 天」,當日頻道主發布影片,片中他狀似將迷你豬「五花肉」(カルビ)宰殺,並烤成了燒豬。片段惹來不少迴響,不少人表示「哭了」,亦有人覺得頻道主變態、不道德。

巨大數字的倒數效果,頗有日文流行的生存遊戲類作品的味道(YouTube: 100天后吃的猪)

並非吃肉 VS 吃素的問題

在評價「100 天後被吃掉的豬」涉及的倫理學問題之前,先要縮窄討論的範圍。在此並不討論「吃肉是否不道德的行為」,前提是當今世界上吃肉人口仍然比素食者多,而大部分人要不是認為吃肉並無道德問題,就是即使認為或有道德問題,但仍然繼續這樣做。

延伸閱讀──素食的哲學

不少人表示對頻道主如對於寵物般養育「五花肉」,但又屠殺牠作肉食的做法接受不了。這可以歸為出於道德直覺(moral intuition)上的反感,背後的想法是:既然將豬當作了寵物,理應對牠投注了情感,如此之下仍然將豬宰殺食用,這是冷血無情,甚至變態。

不過這種觀點很容易就招來以下反駁:大家日常也吃了不少豬肉,反正都是要吃,這跟吃「五花肉」的做法有什麼分別嗎?相反,讓「五花肉」死之前盡量過得快樂一些,這對牠不是更好嗎?

迷你豬「五花肉」(YouTube: 100天后吃的猪)

食育:日本的現實農業觀

在「100 天後被吃掉的豬」推出後不久,已有評論指出頻道的做法可以對照日本的「食育」與相關的影視動漫作品。

當中首先讓人想到的,是《鋼之鍊金術師》作者荒川弘的作品《銀之匙》。作品中的北海道大蝦夷農業學校,不論老師還是學生所屬家族的農家,都將牲畜肉視作「經濟動物」,肉豬飼養大概一百天左右就會被屠宰、肢解、出售。這是農家的作業模式,亦是他們的維生方法,老師都建議《銀之匙》男主角不要對家蓄投注個人感情,亦不要為牠們命名。

《銀之匙》主角八軒勇吾與肉豬「豬丼」(《銀之匙》劇照;©Hiromu Arakawa, Shogakukan/EZONO Festa Executive Committee)

在《銀之匙》以外另有妻夫木聰主演的《小豬的教室》,這十幾年來日本都不時有探討「食育」的作品。教育者以近乎無情的手法,向肉類消費者呈現出吃肉這回事是怎樣血淋淋的現實,從而打破城市人對於農業的浪漫幻想,亦戳破部分人口中說大愛但屈從於口腹之欲,卻恥於承認的虛偽態度。

《小豬的教室》(ブタがいた教室)海報(©「ブタがいた教室」製作委員会)

然而,這並不是全盤否定《孟子》中所說的「君子遠庖廚」,人的惻隱之心仍然有其價值,甚至是建設共融世界的基礎。《銀之匙》主角八軒勇吾就質疑農家將牲畜視為商品的理所當然態度,並為此煩惱不已。對於這問題孰是孰非,我們很難有斬釘截鐵的答案。

可是,有輿論認為「100 天後被吃掉的豬」昏手法屬於「食育」,但似乎並非如此。頻道涉及的道德問題,主要有以下兩點。

同類相食的禁忌

「100 天後被吃掉的豬」頻道主在悉心呵護照顧之外,曾多次試圖餵「五花肉」吃豬肉食品:炸豬扒、豚汁(日本的豬肉菜式)以及燒豬肉。雖然豬是雜食性動物,但卻不是同類相食動物,將豬肉餵給豬,套用到人類的普遍觀點來看,這是故意觸犯「同類相食禁忌」。這樣做不單有違自然,甚至可說帶有惡意,這恐怕是「食育」絕對不會做的事。

字幕:今日,來做炸豬排飯吧!(YouTube: 100天后吃的猪)

另外,眼利的觀眾在頻道第 100 天的片段之中,留意到最後幾秒黑幕的右下角閃現了一句小字「這個故事是虛構的。」(この物語はフィクションです),時間不到半秒。這句刻意地像彩蛋般的隱藏句子,讓人想到整人節目或所謂「社會實驗」,主持人在事後跳出來向當事人說「這是在測試大眾對某情境的反應而已」。

就讓我們試試推演下去,當「五花肉」其實沒有被宰殺:頻道主用了另一頭豬代替了「五花肉」來拍攝片段,不過這改變不了仍然有一頭迷你豬因此而死了的事實,死的不是「五花肉」而已。即使對部分人來說,這樣可能比較容易接受,但亦無取消「同類相食」的問題。

以生命換取媒體操作?

「100 天後被吃掉的豬」的 YouTube 頻道頁面簡介中有一條連結,註明「為海外市場發布本頻道翻譯視頻的特許經營系統信息」(https://drive.google.com/file/d/1q4Fnf-Exs0EYH741854dwFg9-qDNf8Am/view),連向一份 PDF 簡報文件。內容大概是以「頻道發布八天即有逾四萬訂閱者的傳說級企劃」為賣點,全球招募「特許經營者」(フランチャイズ,franchise)加盟,將頻道的日文內容譯為其他語言,製成有字幕的影片並上載到 YouTube,同時管理影片留言。文件亦指這工作「只有一個人也可以開始營運」,「一天工作兩小時就可以」。文件中有用到「食育」這字眼,指這是「食育主題的寵物系 YouTube 影片」,並希望從「食育」的觀點為社會帶來衝擊云云。

「為海外市場發布本頻道翻譯視頻的特許經營系統信息」文件首頁(YouTube: 100天后吃的猪)

另一邊廂,9 月 3 日「100 天後被吃掉的豬」一方將第 100 天的燒全豬相片化為NFT 作品,在全球最大 NFT 藝術品平台 OpenSea 上拍賣。這會否是在模仿達米恩・赫斯特的當代藝術品《生者對死者無動於中》(The Physical Impossibility of Death in the Mind of Someone Living)——就是那件鯊魚標本藝術品。

《生者對死者無動於中》。Damien Hirst, “The Physical Impossibility of Death in the Mind of Someone Living,” 1991. Tiger shark, glass, steel and formaldehyde, 7 x 17 x 7 feet. Courtesy Damien Hirst and Hirst Holdings/Tate Modern/PA

不少人指「100 天後被吃掉的豬」很瘋狂,因為頻道主事先張揚會在 100 天後吃掉一頭豬,但又對牠如對待寵物一樣,而最後真的殺了豬作食物。可是,整件事最離奇的,大概是這種早有全盤部署的專業、系統化媒體操作手法。

截至 9 月 4 日,頻道又發布了一段《100 天後被吃掉的豬【豬不在的日子】》(100日後に食われるブタ【ブタがいない日】),重播「五花肉」生前的片段,最後再有一行閃現的文字:「あなたが食べている 豚肉もカルビも同じ命です」(你正在吃的豬肉也跟五花肉同一命運)。

「あなたが食べている 豚肉もカルビも同じ命です」(你正在吃的豬肉也跟五花肉同一命運)(YouTube: 100天后吃的猪)

不,我們即使在吃豬肉,但沒有故意為牠拍攝一百段影片,亦不會把將豬切割與火烤的過程拍下來,更別提拿豬的生命取樂、以此招募「特許經營者」。

「100 天後被吃掉的豬」做的,是以豬的生命作媒體操作,用輕佻的方式來對待嚴肅的生命。作為一頭豬,「五花肉」的生命並不單純成為人類選擇的食物,不是為了口腹之欲而死,不是為了傳統的文化理由而被祭祀,而是作為一種新式生財之道(若「特許經營」的意思是會抽取利潤分成)的犧牲品,或至少是在 YouTube 上獲取注目的工具。

最後,有關動物倫理學,以及吃肉等的問題,可以延伸閱讀【01哲學】過往的文章:

自然和動物有自己的道德價值嗎?一文細數西方哲學多種環境倫理學

「齋口唔齋心」?Beyond Meat「像真素肉」得以流行的悖論邏輯

干預動物捕獵有違自然?關於人與動物之間的一些倫理學問題

發表評論...